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元始玉箓 > 第六百二十章 血海神婴剑(求推荐,求收藏)

第六百二十章 血海神婴剑(求推荐,求收藏)

        时间向前推两日,在元清微推算出天下大局之后,邓隐也是若有所感。

        之所以邓隐能够察觉到元清微的算计,不是双方修为差距,也不是他的天机神算能力有多么可怕。只因为邓隐的化身一直留在黄河附近,甚至江南一代世家会选择和朱瑾和解,其中都有他的影子在里面,而他做着一切,为的都是在潜移默化之中,将朱瑾拉入魔道。

        因此,在察觉到元清微的算计之后,当机立断,分出一点化身,前去寻找明珠。

        明珠作为元清微坐下现在唯一的女弟子,前世是紫云宫的慧珠,今生又得了何仙姑的传承,要说一身法力纯粹程度,她在元清微弟子之中属于上乘。

        加上当初元清微为了解决明珠的心性问题,曾经下了大力气演化出诸多幻境。

        这也使得明珠的元神非常通透,若不是根器还差一点,境界还有所不足,明珠都可以尝试在进行几次先天一气的锤锻,向着更高境界发起冲击。

        同样的,因为根基受到过冲击,明珠的修行同朱瑾一般也是有着一些缺陷存在,在应对外魔上,属于弱项。引导入魔的可能性,远远高于元清微的其余弟子。

        总而言之,对于大多数魔道中人而言,明珠就是一个非常可口的点心。

        邓隐找到她,自然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他在元清微和朱瑾见面的时候,化作一个身患重病的男子落在明珠必经之路上,跌倒在地,浑身抽搐。

        但明珠却没有靠近,而是站在边上小心翼翼的戒备着。

        明珠心善,加上这些年来在救治杨蛟子嗣之余,同样研究药理,治疗周围的百姓,心中慈悲之念也是越发浓郁。

        这种慈悲之念,并不是单纯的一种情感,而是觉悟,甚至混同诸多感悟的神通。

        如今明珠周身的护体清光,也是带上了这种淡淡的慈悲意念,这让她施展出来的神通和法术,越发玄妙,对于邪魔外道的抵御能力也是直线上升。

        躺在地上又是装模作样片刻的邓隐见到明珠一动不动,也没有继续哄骗,目光一转,一道颜色极淡的血色红光在他眼中闪现。

        那血光细如毫发,隐隐融入虚空,若断若续,让人无从觉察。

        但明珠心神敏锐,又兼修无量潮音法,伸手掐诀,抬手垂下一道白光。

        这白光源自于元清微的元始道炁,是明珠在修行过程当中,感悟到元清微法力,以自身感悟接引,融入法力之中后形成的独特神光。本质有点类似于佛门禅光,挥洒而出后,化作一片薄薄的霞光笼罩在身前。

        那血光冲入其中后,迅速凝实膨胀,化作一柄尺长的血红短剑。

        短剑没有实质,宛如液体一般,成型之后还是扭曲变化,一股股粘稠的血浆不断沸腾翻滚,一声声尖锐的婴儿啼哭之声在天地当中回荡。

        “神婴剑?”明珠面色微变,一拍天灵,顶上顿时生出一轮轮的清光,清光交错,化作一亩庆云,庆云之中又有三朵斗大的玉质莲花绽放。

        丝丝缕缕的清辉落下,宛如璎珞垂珠,护持周身。

        接着,明珠一指脚下,一朵九品莲花缓缓绽放,托着她的双脚,飘在空中,脑后又有一轮清辉盘旋,结成圆盘,散发阵阵宝华,映照虚空。

        ‘无用之功!’倒在地上的邓隐嘴角微微勾起,他放出的飞剑,并非五台山的神婴剑,而是血海神婴剑,乃是五台山一脉传承神婴剑的原型。

        此剑非同寻常,在魔道之中也非常特殊,可谓是血神经专属的一柄特殊法宝。

        祭炼之法也是秉承血神经的神秘恶毒,一开始就需要以一位得道修士转世之后的灵婴作为基础,混同幽冥神铁一流,祭炼剑胚。

        然后再以根据自身所需,或寻三十六位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男婴,三十六位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的女婴,以阴阳交泰之功将魂魄抽出祭炼。

        或是找八十一位混同阴属甲子年月的男童,一百零八位混同阳属甲子年月的女婴,以三阴六阳之道熔炼其身躯。

        方法之繁琐,远远超乎常人想象,并且这柄邪剑无论是哪一种方法锤锻,大成之日,都需要以十万计的婴孩鲜血,化作一方血海进行洗练。将其从有形有质,硬生生祭炼到无形无质,而后同自身本命元气融合,达到近乎于峨眉派无形剑气一般的奇特状态。

        因此,血海神婴剑不仅威力巨大,还很难破灭。

        当初混元祖师得到部分传承,便是根据其中法禁,创造了独属于五台山一脉的神婴剑,威能十不存一,却也依旧是五台山顶级飞剑之一,可见血海神婴剑的厉害。

        邓隐手中这一柄,虽然还没有大成,可如今天下安定,重男轻女之风严重,各地村落之中,哪家哪户没有一口阴莲缸?村外荒野之中,有何曾扫过幼女枯骨?

        邓隐根本不需要多做什么,只要化身云游散修,赠送这些村民阴莲缸,便有的是人,将自己的女儿溺在其中。

        那时候,邓隐只需要施展神通,夺取血水便好。

        加上其广撒网的架势,没有用多少时间,就是搜集到了足够多的女婴鲜血,其中还有不少属于命格特殊的存在。

        这些女婴的鲜血,大多融入了这神婴剑中,此时一经催发,阴柔连绵的啼哭之声就是不断的影响明珠的心神。那哭声尖锐,却不刺耳,声声刺中人们心中最柔软的部位,令人心生爱怜、眷恋,而此等情感一生,便受到魔法影响,心神也是随着啼声越发悲哀。

        明珠正是如此,心生慈悲之念的她,轻易便是中招,顶上庆云瞬间染上了淡淡的红光,一个个面色苍白的女婴在庆云之中互相,张嘴死咬着庆云宝光。

        明珠稍加反抗,女婴便被猛地摊开,宛如没巨力冲击了一般,在半空中炸成无数雾气,发出凄厉绝望的哀嚎,而后又是在下一面,出现在明珠身边,张嘴嘶咬起明珠的护身清光。

        “太乙无上救苦天尊!”明珠口中默念太乙天尊神号,低头看了看邓隐化身,盘膝坐于莲花台上,脑后清光轮转,慈悲之念流淌而出,一手托着净瓶,一手手持杨柳,以杨柳沾染瓶中甘露,轻轻挥洒而出。

        甘露脱离柳枝,便在半空中化作朵朵金莲,飘向众女婴,托着她们,随后这些女婴身上出现肉眼可见的变化。原本环绕周围的淡淡黑气消散,苍白的面色带上红润,双眼之中隐藏的戾气消弭,神态变得安详,笑容可爱。

        “想要救人?”邓隐隐约察觉到元清微那边,隐藏在朱瑾体内的血气被发现,纵身跃起,化作一道血光,冲向明珠。

        不想刚刚腾空,就听到一句“道友,好久不见!”,然后一道清光落下,直接将其打了一个踉跄,邓隐起身皱眉,望着元清微道:“你来的有些快?”

        “快吗?”元清微笑了笑,道:“不过是你们这里变慢了而已。”

        邓隐闻言,面色微变,这才知道元清微当初杀鸡儆猴的真正含义。

        蜀山世界天机显露,因果严密,佛道魔三家修士,任何一个走到顶点的老家伙都是道行高深,能够默观过去现在未来如同掌上观纹一般的存在。

        对于他们而言,蜀山世界稍微大一点的天机变动,都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这也是邓隐如此小心的原因,毕竟他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以一对敌众。同理,元清微想要在这这群老家伙手中占据便宜,自然也要有自己的手段。

        所以在上一次针对枯竹的时候,元清微故意显露出命运长河虚影,为的就是拨弄玄机,在诸多天仙境修士的眼皮底下侵染天地气脉。

        也正是依靠这种侵染,元清微才能够在明珠遇到危险的时候,及时赶到。

        而这及时赶到的背后,依靠的是对于时间轴的玩弄。

        元清微在察觉到朱瑾的问题后,就是垂下丝丝缕缕的元始道炁庇佑其余的几位弟子。

        这些道炁本质上没有丝毫的攻击防御能力,能做的就是简单的波动周围的时间轴。

        这种波动的幅度非常的小,配合流转在天地当中的元始道炁,除去几位天仙境的修士若有察觉外,其余人都犯了‘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灯下黑。

        可也正是这短短的一个刹那,让邓隐的算计全盘落空。

        “你倒是深谋远虑啊!”邓隐看着元清微,面中不无讥讽。

        元清微嘴角含笑:“好说!好说!不过,今日道友你准备留下些什么?”

        说完,元清微手掌一翻,元始道炁宛如潮汐一般震动周围的虚空,层层叠叠的清辉落下,试图将血神子的化身留下。

        作为魔道中人,邓隐知道太多借助化身针对本体的法门,怎么可能给元清微机会。

        屈指一弹,血海神婴剑飞出,在半空中炸开,大量鲜血从飞剑之中流出,血光冲天而起,将小半个天空都染成血红色!

        如海洋一般浩瀚的浓郁血水在显化之后,轰然炸开,其中无数贪婪、诡秘、歹毒、阴狠的气息流出,顺着炸开的血水,化作无数雨点,向着大地落去。

        元清微抬手拦下大半血水,另一只手伸出,试图将血神子的化身留下,却不想一点雨滴冲破了封锁,落在了明珠的手臂上。

        明珠先是感觉到一点轻微到细不可察的酥麻感觉,紧接着被血水滴到的皮肤上,便是凸起一道道蠕蠕的血管,紧绷着的皮肤变得紧薄,体内精血元气也是抑制不住的向外倾泄。

        “元清微,你是想要抓我,还是想要救人?”

        血神子一边操控着血海神婴剑向着周围发起突破,一边也是加快自毁化身的速度。

        “元道友不够,在加上贫道呢?”一声冷哼响起,极乐童子在霞光之中浮现,他手中捏着一枚细长的长针,轻轻抛出,便在半空中散开,化作三万六千道细长的红线。

        这些红线在半空中一转,精准无误的刺中一滴滴血水,每一滴血水被红线刺穿之后,都是失去灵性,跌落在地上,宛如污血。

        邓隐也是满脸通红,受到了不小的反噬。

        “李静虚,竟然是你!”邓隐看着极乐童子面色阴狠,周身燃烧起道道血色光焰。

        ………………抱歉,年底事情多,更新不及时,二十分钟内更替………………

        元清微嘴角含笑:“好说!好说!不过,今日道友你准备留下些什么?”

        说完,元清微手掌一翻,元始道炁宛如潮汐一般震动周围的虚空,层层叠叠的清辉落下,试图将血神子的化身留下。

        作为魔道中人,邓隐知道太多借助化身针对本体的法门,怎么可能给元清微机会。

        屈指一弹,血海神婴剑飞出,在半空中炸开,大量鲜血从飞剑之中流出,血光冲天而起,将小半个天空都染成血红色!

        如海洋一般浩瀚的浓郁血水在显化之后,轰然炸开,其中无数贪婪、诡秘、歹毒、阴狠的气息流出,顺着炸开的血水,化作无数雨点,向着大地落去。

        元清微抬手拦下大半血水,另一只手伸出,试图将血神子的化身留下,却不想一点雨滴冲破了封锁,落在了明珠的手臂上。

        明珠先是感觉到一点轻微到细不可察的酥麻感觉,紧接着被血水滴到的皮肤上,便是凸起一道道蠕蠕的血管,紧绷着的皮肤变得紧薄,体内精血元气也是抑制不住的向外倾泄。

        “元清微,你是想要抓我,还是想要救人?”

        血神子一边操控着血海神婴剑向着周围发起突破,一边也是加快自毁化身的速度。

        “元道友不够,在加上贫道呢?”一声冷哼响起,极乐童子在霞光之中浮现,他手中捏着一枚细长的长针,轻轻抛出,便在半空中散开,化作三万六千道细长的红线。

        这些红线在半空中一转,精准无误的刺中一滴滴血水,每一滴血水被红线刺穿之后,都是失去灵性,跌落在地上,宛如污血。

        邓隐也是满脸通红,受到了不小的反噬。

        “李静虚,竟然是你!”邓隐看着极乐童子面色阴狠,周身燃烧起道道血色光焰。

        日常求推荐,求订阅,求收藏。

  https://www.yuanzun888.com/book/50034/304872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zun888.com。元尊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