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女友来自新世界 > 第七十一章 人间呓语

第七十一章 人间呓语

        没了顶的小面包车一路披荆斩棘,终于载着七位勇士来到了结界的尽头。

        如果放在小说里,那么这本应该是一场传奇冒险的落幕,每个人都应该兴奋和欣喜。

        但是来到这里之后,每一个人都没有笑。

        卿琴把一枚护身符交给了刺,刺接过来看了一眼就戴在了脖子上。

        一旁的剑豪小姐看到之后,疑问道:“荷鲁斯之眼?”

        “没错,能保佑狩魔人死亡后律不会溃散回归天地,而是进入墓园,整个卿家也只剩下最后两个了。”卿琴说。

        “有了这个就是有了一次复活的机会啊。”剑豪小姐提醒道。

        卿琴笑了笑:“没什么,反正死在神域里,就算有荷鲁斯之眼我也没机会再复活了吧。”

        剑豪小姐听了什么都没有再说。

        胡茬大叔蹲在结界边缘,对叶南说:“原理我已经讲清楚了,我们必须一次就成功。”

        “没问题。”叶南郑重地点了下头。

        然后胡茬大叔看向了剩下的人:“结界被打开之后,祂会立刻发觉,我们剩下六个人离开需要大约十秒的时间,这十秒钟就交给音组长了。”

        作为老牌狩魔人的习惯,最后他还是叫了卿琴的代号和职务。

        “没问题。”卿琴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

        “打头阵的工作由百衣组长负责,无论外面情况如何,请务必制造出可以让我们安全通过的环境。”

        “嗯。”刘悢应了一声,其他地方都没有动,只是伸出左手牵住了卿琴的手。

        卿琴也握住了她的手,两个人的手牵在一起没有放开。

        “已经昏迷的流砂阁下就交给剑豪组长了,你们是第二组出去的。”

        “了解。”剑豪小姐舍弃了其余的刀剑,腰间只佩戴着那把苗刀光痕。

        虽然她也想带上其他的刀,但多带一把就有可能拖慢一点时间,这种时候即使是一毫秒的时间都关乎性命。

        “随后是刺副组长。”

        刺没有出声,点了点头。

        最后胡茬大叔再次看向叶南:“里面给她们逃离的时间只有两秒半,剩下的七秒半都是给我们的。在你放开对结界的控制之后,这个通道能维持的时间还是未知数,具体就看音组长对伪神的牵制能有多少效果了。”

        “我会给你们十秒钟的。”卿琴说。

        “那样是最好的,这样的话在刺副组长通过的时候你就松开结界的控制,往出口这边跑。等你离开的同时我也撤离。刺副组长,这七秒钟的时间足够你放逐掉神域吗?”

        “只要叶南不掉链子,我竭尽全力没有问题。”刺也郑重地点了下头。

        “好,如果一切如音组长和刺副组长的计划般顺利的话,我们这一次的使命也就完成了。”

        胡茬大叔无声地叹了口气,然后抬起头一脸决然:

        “事不宜迟,现在开始吧!”

        叶南闭上眼睛,再一次全力操控起结界。

        这一次他面对的不再是旋转的星云了,而是无数的星星组成了数百条DNA一样的螺旋,这些螺旋交叠在一起各自运动着,却又充满了规律感。

        “打开……门。”

        按照那位车恩泰大师的指点,叶南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此刻,胡茬大叔也紧紧盯着面前的结界。很快,他面前原本无色的结界泛起了一丝色彩。

        “成功了!”

        他立刻抓着几样材料把双手放在上面,随着材料的溶解,一个繁杂的纹章出现在了结界上,充满了阴暗的气息。

        “开启吧,忒修斯的阶梯!”

        在通道开启之前的一刻,卿琴已经松开了刘悢的手,往前走去。

        她挥挥手,迈步离开了青灯的保护范围。

        瞬间,她的身体就开始变得灰白,但很快这个变化就停下了,甚至还在缓缓恢复。

        远处,那个被玫瑰环围绕的彩色人影朝着结界被打开的位置看了过来,但她立刻就被卿琴吸引住了。

        此刻的卿琴已经全身燃烧呈白金色,她浑身都在闪耀着灼目的光,照亮了神域的一角。

        律术·无序列·火中妖。

        所有狩魔人的血脉都是来自魔王,卿家自然也是如此。只不过他们比较特殊,不仅血脉继承了魔王的一部分,就连灵魂也继承了魔王的一部分。

        所有他们可以使用一般狩魔人所无法使用的禁术,比如卿琴所使用的火中妖。

        火中妖,听起来似乎是个非常浪漫妖娆的名字,但真相却无比的血腥和残忍。

        在远古时代,卿家祖先所在的南疆有一项祭祀活动,就是将一个被认为是恶魔附身的人泼油点火,看他在火中惨叫狂舞,犹如妖魔。

        这种被无谓牺牲的祭品,名字就叫做火中妖。

        面对高高在上的神祇,卿琴一步一步地前进着,律的燃烧迸发出最后的也是最明亮的光芒。

        ……

        卿琴的梦里总是有那个模糊的场景,在淅淅沥沥的雨水中,一群人打着黑伞,站在爸爸妈妈的墓碑前。

        当人全部散尽之后,姐姐把她带回到屋檐下,为她擦干净头上的雨水。

        “琴琴,讨厌这种感觉吗?”

        年幼的卿琴点了点头。

        “被雨水打得湿漉漉得很讨厌吧。”

        卿琴低着头没有说话。

        “我也很讨厌啊……不过雨水只是打湿了人的衣服,泪水才会打湿人的心灵。”

        卿琴抬起头,有些不解地看着姐姐。

        她看到姐姐眼里出现了一颗颗圆圆的水珠,不断滚落,摔碎在地上发出和雨水一样的声音。

        不久之后,当姐姐离开她时,卿琴不断地追问为什么,得到的回答是——

        “为了一个没有人会流泪的世界。”

        “再也不要让更多的人,像我们一样无助地哭泣。”

        “琴琴,姐姐也不会让你再哭泣了。”

        姐姐是个骗子,她食言了。

        几年之后,当卿琴离开妹妹的时候也是说出了同样的解释,只不过少说了一句承诺,因为她知道自己做不到。

        没有说出口那句话,是卿琴最后悔的事情。

        ……

        闪耀着彩色光辉的人影立于天上,俯视着世间的一切。祂没有张口,世间却已经回荡着祂的声音。

        “触犯神威者,汝名为何?”

        卿琴感觉自己快要融化崩溃了,但她用尽全力站立着,从腰间拔出自己最爱的双锏,用她最倔强勇武的姿势对着神灵奋力高喊,发出她最后的怒吼:

        “吾名卿琴!我是守墓六组的组长。

        我是卿不负的子嗣,是卿重国的女儿,是卿承音的妹妹!

        我是卿家,第十九代家主。”

        这是她,这个名为卿琴的女人,一生所背负的荣光与期望。

        彩色的人影沉默片刻,发现那个被打开的临时通道已经关闭,整个结界空间都在朝着世界的深处滑落。

        不过祂并没有恼怒,而是平静地看向卿琴正在溶解的身体。

        “准你一死。”

        当最后的光芒亮起,天地间除了炽热的光只留下她的一句呓语,轻飘飘若呢喃,若叹息。

        “姐姐,我好想见你啊……”

  https://www.yuanzun888.com/book/9204/48345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zun888.com。元尊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