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我捡到所有人的秘密 > 第十九章 喵儿

第十九章 喵儿

        对面的楼道里。

        苏野拖着脑袋昏昏欲睡,柒瞳嚼着蓝莓味泡泡糖,悠然自得的摆着双腿,时不时来一声“bong”。

        三叔被撵到楼上,地上一地烟头。

        只有唐睿安安静静的站在窗台边,目光看着对面的窗户,

        她已经站了五个小时。

        忽然,鼻子嗅到了一股焦糊味,三人同时愣了一下,看到三叔贴在墙上的一张黄色符纸燃烧起来。

        “咚咚咚!”

        三叔三步并两步跳下台阶,神色兴奋道:“龟儿子动手了!快走,抓活的!”

        众人点头,一路风驰电掣朝对面楼冲去。

        黑夜中,苏野心跳莫名加快,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随三叔,随大家一起战斗。

        他内心深处告诉自己这一天迟早会来,可真来的时候,难免又有些紧张。

        三叔神色严峻,目光坚毅,全程像换了个人,冲在最前面。

        苏野惊讶的发现,三叔连拖拉板都没穿,一路竟光着脚就冲了出来?

        一口气上四楼,

        当看到触目惊心的铁门时,所有人面色一沉。

        “狗日德!”

        三叔恶狠狠骂了一声,原地跳起来抬脚冲着门框就是一脚!!

        “哐!!”

        原本虚掩的铁门咚的一声脱离门架,摇摇欲坠往后倒去,

        苏野随撞击声一并打了个冷颤,这一脚,光看着都生疼。

        三叔一个箭步冲到铁门前,双手抓住两侧,腰身一弓,竟活生生将铁门举了起来!

        接着,双臂奋力一甩,铁门轰然飞出,笔直的砸向沙发前站着的一个黑影。

        “啊!!”

        屋里传来一声痛苦的哀嚎。

        一切还没有结束,黑影刚被撞倒在地,就见三叔踩在半米高的鞋架上,借力一跃,整个人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

        苏野微微张嘴,因为他看到三叔的拳头上,竟隐隐包裹着一层金光,和初次在树林里用手罡时的情景一模一样!

        相比较这层黄更亮些。

        “咚!”

        一拳下去,铁门被活生生砸穿!!

        黑影痛苦的呜咽一声,还没来的及喘口气,三叔的手已经掐在了他的脖子上,一字一顿道:

        “莫动哦...动一根指头,脑袋分家。”

        干脆利索的动作,暴力的姿势,在配着沙哑的声音,

        不论从逼格,形象,还是男人味,一瞬间拉满!

        三叔盘腿坐在门框上,回头,“小野!”

        苏野心有灵犀,上前走到女孩身边,准备搀扶。

        “妈的...给老子点烟!干求呢你!”

        “......”

        苏野撇撇嘴,从三叔口袋摸出烟,点着。

        “嘶.........呼!”

        三叔吐了个烟圈,把烟灰在门板上弹了弹:“龟儿子,可说错一个字哦。”

        “嗯!”

        黑影点了点头。

        三叔直接甩飞口中的烟,用另一只手朝着门板中心,肚皮的方向,猛猛就是一拳!!

        “咚!”

        一声巨响,苏野清晰的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浑身抖了一下。

        此时的三叔跪在门板上,一手掐着脖子,一手掏着肚子,就是这样的姿势,还做了个骚操作。

        原本被甩飞的烟在空中转了几个圈,开始自由落体。

        三叔头都没抬,脸一歪,舌头一伸,把烟又添了回去,猛猛嘬了两口烟屁股,低声道:

        “老子...让你说话了么?”

        能感受门板下的黑影极度痛苦的表情,但他一动不动。

        “张驰,狐狸精,西昆仑,你是哪一伙的?”

        三叔等了两秒,见门下没动静,抽回肚皮处的手,冲着胸口又是一拳。

        “砰!”

        黑影一口老血,欲哭无泪,“哥...我到底能不能说话...”

        “噗”,旁边的苏野没忍住。

        “嘶——”三叔抽了口气,“你个龟儿子,脑子被掏了么?老子问你话你不答,那老子还不如杀了你算球!想死是吧?”

        “不不不!不死,不想死哇!”

        “那就说。”

        “我...我是张驰的人,但狐狸精和西昆仑和我们目的一样。”

        “什么目的?”

        黑影犹豫了一下,吞吞吐吐道:“灭...灭苏家。”

        “哈哈!哈哈哈哈!”

        三叔大笑两声,抽回手,“你倒也诚实,起来说话,我考虑饶不饶你这条狗命。”

        说完走到门口,“小柒,你抱女孩回屋睡觉,把这个给她吃了,明早起来什么都不会记得。

        小唐,你去金明路,那有家做门的,老板姓王,睡店里,连夜给人把门换了,钥匙就放这桌上。”

        “那我呢叔?”

        “你坐着听着。”

        黑影艰难的推开门,苏野打开灯,才看清黑影的容貌,就是白天摄像的那个胖子。

        他费力站起身,胸口和肚皮处两个发紫的拳头印高高隆起。

        “我去...骨折了还能站起来?”苏野惊愕。

        “这东西命没那么脆。”三叔哼了一声,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斜倪着胖子,

        “说说你们的计划,准备怎么害苏家?”

        胖子痛苦的摇了摇头,怯声说:“大...大哥,我只是听安排,他们什么计划不会让我们知道的。”

        三叔并没有反驳,似乎不是第一次听到这种情况,接着问:“你这次的安排是什么?”

        胖子抬头瞄了眼苏野,又迅速低下,唯唯诺诺说:“杀...杀死苏野。”

        “用滑梯么?”

        “对。”

        “一共多少人?”

        “我们只来了三个,其中一个还死了,张驰跑了。”

        “另外两家呢?”

        “狐狸精来了四五个,西昆仑也差不多。我听说他们打算这两天就走了,临走前搏一搏,看有没有机会除掉苏野。”

        “张驰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

        “不知道?!”三叔瞪着眼睛,“不知道你说你和他一伙的,哄老子呢?”

        胖子欲哭无泪,“大哥,我是真不知道,我就是赌博输了很多钱,然后跑路时候遇到了张驰,他说他能帮我,我见他一个高中生模样,起初没在意,结果当晚他提着追杀我的打手人头来找我,我当时吓坏了!

        他告诉我,只要和他干,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说到这,胖子声音越来越小。

        三叔冷冷的看着胖子,“然后呢?你答应了?”

        胖子点了点头,“我没经住诱惑,答应他了。随后每天他都给我一粒药丸,看着我吃下去。”

        “药丸?”

        “嗯...”

        胖子吐了口气,“吃完药前几天并没有什么太大反应,可一周后我发现自己不对劲了。身体莫名不受指控,经常头疼,最诡异的是,指甲和头发越长越快。我每天剪,它们每天长,剪的速度完全跟不上长得速度,

        甚至一夜之间能长两米!

        我吓坏了,去找张驰理论,他却告诉我,我已经回不去了。

        如果我乖乖听话,他能让我控制这种发育,甚至自由控制指甲和头发的长度,硬度。”

        “然后...你第二次妥协了?”

        “是的。当时我没钱,吃住都是张驰供的。我发现身边和我一样遭遇的还有三个,但是不是一共只有我们四个就不清楚了。

        张驰也如约给了我们钱和女人。

        我们几个怀疑张驰在做某种生物实验,就合在一起商量,与其现在活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倒不如好好享受享受,能快活一天是一天。”

        “那你怎么知道狐狸精的事?”

        “也是张驰说的。他告诉我们狐狸精和西昆仑会近期动手,让我们黄雀在后,观察局势。并且给我们看了对方的照片。

        张驰说,狐狸精准备用魁拔术把南阳的地势改了,却莫名其妙被高人给收拾了,收拾的还挺惨。

        西昆仑嗅觉灵敏,也没在出手。

        前两天张驰说,这次事儿办不成了,狐狸精和西昆仑要撤,我们也呆不久了。”

        “狐狸精的老窝你知道么?”

        胖子摇摇头。

        “你一不知道张驰背后什么来头,二说不清楚张驰手下有多少人,老子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话是真的?你特娘万一是别人的爪牙呢?给老子放烟雾弹?”

        胖子没说话,脱掉外衣,露出白花花的肥肉,晃了晃,

        然后就看到,脸,脖子,肚皮,胳膊,只要是浑身上下能见着肉的,每一个角落,瞬间以肉眼的速度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指甲!

        一个人肉仙人掌!

        “现在信了吧。”

        苏野膈应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下意识搓了搓胳膊。

        “不够,我和张驰没交过手,不能确定这手段就是张驰的,你完全可以嫁祸。”

        “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胖子苦笑一声,从裤兜里摸出一把钥匙。

        “这是?”

        “张驰告诉我们,这东西只能用一次,可直接通往老巢,但迄今为止我没用过。”

        “这钥匙几个人有?”

        “就这一把。”

        三叔没说话,起身走到窗台边,看了眼天色,“现在出发。”

        柒瞳喂女孩吃了药丸,安安静静的睡了。

        安门师傅已经在路上,四人收拾好凌乱的屋子,带着胖子出门了。

        一路沉默,

        就这么安静的走了大概一个钟头,苏野再也忍不住了,偷偷加快速度,并排到三叔旁,悄悄拽了拽衣角,

        “叔,你这会不会太草率了!”

        “啥?”

        “你问啥他说啥,这也太顺了,物极必反啊?”

        “呦呵!”

        三叔愣了一下,“兔崽子进入状态到挺快啊,一个月前还是个屁滚尿流的毛头小子,这转眼间明白物极必反的道理咧!哈哈!”

        “三叔别笑,说真的!”苏野虽然被夸,可心里还是担忧。

        三叔停下脚步,四处看了看。

        这是南阳边境,狭海对岸,青陵纵横、花开平野、深河奔涌的地方。

        高耸于峰峦间的电塔,一个只有在城市边缘才能看到的壮丽建筑。

        “行,就到这吧。”

        三叔转过身,看着胖子,“我侄子有个问题,你解释一下,为啥什么都招?”

        胖子意料之中的笑了一声,满眼苦涩的看着苏野,意味深长说了句:

        “因为...我不想活了,呵呵。”

        苏野愣住了,还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有些不知所措。

        三叔指着前方一块空地,“就在那吧,动作利索点。”

        胖子点了点头,跑了过去。

        三叔搂着苏野肩膀,看胖子奔跑的背影,低声道,

        “这个人,本性不坏。

        他变成这样,并非自己所愿。

        可人就是这样,第一步陷入深渊,就会一直陷下去。

        将死之人,其言也善。

        他也不想每日活在痛苦中,受人控制,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和真正的恶魔不同,他心中还存着一丝善。

        甚至我能想到,他在无数个痛苦的夜里,等待我们的到来。”

        “他为什么不找警察?去自首?”

        “警察立案要满足条件,抓人是需要证据的。

        其实他心里知道,自己早晚有一天会死,或早或晚,

        被我杀,被同类杀,被仇人杀,

        仅存的理智告诉他,魔鬼的路是黑暗的,没有尽头的。

        人的一生,你所经历的一些东西是必定的,或许在你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你已经看过自己的剧本了,所以才会选择以这个身份来到这个世界,所以就一定会有你觉得值得的事情。”

        苏野沉默了,不知为何,他看胖子的背影,总觉得他奔跑的很快乐,很释然。

        胖子停下脚步,看着天空的一抹鱼肚白,双眼动容。

        他将钥匙插在地上,回头冲三叔几人挥了挥手。

        “咔嚓!”

        钥匙破裂,化成尘土。

        与此同时,一股奇异的能量波动扩散而开。

        整个天空垂直而下一道透明的门帘,门帘之后,是张驰的老巢。

        三叔吸了口气,摸了摸兜里的烟,“够!”

        说完拽着苏野朝胖子走去。

        五人站在门帘前,感受着能量波动带来的奇妙,甚至可以隐约看见里面一望无际的绿。

        “进。”

        三叔说了声,率先走了进去,众人紧随其后。

        五人进去后,门帘随着一阵清风消失不见。

        “就在这吧。”

        三叔扭头看着胖子,胖子心有所动,“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爷,脏您的手了。”

        三叔点了下头,“赌博,本就是条错路,既然输了,就踏踏实实赚钱,浪子回头金不换,

        你只要努力,最差的结果不过是大器晚成!

        然而,你千不该万不该鬼迷心窍。人的欲望一旦开阀就是个无底洞。

        我很庆幸,你心中还有一丝善,这指不定能让你来生做头牲口。

        行了,

        有什么要说的,

        等下辈子吧,

        留个念想。”

        三叔说完,抬起手,金光笼罩。

        胖子再也控制不住,积压已久的情绪一泻万丈!

        眼泪肆意的流,张开嘴,撕心裂肺吼了出来,

        “爹!娘!

        儿子是人,不是怪物!

        儿子现在就去看你们,

        可别不认得我啊!!”

        “咚咚咚!”

        三头一磕,三叔一巴掌拍在了胖子的天灵盖上。

        “咔嚓!”

        胖子一动不动,眼角的泪,还在淌。

        三叔从怀里摸出一张银色的符,满脸纠结的看着,似乎这东西很重要。

        “欸!算了,下辈子可别辜负老子的一片苦心!”

        说完,将符贴在胖子的眉心,郁闷的摆了摆手,“走吧!”

        “这...他...他死了?”苏野难以置信,就那么一巴掌,拍死了?!

        三叔点了根烟,“老子现在心情不好,你最好别说话。”

        苏野撇撇嘴,“那问最后一个问题,刚那银色的符纸是啥?很贵吧?”

        “欸...”

        三叔满脸惆怅,“那是给阴差的,至于人家领不领这面子,老子就不知道了。”

        “阴差?!”苏野吸了口气,“还有这种东西!”

        “老子咋知道,又没见过,赶紧走!”

        四人一路走,苏野发现,自从唐睿出现后,柒瞳这妮子安静了许多。

        她围着唐睿左看看,右看看,偶尔来一两句“恐吓”,唐睿也不气,就这么淡淡的跟在后面。

        “好奇怪,这里的树不像是南阳的...”苏野四处张望着。

        “连你都发现了啊。”三叔回过头。

        “什么意思?”

        三叔没说话,走到一颗大树前,将一张符纸慢慢放上去,接着就神奇的发现,黄色的符纸渐渐变成了褐色,最后,完美的融入到了大树中...

        两分钟后,三叔抠下树皮,整张脸难看到了极点。

        苏哲咽了口唾沫,看来情况比想象中的糟糕。

        三叔抬起头,眉宇间透着一抹不详,“麻烦了...”

        “怎么回事?”

        “这里...不是南阳。”

        “什么!”苏野惊呼,一脸错愕,“什么情况啊三叔?”

        “这树名叫肆虐,长期生长在黑沼附近,可究竟是哪里呢?”

        说完,二指一翻,一枚银针飞出,被划开的树皮口子瞬间流出了黑色粘稠状的液体。

        “靠!”

        苏野一个哆嗦,连忙将手从隔壁树上拿开,不停的在裤腿上蹭,生怕染上什么疾病。

        “黑沼地...难不成真和那件事有关。”

        三叔冷冷的看着口子,小声嘀咕一句,接着回过头,“大家把时间对一下,从现在开始,间距保持在半米内,有必要的时候,我会让大家对暗号。”

        “暗...暗号?”柒瞳疑惑道。

        三叔面色严肃的对三人小声说了一遍,唐睿和柒瞳瞬间脸蛋通红...

        三叔打头,柒瞳和苏野在中间,唐睿垫后,四人呈“一”字型走着。

        没走几步就到了一个巨大的洼地中,四处都是峡谷,峡谷中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苏野手搭凉棚,看了一圈,发现不远处有条羊肠小道,也不知通向世界的哪个角落。

        “走去那里。”三叔指了指。

        话音刚落,原本就阴郁的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

        荒无人烟的峡谷底部犹如弦乐的共鸣箱,雨声被反复回荡放大,震耳欲聋,不时伴奏着某种野兽的嚎叫。

        “好冷啊…”柒瞳委屈的抱怨着,拿出仅有的半瓶水喝了一小口。

        “冷了找你男人。”三叔轻飘飘来了句。

        柒瞳被这话忽的呛到了,低头咳了两声,小脸憋的通红,好一阵才顺过气儿,脸上还留着余韵,动人的眸子因为咳嗽染了层水光,眼波流转斜睨着他,没好气的说:

        “他都不给我道歉!”

        三叔走到最后,用树枝捏了个披风递给苏野,苏野把又递给柒瞳,“好了,别生气了。”

        柒瞳眨着眼睛,噙着笑容,羞答答的低下头:“你说,爷爷是不是喜欢我这样哒孙女?”

        “.........”

        “这我可不知道。”苏野挠了挠头。

        “略略略!”柒瞳冲唐睿做了个鬼脸,兴冲冲的朝前走。

        苏野叹了口气,转身脱下外套披在唐睿身上。

        “啊...你穿,我不要。”

        苏野双手搭在唐睿肩上,摇了摇头。

        三叔告诉他,每个女人都有虚荣心,或多或少。

        可以是美丽,容颜,金钱,也可以是丈夫,家庭,事业。

        总之,女人天性是公主,然后才蜕变成母亲,其他角色。

        苏野起初不懂,后来想想,也才懂一半,他现在无法从两个女孩中选择谁,也没有想好同时接受两个人。

        能力不允许,法律不允许,年龄不允许。

        不论和谁,最后都会伤另一个人,选择这种东西,最能让人成长。

        如果你有选择恐惧症,证明你还不够成熟。

        在这种选择面前,苏野宁可不长大,或者都要,像那句经典的“小孩子才做选择,我都要!”

        他也想,但......就现在这火药味,

        欸...

        看三叔最近情绪也不在她俩身上,估摸眼下事情有些复杂,一心考虑那边。

        苏野只能先一碗水端平,顺其自然看看。

        四人在幽长的峡谷中穿行,转眼间——却走到了尽头?

        面前是一堵高耸入云的山崖,这峡谷竟是一条断头的死路?

        狭长的口袋像人体的盲肠,底部被牢牢打上死结!

        绝壁上挂着数十米高的藤蔓,像女人的长发一直拖到地上,旁边小型的瀑布倾泻而下,正是峡谷溪流的源头。

        绝路?

        三叔有些纳闷,他蹲下身子看着脚下的路,虽然布满了碎石和野草,却还能看出沾有文明气息的东西。

        比如有几块路面是用沥青铺的,当中还有油漆白线的痕迹,显然是公路。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而且,为何要在这里安排一个只有进口,没有出口的“绝路”呢?

        他抬起头,密集的雨点落入眼睛,昏暗的峡谷底部,头顶的光晕令人目眩,“一线天”也被收住了口。

        真是猿猴飞鸟亦难越过的天险啊!

        出口一定不会在上面,

        难道——?

        三叔突然想到了什么,把目光移到正前方的藤蔓上,用力拽掉了几根,茂密的枝叶后头似乎还隐藏着什么?

        心里一颤,禁不住伸手摸了摸里面的藤蔓,似乎没有想象中的粗壮,像最近新长出来的。

        该不会...!

        三叔心里一惊,连忙拨开眼前的枝叶,里面竟然是空的?!

        果然!

        藤蔓后还隐藏着一条隧道!

        像一个悬疑游戏,在毫无头绪的迷茫中,发现了一条隐匿在黑暗中的入口!

        通往胜利的关卡!

        “快!进去!”

        三叔转身呼喊,苏野欣喜若狂的冲了进去,几人紧随其后。

        绿色的枝叶如瀑布般散开,里面不是冰凉的岩石,而是——黑暗的虚空!

        “喂!”

        柒瞳鼓起双手,大吼一声,测了测隧道的深度。

        很抱歉,

        没有回声,

        幽暗的甬道深不见底。

        “我们...要...要进去么?”唐睿小心翼翼道。

        “当然!难不成在外面淋雨?”柒瞳立马回了一句。

        “别吵。”三叔瞪了一眼。

        眼下的四人小团体,不论您是活了千年的血族公主,还是前无古人的阴阳绣,或者牛逼冲天的八旗之子,

        不好意思,

        这个叼烟的男人说了算。

        三叔无疑成了大家的核心,一个眼神就把两妮子逼的英雄气短,闷着头不敢说话。

        藤蔓悄无声息的抚摸着四个人的肌肤,所有人在眨眼间,没入了一望无际的黑暗中。

        苏野担心的回头又看了眼,藤蔓如同被拉开的帷幕,将他们带入一个空旷的舞台,随后缓缓闭合,仿佛外面已是另一个世界,

        亦或者,

        根本不会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

        他突然想到小时候看的木偶剧,舞台上的巨人操纵着冰凉的钢丝,驾驭着四个小丑在卖力的表演,台下哄堂大笑。

        此时此刻,是否正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那幕后的巨人,是否来自九幽狱下的恶魔?

        突然!

        空气中闪过一些白色光点,在黑色的洞壁上分外醒目。

        大家都被吓了一跳,那些光点在空中漂浮,忽隐忽现,又一闪而过,仿佛某个人的眼睛。

        三叔不禁想起了古代坟墓常见的鬼火,便幽幽的说了声:“苏野你看,那像不像恶魔的眼睛!”

        话音刚落,立马引来一声破骂。

        “曹!”

        “.........看把你吓得!”三叔笑了声,接着朝鬼火的方向飞出一口唾沫。

        “嗖——!”

        那鬼火处竟飞出一个黑影?

        比苍蝇蛾子之类的飞虫大很多,但又不像是长着羽毛的鸟类。

        古怪的东西受了惊动,在三叔的头顶盘旋了两圈。

        “妈耶?这什么玩意儿啊,还是活的!”柒瞳喘了口气,竟大胆地伸手去抓。

        那玩意儿灵巧地躲开,从三叔头上掠过,留下一坨液体,滴在头顶。

        “叔,都看到了,它在你头上屙屎。”

        苏野提醒了一句,惹得三叔满脸羞臊,扔掉烟,追着那玩意儿就跑!

        它忽上忽下忽左忽右,仿佛在肆意的玩耍着。

        那是什么?

        是光明的使者还是黑暗的幽灵?

        “叔,别跑啊!”苏野喊了一声,急忙追上去。

        一个前面跑,三个在后面追,苏野抬起头,依稀可看到那东西的翅膀,正高速扑扇着,黑色身影如小猫般大小,在地上留下一个硕大的影子。

        它双翅展开竟有半米长,黑不溜秋实在看不清楚,但隐隐可见,它长着一双绿色的眼睛,放射出两道幽灵般的目光。

        空气中不断有翅膀的扑击声,层层气流涌到脸上,一种说不出的腥臊味,让人分外恶心。

        突然,三叔猛地一回头,和身后的苏野扎扎实实的撞在一起,额头碰额头,金星四溅!

        就在这么一刻,苏野仿佛听到了台下的哄堂大笑。

        那东西还在他们头顶盘旋,翅膀甚至有几次拍到了他们的头发。

        “妈的!敢在你爷爷头上拉屎!”

        三叔从地上爬起,跳起来想抓住它,可每次都被它轻巧躲过,气急败坏的捡起石头砸了个空,再次快步追了上去。

        隧道突然变得宽阔起来。

        众人跟在后面,当跑到了三叔身边已经上气不接下气,苏野累的不行,正要开口,却发现三叔整个人像木桩般定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

        他隐隐觉得情况有些不对,疑惑地抬起头,只感到头顶传来阵阵风声,像什么东西在爬来爬去,迅速揉了揉眼睛,定眼一瞧——才发觉头顶竟倒吊着密密麻麻的...猴子!

        不,

        不是猴子,

        是蝙蝠!

        苏野浑身猛烈颤了一下,身后的柒瞳一把抱住苏野,伸手捂住他的嘴!

        所有倒吊的蝙蝠,都睁大幽绿的眼睛死死盯着他们。

        缝隙中,墙壁上,石堆里都布满了蝙蝠,它们仅凭双爪勾着上面,身体垂直吊下来,翅膀收缩在身体两侧,而那恐怖的头颅则不住转动,呼出无数浑浊的空气。

        苏野发现这蝙蝠非常独特,个头大得惊人,仅身体就有小猫般大小,展开双翼恐怕有鹰隼般大!

        天呐,

        变异么?!

        正惊叹着,听到身旁的三叔声音低沉道:“它们是…食肉蝙蝠!”

        “食肉...蝙蝠!”苏野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这数量也吓人吧...”柒瞳怔怔的怵在那,几乎用唇语念道。

        “它们的可怕之处不仅仅是食肉。”三叔皱起眉头,想到了什么。

        “那...那现在,该怎么办?”

        三叔有些犯难,还是头一回见这么多吸血蝙蝠,他以前也只听说这玩意儿很难缠,有邪性,数量越多越恐怖,眼下...这明显这是个老巢啊!

        三叔摇了摇头:“数量太多了,要是打起来,八成救不了你们。”

        唐睿也陷入了沉思。

        可就在这时,柒瞳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自信满满道:

        “问一下......吸血蝙蝠,是否也保留着生物特性?”

        “怎么了?”三叔疑惑道。

        柒瞳吸了口气,“我突然有个想法...别看这玩意儿个头大,但它也是蝙蝠的一种,或者我可以认为是蝙蝠的祖宗,既然如此,它应该符合生物学蝙蝠的特性。

        通常蝙蝠是靠声波定位,任何声音都会产生振动,所以我们绝不可能在它们眼皮儿底下偷偷摸摸的逃走,但是请注意,万物都有弱点,它们怕光,但我们手机光源明显不足,所以,就剩最后一个办法,生物论的最高境界,一物降一物!蝙蝠的天敌!天生的嗜虐者——猫科动物!”

        几人瞪大眼睛看着柒瞳滔滔不绝,尤其是苏野,眼神里泛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崇拜之情。

        “来来来!赶紧听我说!”

        柒瞳见三人发愣,急忙蹲下身子,把脑袋扎成了一团儿,开始窃窃私语,时不时带些语调。

        一分钟后,

        三叔果断摆了摆手,“我退出。”

        “我也退出。”苏野坚定不移。

        唐睿没有表态。

        “你,你们!”柒瞳气的跺脚:“也不看看现在什么处境!还问那么多屁事?按我说的做,谁也不能退出!要不,你们谁再想个更好的!”

        忽然,

        似乎是兮兮索索的声音引起了骚动,几只蝙蝠开始扑腾起翅膀,看架势像准备要进攻!

        “完蛋,被发现了!”

        柒瞳柳眉一皱,急促道:“你们再别犹豫了,就按我说的做:万、吐、碎、佛!”

        话音刚落——只见四人红着脸开始有节奏的拍起手来,在第七下时,竟异口同声的张嘴唱:

        “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

        “喵喵喵喵喵~~”

        三叔特意的加大嗓门来了个和声,柒瞳嘱咐过他,这副歌是灵魂,及其关键,他的嗓音天然男低音,喉咙翻滚时有种hipop的感觉,一定要交给他才行。

        众人就这样在空旷又恐怖的洞穴里,莫名其妙合唱着一首“喵喵喵。”

        苏野心里苦笑,想不到这种场合还能get一个脑回路惊人的新技能...

        前半首歌唱完,发现蝙蝠们竟然没有任何举动,三叔有些兴奋,索性放开了嗓门,眉飞色舞间还加入了一些舔手臂的即兴动作。

        不出所料。

        身后响起了蝙蝠的扑扇声,成千上万对翅膀舞动开来,发出惊天动地般的声音。

        “看!他们在鼓掌!”柒瞳兴奋的喊道!

        “鼓尼玛个p啊!赶紧给老子跑!!”三叔抓起还在唱的柒瞳就往后冲。

        四人狼狈不堪一溜烟原路逃跑…

        蝙蝠黑压压地追了出来,密集的翅膀互相碰撞,刹那间竟遮住了所有的光。

        漫长的隧道却仍永无止尽,前头还有大大的弯道,黑暗中毫无头绪。

        “三叔!都怪你!舔什么胳膊!”柒瞳鼓着腮帮子抱怨。

        “我喵,我喵你奶奶的腿儿哇!”

  https://www.yuanzun888.com/book/18888/120066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zun888.com。元尊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