元尊小说网 > 女友来自新世界 > 第七十二章 最美的图画

第七十二章 最美的图画

        “一切顺利,拒绝魔王的法则被我们抽取,已经再无威胁。我们也塑造出了一个本土伪神,对抗外神也多了几分把握。”

        长发女人转头看向一旁那个略微矮小的身影,笑了笑继续说:“这一切都要感谢你,息吹殿下。不,或许可以叫你现在的名字……”

        “聒噪。”息吹打断了长发女人的话,表情淡漠,但语气里满是不耐烦。

        “我只是为了对抗外神才选择和你们联手的,与其他的东西无关。”

        长发女人听了并未反驳,而是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两人立于神域之中,但律源抽取并没有对她们造成分毫的影响。甚至面对玫瑰环围绕的伪神,她们也没有任何特殊的情绪,好像是在看一样司空见惯的东西。

        长发女人遥望向叶南等人离开的方向,语气轻缓地说:

        “成长和失去一样,到来得总是猝不及防。”

        “期待着我们正式相见的时候,你会是如何模样……

        “我无法断绝的思念,我亲手破碎的希望,我的梦魇,我的王。”

        ……

        结束了。

        空间泛起一阵波纹,叶南和刺一起松开了手,他们面前的结界彻底消失不见,被放逐到了世界的深底。

        虽然这并困不住一个伪神,但是等祂出来的时候律源抽取也已经结束,不会再对世界造成什么危害。

        换而言之,叶南也亲身参与了一场拯救世界的行动,成为了一个拯救过世界的人。

        只是对叶南来说,那个大姐姐一样的女人,不会再回来了。

        叶南身边的刺跪倒在地上,一条条灰白色的带子在她皮肤上扭转蔓延,她浑身都发出咔嚓的破碎声。

        “快,快杀了我……”刺声音痛苦地说。

        一旁的刘悢抽出短剑,从狭间望的背后刺穿了她的心脏。

        短剑拔出,剑上没有一滴血迹。刺的身体歪倒在一边,那一条条灰白色的带子也瞬间安静了下来,似乎已经和刺一起死去。

        刘悢脱下自己的棒球服包住了刺的上半身,剑豪帮着刘悢一起把刺抬到了路边。

        “她……还能复活吗?”叶南之前有听到卿琴给了刺一样东西。

        “即使有圣物,想要重回人间也不是那么简单。你下一次见到狭间望的时候,说不定已经是十几年之后了。”

        “那卿琴呢?”剑豪小姐说。

        对于这个问题,所有人都没有回答。

        叶南从刺的口袋里拿出她的手机,无力地坐到路边的路牙石上。

        01:15  星期五

        一个多小时以前,那个人还在和自己并肩坐在屋顶上吹风,旁边放着一盒维他柠檬茶。刺就在他们下面,看着天空听他们说话。

        一分钟之前,他真的听了卿琴的话,一直到最后都没有回头。

        卿琴在记忆里留给他的,只有最后那挥一挥手时远去的足音。

        方才的那一刻叶南也没有回头去看刺的死相,他想让狭间望给自己的印象停留在那个总是对什么都漠不关心、平时呆呆傻傻、关键时刻认真暴虐、喝醉了还会变成表情包的人,而不是一具被律侵蚀毁坏的尸体。

        现在,叶南只剩下她们给他创造的回忆了。

        叶南想要打开相册再看一看她们的样子,但手指动了几次却一直没有点下去。

        最后他垂下两只手,松松垮垮地坐着。

        “琴姐还说教我一套锏法呢,刺也说她要教我双刀的,她们怎么忘了呀……”

        “你们说过要去马尔代夫,拍泳装发给我看的。”

        说了两句话之后,叶南闭上了嘴,他抬起头,绷着脸,一动也没再动。他的耳边回响起卿琴最后说过的话——

        “别哭。”

        “从今以后,你也是大人了。”

        “玩得开心点。”

        是啊,他也是个大人了。按照那个叫什么村的作家一句话来说——他也是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

        不能情绪化,不能回头看,也不能偷偷想念。

        此刻的其他的人也都很安静,剑豪抱着刀倚坐在墙边,李青鱼躺在人行道的石条长椅上,车恩泰双臂环抱在胸前低头站着像个农民工老头,刘悢和叶南一样坐在路牙石上,只不过她倚着一根路灯杆。

        过了没多久,埋葬者的接应部队到了。他们把刺的尸体装进袋子,放在车厢里带走了。

        李青鱼已经醒了,她对着叶南摆摆手打了招呼,和剑豪小姐一起被担架抬走了。

        又过了一会儿,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头来了,看到胡茬大叔和刘悢都在之后松了口气。他在检查了一下几人身上律的稳定性之后确认没有问题,就把胡茬大叔带走去问讯事情的经过了。

        午夜的街道边只剩下叶南和刘悢两个人,两个人都没有穿外套,叶南下边更是只有一条藏蓝色的保暖秋裤。

        冷风吹着,叶南吸溜了一下鼻涕,但还是一动没有动。

        两个人之间隔着三米远直接坐在地上,刘悢倚着根路灯抬头看天,叶南挺腰坐着看满街的霓虹灯。

        谁都没有说话,就在街边坐着发呆。

        明黄色的路灯下,两人就这么坐着过了一个除夕夜。

        不知道过了多久,刘悢突然说:“你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吧?”

        叶南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我是第三次。”刘悢说,“十五年前是我父亲,十年前是我母亲,今天是她。”

        说着刘悢问叶南:“对你而言,卿琴是什么人?”

        叶南沉默了片刻说:“朋友。”

        “那你大可不必为了她伤心,因为朋友是一种消耗品,非常容易损耗和获得。”

        叶南盯着刘悢看了一会儿,问:“那她对你而言呢?”

        “恋人。恋人和朋友不一样——只有活着的朋友才是朋友,死掉的朋友只是尸体。活着的恋人是恋人,死了的恋人还是恋人。”

        刘悢说完就笑了,对着天空叹了口气,吐出一片破碎的云。

        “她死了,对我来说也是朋友。”叶南回应道。

        刘悢说:“那是你死的朋友还不够多,如果你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你会习惯的。”

        叶南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刘悢就起身走向了他:

        “已经快四点了,再往后就该有人出来拜年了,我们走吧。”

        “去哪儿?”叶南站了起来,拍了拍已经冻得冰凉的屁股。

        “你不是本地人吗?去你家吧。”

        “有点远,十来公里,走着回去吗?”

        “刷单车吧。”

        骑着共享单车,叶南领着刘悢穿行在灯火通明的街道上,按照青山县本地的风俗,家家户户都亮着一盏长明的灯光。

        骑行到下坡的时候遥望看去,整个青山县的灯火连绵汇聚,变成了一片暖黄色的城市星海。

        “漂亮吗?”刘悢问。

        叶南没有说话。

        “照下来吧,这是你、我、她,我们所有人一起画的,最美的画。”

  https://www.yuanzun888.com/book/9204/48345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zun888.com。元尊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