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武侠世界大改写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屋顶赏月与阴嫔的抉择

第三百八十三章 屋顶赏月与阴嫔的抉择

        没办法,自被关到了这间屋子里来之后他便一直都在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甚至也是直到最近对方的防备终于松懈了下来之后她才有机会去挖条地道以寻求援兵。而也正因如此,眼下晋艺宸说要带她上屋顶赏月也完全就好比是在干旱的沙漠中给了她一壶救命清水一般,而这又如何会让她不动心!

        言归正传,这时却见晋艺宸仅是微微一笑而并未回答,并且还直接就从上次进入房间时所选取的那处屋面下方一跃而起。结果毫无意外的,只见他直接便是毫无阻碍地穿过了屋面,甚至若非那里已变得一片通红的话阴嫔都要以为自己刚刚出现幻觉了。

        “哦,原来之前他就是这般进入这个房间的吗,只是这又到底是什么玄妙武功呢?”

        就这样,在见状之下阴嫔顿时便是忍不住这般自言自语道。不仅如此,对于晋艺宸之前所说的上屋顶赏月之事她也是觉得更具可行性了起来。

        再说另一边,在从那屋顶处出来了之后晋艺宸便是立刻一个闪身来到了那茅屋后方的一棵大树之后,结果在透过中间那间屋子的后窗向内看去之下却见那大和尚此刻正在那里处理着一匹死马。不仅如此,从那旁边所放着的那熟悉的马鞍和马镫来看显然这马还恰恰就是之前晋艺宸放出这山谷的那一匹!

        那么问题来了,对此晋艺宸又有何反应呢?

        答案很简单,那就是根本不予理会,甚至还觉得这或许就是自己在这里的这段时间所需要支付的房租。只是话虽如此,可在他心里却也难免是觉得这大和尚实在是有些暴殄天物了。

        言归正传,而因为实在是武功不弱的原因,只见这大和尚也是很快便处理好了这匹死马。结果十分意外的,只见他这时又是跑去屋外打了一套拳,并在这之后方才稍稍洗漱了一下地躺到了最右边那间卧室里的床上。

        “唉,倒是真够能折腾的呀!”

        就这样,在见状之下晋艺宸也是不由地吐槽了一句,然后直接一个闪身来到了最右边那间卧室的后窗旁。不仅如此,在这之后他还立刻就掀开窗户并往屋内    射去了一缕指风,直让这胖大和尚立时便在尚未来得及有所反应之前便彻底去见了周公。

        这还不算,而在这之后晋艺宸也是再不耽误,直接就选择了原路返回。结果在见到阴嫔那早就翘首以待的模样之后只见他也是根本就不废话,直接就一把揽住了对方纤腰地带着她穿过了屋顶。

        言归正传,这时只听阴嫔也是立刻就不由地赞道:“好神奇的武功,竟然可以让人这般穿越青铜屋顶而毫发无伤!”

        话音一落,却见晋艺宸顿时微微一笑,然后带脚下屋面不再发红之后方才以空着的手一拂袖袍地扫开了屋顶上的一大片屋瓦,然后放下阴嫔并就此与其并排躺了下来。只是话虽如此,可就在他接下来想要将双手枕在脑后之际却见阴嫔突然就一把将其左手给抢过去,同时整个身躯也是顿时就朝着他怀中依偎了过来。

        “呃……”

        就这样,在见状之下晋艺宸顿时便是一愣,只是话虽如此,可还不等他开口询问那已然是枕上了他的左臂的阴嫔却已然是十分欣喜地深吸了一口气道:“啊,好美的月亮呀,真是好久都没有看到了!”

        “是吗?”

        说着晋艺宸也是不由地绝了要询问的心思,然后直看着那完全就宛如是一个恋人一般依偎在自己怀里的阴嫔并叹了口气道:“既是如此那你不妨现在就离开吧!”

        “那我这么多天的地道不是就完全白挖了吗?”阴嫔闻言却是顿时就白了晋艺宸一眼道:“告诉你,我还偏就要靠那条地道逃出去!”

        “这样啊!”

        说着只见晋艺宸也是不由地微微摇了摇头,同时在心里暗叹这阴家三姐妹果然是没有一个正常的。只是话虽如此,看再一细想之下他却是又发现这一切的根源似乎全部是来自于云峥的二叔云九霄身上。

        是的,若非当年云九霄在重伤之下逃进了阴家大院的话那阴家三姐妹也绝不会就此失散。不仅如此,在此之后阴家大姐还因爱情之苦而一直在长春岛撑船,而阴家二姐阴仪则是变成了江湖上人见人怕的女魔头“九子鬼母”,至于面前的阴家老三阴嫔则最终也因勾引了下面的那个胖大和尚而被一直囚禁在了此地。

        不得不说这等遭遇着实是令人唏嘘的,而也正因如此,在又结合了过往的一些大旗门人抛弃妻子的事例之后常春岛上的“日后”最终才会按耐不住地当着那其实是他亲身儿子的云峥的面骂出那句“大旗门的男子全都是无情无义的畜生”。而同样的,此刻看着阴嫔那对自己可谓是完全不设防的模样晋艺宸也是不禁在心里感慨道:“云九霄呀云九霄,你可当真是造得一手好孽呀!”

        言归正传,这时只听晋艺宸又是轻轻叹息了一声,然后将空着的那只手放到了脑后道:“随便你吧,反正我到时候也是要去朱澡那里的!”

        “什么,你也要去他那里?”毫无意外的,在闻言之下阴嫔顿时便是一愣,只是紧接着却又立刻一脸狐疑地道:“你好好的去他那里干嘛?”

        “我说是去打劫你信吗?”晋艺宸闻言却是笑了笑道。

        这时却见阴嫔突然很认真地看了看他的脸,然后一本正经地道:“我信!”

        …………………………

        有了此次看月亮的经历之后后面几天阴嫔几乎是天天都要让晋艺宸带她上来,毕竟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在被关了将近十年之下她也是时候该出来好好的透一透气了。

        再说另一边,虽然每次都得提前费上一番功夫地让那胖大和尚陷入昏睡之中可晋艺宸却也依旧愿意去随着阴嫔的性子,以致于也是每天晚上都会带对方出来。只是话虽如此,可让晋艺宸没有想到的是,阴嫔却是每次都会很理所当然地拉过其的一只手枕到脑后,同时整个人也会随即就缩入前者的怀中,直让自己活像是一只慵懒的猫。

        那么问题来了,对此晋艺宸又可会有什么烦恼的吗?

        答案很简单,那就是根本没有,毕竟早在当初让高老头给自己易容的时候他就已经对这一类情况有了心理准备了。只是话虽如此,可他却也同样好奇将来朱澡到来时阴嫔会如何选择。

        那么问题又来了,如果到时候阴嫔是选择跟着他的话那晋艺宸又是否会肯要她呢?

        答案依然很简单,那就是根本不会,毕竟对方之前可谓是风流成性,以致于勾搭的男人也完全就是不知凡几。而也正因如此,之前晋艺宸才始终都没有与对方更进一步,哪怕阴嫔一直都根本不避讳自己!

        言归正传,很快时间便是流转到了第七天的早上。紧接着就在阴嫔正在那里十分优雅地对镜梳妆之时他对面的晋艺宸却是突然就眉头一皱,然后在再次戴上了之前的那副中年人面具之后就直接穿过屋顶地跃了出去。

        “哦,你要等的人终于来了吗?”

        理所当然的,在见状之下阴嫔梳妆的动作也是不由地一停,并且还紧接着又不由地朝牙床下面的那条早已挖好的地道看了过去。只是话虽如此,可这时她的脸上却是分明就露出了一阵挣扎之色。

        “唉,也不知道我的这个决定到底是对是错呀!”

        就这样,最后明显是因为依然十分纠结的原因,只见阴嫔也终是又不由地叹了一口气。只是话虽如此,可在这之后她却终究还是捧起自己那只白猫,然后在朝其耳语了一番之后便将其往那地道里送了进去。

        是的,虽然费尽心力地挖了这么一条可供一人通过的地道可阴嫔却从未想过要亲身钻入。相反,她只是想让自己的爱猫钻进去并刻意营造出自己最终依靠地道逃走了的假象而已。

        再说另一边,自跃出屋来之后晋艺宸所能听到的声音便无疑是更加清晰,以致于此刻也是已完全肯定远处正有两人一前一后地向自己这里急速掠来。不仅如此,从那熟悉的破风声来看显然他们也正是自己之前一直在等的铁中棠和艾天蝠两人无疑了。

        那么问题来了,何以这两人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此处呢?

        答案很简单,那就是他们其实正在一追一逃,并且逃的那个人之所以要逃也完全是为了搭救那个追的人的性命。

        事情是这样的:虽然当初晋艺宸早早地就已离去,可凭借铁中棠手中的那面血旗李家之围却还是在四天后的晚上得以解去。不仅如此,得益于之前那所谓的“金蝉脱壳”之计铁中棠和潘乘风两人也是赫然就用易容术对调了身份,以致于一个在黑星天等人的眼皮子底下堂而皇之的离开了李府一个则是被司徒笑“说动”而前往了落日牧场。

  https://www.yuanzun888.com/book/28745/304871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zun888.com。元尊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