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旧日饲养员 > 87、愿望

87、愿望

        “献祭吧...”

        “献祭吧...”

        “献祭吧...”

        某个时刻,耳畔诡异的呢喃声,变成了一种急促的呼唤声。

        仿佛身体愉悦值达到顶点,即将释放时的征兆。

        充满着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亢奋情绪。

        这一点都不克苏鲁。

        在卢瑟的认知中,克苏鲁的表现,难道不应该是高冷而又深沉的吗?

        怎么现在听它的呼唤声,更像是一个兴奋的lsp?

        仿佛随时都会上天一样。

        “献祭吧,我将会满足你的愿望。”

        卢瑟的沉思并没有影响始终萦绕在耳畔的呼唤。

        克苏鲁说要满足我的愿望?

        卢瑟眼神闪烁了起来。

        “满足我的愿望?”

        他尝试通过精神和那位交流着。

        “是的。”

        得到肯定答复后,卢瑟的脸上,不由自主的挂上了一个莫名的笑容。

        这确实是意外收获。

        想不到按照梦中记忆所雕刻出来的手办,真的起到了作用。

        “那...”

        “我的愿望是满足我三十个愿望?”

        “...”克苏鲁。

        所谓愿望,自然是想要得到更多的愿望。

        卢瑟给自己的机智点了一个赞。

        不过,等待了许久,对面并没有给出回应。

        卢瑟叹了口气,左手摁在了身前的一块石雕上,不小心掰断了一根石雕克苏鲁的触手。

        “最多三个愿望。”

        “不要破坏艺术品,如此完美的艺术品如有缺损,是艺术界的一大损失!”

        忽略了克苏鲁下面的一句话。

        卢瑟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克苏鲁的回应,但这并不是他所期望的数值。

        想了想后,他再次通过精神回应道:

        “二十个?”

        “...”克苏鲁。

        等待了许久,卢瑟无奈的叹了口气,手又一次放到了身前的石雕上,再次掰断了一根触手。

        “三个...”

        “人类,不要得寸进尺,否则等待你的,将是无止境的折磨。”

        看来三个已经到克苏鲁的底线了。

        卢瑟心中盘算着自己要做的事,三个愿望的话,应该够了。

        “先实现我的愿望,我会将石雕献祭给你。”

        卢瑟再次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可以。”

        这一次的回答,相较之前的急促,深沉了许多。

        卢瑟通过意识,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我的第一个愿望...”

        “将你那些进攻人类的仆从全都杀死。”

        卢瑟的第一个愿望,是为了测试克苏鲁本身的行为准则,以及它是否有自己的底线。

        “可以。”

        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让卢瑟心中一凛。

        他的面色有些难看。

        如果克苏鲁和他扯皮说一些和稀泥的话,卢瑟倒是能够更好的应对。

        但说杀就杀,说明那些仆从在它的心中,和人类没有任何区别。

        对它来说,本质上,都是一群蝼蚁而已。

        蝼蚁需要怜悯吗?

        在面对自己追求的东西时,说舍弃,就舍弃。

        伴随着低沉的呢喃声的响起,死亡降临在那群上岸的异族之中。

        无一例外,全都倒了下来。

        防线处。

        一众调查会成员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一幕。

        所有的异族,全都倒下了。

        它们是遭受了某些特殊攻击?

        又或者,这是它们耍的一些小伎俩?

        除了雨声外,炮声停了下来。

        狂暴的械斗士中,兰斯洛特静止在原地,沉默的看着身前倒下的那头特殊深潜者。

        上一秒还在和他战斗,下一秒却无声息的陷入永续的死亡之中。

        寂静,是此刻最能形容战场的词汇。

        卢瑟静立在雨幕之中,看着左右倒下的异族,沉默的点了点头。

        “我的第二个愿望...”

        “停止你的精神污染。”

        “可以。”

        话音落下,克苏鲁的身影前方,忽然弥漫出了大量的雾气,遮蔽了它的身躯。

        浓重的雾气之中,只能隐约看到一双猩红的眼瞳。

        卢瑟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的第三个愿望...”

        “让我摸一下脑袋。”

        “....”克苏鲁。

        如此要求,是克苏鲁在漫长的岁月中,闻所未闻的。

        祂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真是奇怪的人类?

        他不怕我体表的精神污染将他彻底异化吗?

        还是说,这名平平无奇的人类,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

        针对自己的?

        由于经常和自己的兄弟争斗的缘故,克苏鲁忽然联想到了一些事。

        难道这个人类,是我那愚蠢的弟弟派来的?

        克苏鲁眼前忽然闪过那个披着黄衣的身影。

        愚蠢的弟弟啊,你居然会做出这种事吗?

        凭借这种尴尬的借口,居然想要摸我的脑袋?

        猩红的眼瞳穿过重重迷雾。

        克苏鲁看着远处堤岸上的那个身影,似乎想要将他看个通透。

        只是...

        半晌后,克苏鲁收回了目光。

        祂并没有在那个人类身上,感受到自己那愚蠢的弟弟的气息。

        反倒是不远处藏在一间小屋中的某个死人身上,倒像是有那么一些自己愚蠢弟弟的不完整气息。

        “可以。”

        深沉的回应,让卢瑟轻呼了一口气。

        不怕你答应,就怕你不同意。

        和捕获奈瘟瑟尔时系统给出的提示不同。

        克苏鲁的捕获开启前置条件,就是摸一下它的脑袋。

        收到系统提示的时候,卢瑟思来想去,发现这个前置任务,是不可能完成的。

        毕竟他没有那个能力可以凭空一跃万尺高去伸手摸一下克苏鲁的脑袋。

        直到他后来重新翻阅任务提示后,经过认真阅读,稍加思索,仔细分析,最终将目标确立在提示中的愿望两个字上。

        而实现愿望的前提,是必须用九个克苏鲁手办召唤克苏鲁。

        只不过,卢瑟手中的克苏鲁手办都交给了斐娅,并且此刻克苏鲁已经来到格伦特省。

        很显然手办已经用掉了。

        而值此时刻。

        卢瑟唯一能做的,就是搏一搏自己的运气了。

        作为一位艺术爱好者,克苏鲁自己本身就热衷于雕刻艺术,不然它也不会弄出来什么九块克苏鲁手办了。

        所以卢瑟将目标就定在了亲手雕刻石雕上。

        毕竟他是清楚那九块石雕的模样的,之前他还画过。

        拥有着前世丰富的外科手术经验,卢瑟的手指相当灵活,雕刻起岩石来,仅仅只是经过初步的适应,就进入了一种微妙的状态。

        凭借着不间断的思维风暴以及脑洞大开,卢瑟成功的雕刻出了九块jo级克苏鲁石雕。

        效果是肯定的,因为卢瑟收获了克苏鲁的呼唤。

        计划一步步的走向成功。

        如今,就只剩下最后的那一点点的距离了。

        真视之眼中,克苏鲁的身影,在重重迷雾的包裹之下,缓缓的沉入大海之中。

        一颗被迷雾包裹的章鱼脑袋,正在朝着卢瑟所在的堤岸处行来。

        “人类,伸出你的手,最后的愿望,就实现了。”

        此刻的克苏鲁,依旧在通过精神和卢瑟交流。

        明明它的脑袋,近在咫尺,距离卢瑟,仅有一根手臂的长度。

        第一次被要求摸脑袋,克苏鲁有些不太适应。

        它死死的盯着那个戴着面具的人类缓缓朝自己伸来的手,心底深处有个声音正在不断的回响着。

        “不要让他摸。”

        “不要让他摸!”

        “该死的!不可以让他摸!”

        来自心灵最深处的警告,克苏鲁回过神来的时候,刚想有所动作,但...

        那个人类的手,已经触摸在了自己脑袋上。

        时间在这一秒,仿佛凝滞。

        下一刻,空间在那名人类的身后忽然扭曲起来。

        一层淡淡的涟漪缓缓的波动着。

        心底深处再次传来了呼唤。

        “快逃!”

        “快逃!”

        “你这个蠢货!快逃!!!!”

        不明白为什么要逃跑。

        但那是作为心灵掌控者最纯碎本源的警告,克苏鲁不得不去深思。

        直到...

        祂抬头的时候,看到了那只有些熟悉的手臂。

        是那熟悉的气息。

        是那熟悉的动作。

        竖起的中指,所代表的,是何等含义呢?

        克苏鲁忽然发现自己的思维,受到某种禁锢,正在陷入迟滞状态。

        明明祂的大脑依旧在运转,身体却渐渐停止了动作。

        自己身周所有的一切,在此刻,仿佛停止了流动。

        而那只手臂,却在停止的时间流动中,慢悠悠的朝自己抓来。

        并没有任何恐惧,有的,只是浓浓的不解。

        对于这个世界的规则的不解。

        身为旧日主宰者的存在,克苏鲁,本身就已经超脱于万物之上。

        是最为纯粹的存在。

        但,在面对那只手臂的时候,祂的思维意识,却是陷入了某种混乱的程度。

        上一刻还能思索的意识,下一秒却又陷入了迟滞。

        无止境的迟滞。

        哪怕知道自己下一秒会有什么动作,通过心灵掌控预判出了那只手臂的动作。

        但,克苏鲁身边的时间流速,却永远都是静止的。

        这种感觉,相较于自己本体被封印的那处深海之城,更为难受。

        已经多少岁月都没有任何感觉的身体,在此刻。

        清晰的感受到了那浓稠的似乎是浆糊一般的时间,填充在自己身体周围,阻止着,自己所要做的一切。

        那只狰狞的手臂,没有任何阻碍的,摸在了自己的脑袋之上。

        祂的动作,就像是在抚摸一只宠物的脑袋。

        某个时刻,克苏鲁心中莫名的涌出了一种,自己被成为了一只宠物的感受。

        浓浓的屈辱感,在祂心中蔓延开来。

        面对心灵本源咆哮着大骂自己蠢货,克苏鲁最终所能做的,也只有默默地承受。

        祂并没有选择反抗。

        因为层级上的不同,让祂根本生不出一丝反抗的念头。

        此刻,祂心中,唯一的疑惑,就是眼前的这位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随着那只手臂的不断摸头,克苏鲁的眼前,突兀的出现了一些祂未曾见过的画面。

        重重的迷雾之下。

        位于那混沌之地,那一抹美丽而又纯净的蓝色。

        穿透了层层躯壳,直透心灵本源的震撼。

        久久的无言。

        咆哮的心灵本源陷入了沉默。

        许久的沉默,换来的。

        是最终的放弃。

        那一抹浓重的威压,是祂完全无法抗衡的存在。

        颤颤巍巍的。

        克苏鲁,跟随着心灵本源,呢喃着拗口的古格雷语。

        “您存在于那迷雾之下。”

        “您位于那混沌之中。”

        “您是蓝色意志的主宰。”

        “您是我最伟大的主人。”

        一连串的系统提示,让卢瑟回过神来。

        他看着眼前彻底臣服的克苏鲁,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这一幕,是梦中所没有的。

        他,做到了。

        ......

        “恩里克?”

        “你怎么会来到这边?”

        艾伯纳将放下手中刚刚收到的前线报告,有些诧异的看着突然出现在帐外的好友。

        “当然是为了过来帮助你解决麻烦。”

        恩里克耸了耸肩,黝黑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

        他不动声色的看了眼放在艾伯纳身旁桌上的书籍。

        “是那本书吗!?”

        “艾伯纳,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不是早就和你说过,那种不可知的秘典,根本就是不可信的吗!?”

        “为什么你还要将它留下来!”

        面对好友的责问。

        艾伯纳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自嘲的笑容。

        “恩里克,你是知道我的。”

        “有些事,总是要去做的。”

        “作为一个有原则的人,如果在这件事上,还有犹豫的话,我的良心,是会遭受谴责的。”

        “还记得在那个古遗迹中,我们陷入绝境后,我许下的愿望吗?”

        “为了民众,哪怕是牺牲我的性命,都是值得的!”

        晃晃悠悠的站起身。

        艾伯纳坚毅的脸上,突兀的浮现出了一层黯淡的黑雾。

        他的身后,空间蠕动着,恍惚之间,出现了一个模糊的扭曲身影。

        “不!”

        “该死的!”

        “艾伯纳!”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恩里克大声疾呼着,他看着低着头,捂住心口的艾伯纳,脸上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愚蠢的人类。

        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蠢货在。

        才能够让我体验到,玩弄人类的乐趣啊。

        玩弄人类的心灵,是一件多么美妙而又愉悦的事情啊!

        “快走!”

        “恩里克...”

        “我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嗬...”

        低声的嘶吼,艾伯纳,渐渐的失去了人类该有的腔调。

        “走?”

        “我为什么要走?”

        “我...”

        艾伯纳狠狠的推了恩里克一把,将他朝前推搡了出去。

        “快走!”

        “我快要受不了了...”

        “还记得我们过去的约定吗?”

        “为了人类的未来,哪怕牺牲自己,都是值得的!”

        “我走后...”

        “他们...”

        “就交给你了....”

        身后的持续不断的低吼声,在恩里克踉跄着站稳后响起。

        那个男人...

        此刻已经彻底失去了人类的意识。

        这让恩里克原本想要说出事情真相,让那名可笑的愚蠢人类彻底陷入绝望深渊的打算落了空。

        他的脸色,忽然变得难看起来。

        每一次都是这样。

        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通透的爽一次啊!

  https://www.yuanzun888.com/book/18800/120044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zun888.com。元尊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