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一不小心就成了王座 > 第七个世界的故事(26)

第七个世界的故事(26)

        医院周遭出现了不引人注意的变化,医院里面也出现了变化,比平时的患者要多了些(冷战期间北欧各地的发病率递增),不过也不奇怪。门口出现了几名穿着警服的巡逻警正百无聊赖的渡着步,这让很多往来看病的人们小声的嘀嘀咕咕着,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偶有几名看病的人也会向警员打听发生了什么事,不过都是一无所获。

        医院斜对面一家餐馆内,一名刚走进去的西装男子打量着餐馆内的人们,这个时间点除了商店员工外基本没什么人,零星一两个人分开坐着快速的吃着各自桌上的餐点,就像是被人催赶着一样。

        靠窗边一名戴着帽子,看不出年龄的男子靠着椅子默默地喝着咖啡,手里拿着当日的报纸百无聊赖的看着,听到餐馆门上风铃响动时,就知道又有人进来了,随便打量了一眼,看到来人时坐直了身体,放下了报纸,生怕对方没见他。

        西装男子的目光在餐馆内寻视了一圈后,看到了坐在窗边的帽子男,径直走到了对方的面前,坐在了对方的对面,向着帽子男说道:“先生,医院四周没有任何发现,没有奇怪的人出现。”

        “医院里面有什么动静?”帽子男直视着对方问道。

        “警察厅在医院内的伪装人数增加了。”

        “医院清洁人员有两人今天没有按时到,一名女护士请假回家。”西装男子简洁的说道。

        “清洁人员经常去的储物间和护士的更衣间,在不惊动医院工作人员的情况下安排人去查一下,以免有意外。”帽子男听了后立即说道。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西装男子说完就转身要走。

        “等一下!喝杯咖啡再走。”

        第六十二章:“两极分化”的一个星期

        .

        “让大家盯紧点,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人员。”帽子男看向正在喝咖啡的西装男子说道。

        “好的,先生,我们会注意的。”西装男子说道。

        戈林酒店

        就在苏杭闲来无聊翻阅天主教版《圣经》的时候,啪!的一声手掌互击的声音从身边传来,苏杭看向了林恩下士问道:“发生了什么?”

        “找出来了,排除法。”林恩下士看着苏杭大声说道。

        “破解了吗,很快啊!”苏杭说道。

        “是啊!我也没想到其实很简单的排除法,让我想复杂了。”林恩下士拿起桌上有些凉了的红茶说道。

        “说说看!”

        “我开始以为会是每组数字的搭配组合,后来发现搭配的组合太多,而且没有一点儿规律可言,我就放弃了。”

        “我看着三组数字半天,发现几组数字中有很多数字都是重复出现过的,我就试着排除了一下。”

        “排除重复出现的数字,那剩下来的就是:17,5”林恩下士说道。

        “现在的问题就是这两个字母代表了什么?”林恩下士说道。

        “根据昨天在商店的推测,和银行有关。”苏杭说道。

        “银行?”

        “恩!昨天报告上说约翰在回到伦敦悼念过亡妻后,那条红宝石项链就不见了。这么贵重的宝石项链,不可能随意放置,那最保险的地方是什么地方呢?”

        “银行。”

        “只有这种国家建立的公共储蓄所,才是最安的。现阶段各个国家对于银行这种资金运行机构的保护,那可是很重视的。”苏杭将自己的分析说了出来。

        “你说的对,没有什么地方比银行更安了。”

        “我现在安排人去约翰常去的那家银行。”林恩下士说着就准备去打电话。

        “等等!不是他常去的银行,那样太容易被发现了。”苏杭叫住了要离开的林恩下士。

        “那是哪家银行?”林恩下士问道。

        “昨天那份报告里说约翰是一位非常怀旧的人,爱收藏,喜欢老东西。”

        “我看到了,那和哪家银行有关系吗?”

        “有,巴克莱恩银行就是伦敦市最古老的银行,三百多年的历史沉淀足以让他的客户,放心存款。”苏杭说道。

        “要说古老的话,不列颠尼亚银行可是和巴克莱恩银行差不了几年啊!”林恩下士不解道。

        “下士,你错了,不列颠尼亚银行是同样古老,可是仅限于英国,巴克莱恩银行在世界上好些国家可都是可以取款的。”

        “我明白了。”

        “不过巴克莱恩银行不好查啊!我无权调查啊!”林恩下士向着苏杭说道。

        “下士,你解出来的数字会帮到你的。”苏杭瞄了一眼桌上的便签说道。

        林恩下士看了看桌上的那张用作分析写的整张纸数字的便签,想了想后,向着苏杭说道:“我现在就安排人去巴克莱恩银行。”

        林恩下士说完和苏杭告别,拿起桌上的便签,径自离开了房间。

        林恩下士走后,苏杭将桌上的几本散乱的《圣经》重新在翻阅了一遍后,在没有新的发现下归置到了桌子的一角。

        ……

        时间就像光,悄悄地从指缝间溜走,握也握不住。不知不觉间一个星期就在日升月落间度过了,这个星期对于伦敦市的民众而言,与往常无异。不过对于林恩下士和苏杭来说,确实比平常精彩多了。

        首先林恩下士确实在苏杭所说的巴克莱恩银行查找到了那条红宝石项链,不过在只有验证码的情况下是无法取走项链的,还需要另一件只有约翰知道的信物,只有两样凑在一起才能开启银行保险箱,取出项链。

        不过,在林恩下士暴露了真正身份后,向银行提出了无理的要求,要银行和他们设局,在神秘凶手进入银行后,查找宝石项链时,向他们来报告,以便可以更迅速的抓捕罪犯。

        林恩下士安排的那些人天天守在医院周围,还真别说像苏杭所说的一样,这两天巴茨医院的周围还真出现了好几名不看病,目光在转动间盯着医院。

        不过在过往的七天里都是持观望状态,从前门到侧门都能出现这些人的身影,在没有确实证据的前提下,被林恩下士派到医院的那些人都没有冒然暴露,只在暗中跟着这些人,了解他们每天接触什么人,几点回家这些情况!

        不过相比较林恩下士这边的信息满天飞,红火热闹的样子,阿普顿督查那边可是要相对冷清了不少,一个星期下来,不管是明着的警员,还是化妆隐藏的警员都几乎没什么发现。

        为什么是几乎呢?

        其实还是有发现的不过发现的都和约翰没关系,抓到了两名偷医院药品的护士,一对偷情的医生护士在没人的病房里快乐被暗中巡查的警员发现了,本来这种事不归警员管,可是偷情的男主角的老婆是阿普顿督查手下一名女巡佐的丈夫,这事就被传开了,成为了不少警员日常的聊资。

        除此以外这整个星期在无任何的发现,这让阿普顿督查相当的郁闷,不仅是医院这边没有任何的消息,就连派出去调查的警员也基本没有任何的发现。

        为什么说是基本呢?

        约翰商店旁边那家礼帽商店查出了些许线索,不过用处都不大,在礼帽店一楼的卫生间里发现了很多近几天的生活垃圾,可是店主明明已经走了小半个月了。二楼靠近窗台的地板和窗台上都有不少的烟灰和烟蒂散落,本来有烟灰没什么可奇怪的,怪就怪在烟灰散落的太多了,烟蒂就像不是自己的家一样,随地乱丢。

        巡查的警员还在一楼最里面相当于约翰家厨房的位置,发现了很多未吃完的食品丢弃在地上,本来如果这里是厨房也不那么引人注目,可关键是这里是存储礼帽的存储间啊!

        礼帽店的发现让阿普顿督查有种从地狱到天堂后再次回到地狱的感觉,起初听到有发现后,雀跃的奔至礼帽店,可是在看到楼上楼下满眼的垃圾后,就灰心丧气的来找林恩下士喝酒了。

        主要是在阿普顿督查搜查到礼帽店时,早就已经是人去楼空了,没有见到人,见到了一堆凶犯留下的垃圾,可想而知心情好不到哪去!就像被凶犯讽刺了一样,让人懊恼不已。

        在林恩下士告诉苏杭这些事情后,苏杭对于阿普顿督查的遭遇十分的同情,按照自己记忆里面来自异界的信息来分析现今的生物科技发展,如果再过个二三十年脱氧核糖核酸(dna)就差不多可以发展到司法方面了,那样的话礼帽店里的那一大堆的dna就有用处了,可是现今而言就只能是垃圾。

        一个星期中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唯一值得高兴的就是亚恒清醒了,这和之前的昏昏沉沉的样子不同,是已经可以正常的交流那种。就在昨天奥斯顿医生还检查了一下,现阶段没有发现后遗症,身体和精神也是在逐渐的恢复中,这也让苏杭放心了不少。

        奥斯顿医生说在观察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亚恒身体平时就很好,加上及时的治疗,这段时间的恢复让他可以出院了,而约翰经过这个星期的治疗,依旧昏迷着,没有丝毫清醒的迹象,不过外伤正逐渐的恢复,可就是醒不过来。

        奥斯顿医生利用最新研究的医学影像检测技术x射线分光仪,对约翰进行了检测,说是脑部有血块,压迫了神经,导致到现在无法清醒,需要呼吸机提供氧。能听懂的苏杭和林恩下士尽量去了解,实在听不懂了就没办法了,简单直白的说就是一时半刻醒不过来。

        对于约翰清醒与否对苏杭和林恩下士来说都无所谓,重要的是亚恒恢复过来,抓住那个凶犯才是当前问题。亚恒的清醒,让苏杭和林恩下士松了口气的同时感慨凶手真沉得住气啊!

        随着亚恒的清醒,苏杭心里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亚恒和约翰是先后被凶手袭击的,时间间隔不长,现在亚恒已经可以下床走路了,那约翰也很有可能就要清醒了,这可以作为前几天说约翰有苏醒征兆的一个有利的佐证,可以无形中给凶手施加压力。

        凶手为了得到红宝石项链并没有对约翰下毒手,本来是想约翰自己说出来的,可是显然约翰拒绝了,要不也不会被愤怒的凶手下了狠手,不过显然对方还是以红宝石项链为重,并没有杀害约翰,有可能是想给他点教训,没想到手下重了或是有什么别的意外,反正出乎了凶手的意料。

        亚恒的出现同样不在凶手的计划内,再次击倒亚恒,还有门口的马夫的警觉使凶手待不下去了,这让凶手并没有来得及仔细检查亚恒两人的伤势,仓皇而逃出现了厨房的那一幕。

        这几天不时出现在医院附近的那些人,很有可能其中就有凶手雇佣的人在观察医院内外的情况,这点从侧面也证明了苏杭的猜测。当然,也许有人会说可能是凶手为了迷惑警方放的烟幕呢!早就知道约翰醒不过了,可用意何在呢?

        拖延时间吗,没必要啊!浪费钱迷惑一帮又懒又蠢到家的警员,本来就没人知道他的身份,约翰不醒来谁也不知道,反正不可能去普罗旺斯查证去,那要查到什么时候。

        凶手无故放烟雾,反而容易引起警察厅的注意,又没吃饱了撑的。苏杭和林恩下士在一个星期内,闲来无事不断地在分析凶手作案的过程。在亚恒清醒后,苏杭建议林恩下士吓一下这个凶手,看看有没有什么反应。

        苏杭的提议,林恩下士想过后表示赞同,反正不能一直就这么等下去啊!试一试也好!

        林恩下士和奥斯顿医生商量了一下,让护士用轮椅推着亚恒在医院的楼道里面转一转,不要老是待在病房里,出来走走对恢复也是有好处的。

        奥斯顿医生对于这个提议没有反对,让照顾亚恒的护士每天都推着亚恒在楼道里转转,换换空气。即便楼道并不怎么干净,也比长期躺在病床上要好。

        “塞尔特先生,比前两天精神多了,看来就要出院了。”早晨刚吃过早餐的林恩下士和苏杭来到了医院,边走边说起了亚恒的身体。

        “是啊!上帝保佑,看来我们就要回爱尔兰敦小镇了。”苏杭走在林恩下士身边心不在焉的说道。

  https://www.yuanzun888.com/book/658/120077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zun888.com。元尊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