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女友来自新世界 > 第四十一章 从今天开始做抖M(划掉)

第四十一章 从今天开始做抖M(划掉)

        看着抽鞭子抽得正开心的卿琴,叶南心里一凉,刚刚还说自己不是M,结果今天真的要当一回M了吗!

        叶南有些胆战心惊地朝着她们走了过去:“卿姐,咱们有话好好说,别动鞭子行吗?”

        “什么亲家?我跟你很熟吗?”

        青山本地方言里卿姐和亲家读音几乎一样,卿琴直接就听岔了。她一扫鞭子,带着呼啸的风声从叶南面前划了过去,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你以为这鞭子是用来干什么的?你在搏击的时候对距离的判断、把控还勉强看得过去,但是换成兵击的话一切距离都要重新掌握,这个鞭子就是用来训练你的距离感的。

        “你的后手直拳只有一臂的攻击距离,闪击刺拳也不过是一臂多加一个身位,即使是配合上灵活的步法攻击距离也很有限……但是兵击不同。”

        卿琴说着给了旁边的女人一个眼神,旁边披着墨绿斗篷的年轻女子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直接摸过放在地上的一把东洋刀。

        在叶南刚刚听到出鞘声的时候他就做出了反应想要立刻后退,但是他退后的那只脚刚刚落地,刀尖就已经指到了他的喉咙。

        面对着刀尖,叶南并没有惊恐慌张,因为人最慌的时候是刀砍过来的时候,等砍到了其实反而没有那么恐惧了。这一次叶南都没有看清对方的动作,刀就已经指到了他脖子前,自然也没有慌的时间。

        “我们刚刚……至少还有四米的距离吧?”叶南说着使用了步尺量天的律术,估算出了他们刚刚相距的距离。

        卿琴说:“上了两步,再加上手臂和刀的长度,半秒四米已经算是留给你反应的机会了。”

        “不太习惯用这种刀,见笑了。”女子向后退了两步收刀回鞘。

        “这位是……”叶南看向了那个披着墨绿色斗篷的女人。

        她棕色的头发扎成马尾,额前是几丛小碎发,容貌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但意外的给人一种饱经风霜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叶南总觉得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这个女人他应该是在哪里见过……

        “刺,我的副手,精通短兵器,也是你今后的教练之一。”卿琴简练地介绍道。

        叶南闻言低头对女子行了一礼,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对方愿意传授自己本领,那就是需要尊重的。

        刺也一板一眼地抱拳对叶南回礼,引起了叶南的好感。

        “喂,小子,我也是你的老师啊。”卿琴白了叶南一眼。

        叶南看向李青鱼询问她的意见,李青鱼点了下头,叶南于是也对卿琴行了一礼。武学方面对于行礼非常重视,卿琴的要求并无不妥。

        “好,那就过来,准备开始吧。”

        卿琴开始给叶南讲起一些需要知晓的东西:

        “任何格斗,无论搏击也好,兵击也好,都是攻守一体,甚至重视防御胜过进攻。所以在徒手搏击的时候大多会抬起双臂进行防御,或者控制距离保证安全……”

        叶南一边走向场馆中央一边听着,遇到能听明白或者认可的地方就点点头。

        就他所了解,格斗确实比大多数人想象的要重视防御,基本上所有的格斗起手式都是抬起双手以便防御的,即使有放下双臂的也是在控制距离的前提下才敢这么做。

        “在兵击当中,步法对攻守的影响远小于徒手搏击。比如在搏击的时候你如果后跳,那你肯定是无法进攻的,但是兵击当中,后撤的同时你仍然可以发起反击。

        “换个理解方式来说,就是搏击的攻守严重受到步法的局限,而兵击则更加灵活自由,也就更需要思维和想象力。没错,想象力。在兵击当中想象力也是一种武器,没有想象力的人会输、会死。”

        和普通的教练不同,卿琴没有上来就教给叶南步法、持械、发力之类的基本功,而是先讲明了自己对兵击的理解和立意。

        说个大概之后,卿琴从地上拿了两根一米多长的木棍,把其中一根扔给叶南:“来,先用这个对练一下试试,帮你找找感觉。”

        叶南接过木棍,想着在电视里看到过的姿势,双手握住木棍末端向前伸出,两脚前后分立。

        “东洋刀的姿势啊,确实是适合木棍的一种姿势。还行,有点样子。”

        卿琴说完单手一甩,她的棍尖打在叶南那根棍子中间偏下的位置,叶南双手一震,手中的木棍就脱手飞出去了。

        “知道为什么吗?”卿琴问叶南。

        “因为……我握得不够紧?”叶南将信将疑地说。

        “也许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握真刀对战的时候也没有握得特别死的,尤其是东洋刀。”

        卿琴捡起木棍再次递给叶南,说:“主要还是因为木棍的重心和刀的重心不同,你握得太靠后了,握刀可能正好,但拿棍子是拿不稳的。”

        叶南听了把前手往上挪了挪,又自己挥了挥试了一下,感觉差不多了再度摆好姿势。

        反观卿琴那边,手里掂着木棍随意摇晃着,像是拿了一只羽毛球拍。

        很快对练开始了,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叶南被卿琴轻松写意地打来打去,无论怎么进攻都会被轻松拨开,而卿琴却又能随随便便就抽打或者戳中他防守不到的地方。

        再一次把叶南手中的木棍挑落之后,卿琴问叶南:

        “你已经和我这样打了半个多小时了,为什么也没有一点气馁和急躁的感觉呢?新学员如果上来就被这么打的话估计都已经急得跳脚了。”

        叶南捡起木棍,再度摆出姿势,但这次他不再是把木棍向前伸,而是双手下沉,代表刀尖的一端斜放在自己肩头:“因为我学到东西了,卿琴前辈。”

        卿琴审视了一下叶南的动作,问:

        “这个姿势是你看到过的,还是自己领悟到的?”

        “应该是以前看到过吧,在被前辈打了几次之后觉得这样也许更好一些。”

        卿琴嘴角翘起了一个微不可察的弧度:“之前我以为你不过是心性不错,天赋烂得一塌糊涂,现在看来也不是那么无可救药嘛。”

        这一次,卿琴破天荒地摆出了一个起式,单手握住木棍中下端,手臂后拉,代表刀尖的一端微微下垂指向前方。

        西式佩剑、军刀的起式与华夏刀术起式的结合。

        因为西式军刀是有护手的,所以会把握刀的手抬起以便防御,而华夏刀没有全包式的护手,多以不握刀的手代盾,或者把握刀的手拉在后面通过刺击格挡进行防御。

        “那么……基础教学,开始。”卿琴嘴角噙笑。

  https://www.yuanzun888.com/book/9204/48344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zun888.com。元尊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