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从木叶开始的旅途 > 第203章 修罗场

第203章 修罗场

        “别恼怒啊,佐助。”

        大蛇丸安慰道。

        “你的目的,绝不仅仅知道当初的那件事的详细经过对吧?”

        佐助没有回答,大蛇丸便自顾自的替佐助回答。

        “你的目的,还有杀掉镜人和鼬这么一件事吧,而想要完成这个目的,你需要什么呢?你需要力量!可是,凭你一个人是无法得到杀死那两人的力量的,所以,你需要我,佐助,我来给予你力量,给予你杀死那两人的力量。”

        说到这,大蛇丸停顿了一下,眼神略带贪婪的看着佐助的身体。

        “不,也许,更准确的说,是你给我力量,给我帮你杀死那两人的力量。”

        来到大蛇丸这里这么长时间,佐助早就对不尸转生这个术很了解了,大蛇丸也从未隐藏他要对佐助做的事情,所以佐助也清楚大蛇丸此刻话语的意思。

        “大蛇丸,你得到我的身体后,真的有能力杀死那两人么?”

        佐助发话了,他已经冷静了下来,大蛇丸说的没错,他的目的不止是想要知道当初事情的详细经过,他还要杀死那两人才行。

        大蛇丸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当然,只要两年后,你将身体让给我,那我就能拥有杀死那两人的力量,到时,你的心愿也就达成了,我们各取所需。”

        “是吗?”

        “是的!”

        两人沉默了一会,随后,佐助率先转身离去,只留下了一句话。

        “好,那我等着。”

        大蛇丸脸上忍不住浮现出欢喜之色,佐助这么配合,简直就是太棒了,接下来,只要边培养佐助这具身体,边等不尸转生冷却好,他大蛇丸就可以拥有一具宇智波的身体了!

        兴奋、惊喜,种种激烈的感情充斥在这个往常冷静异常的大蛇丸脑内。

        太久了,太久了,他渴望宇智波一族的身体,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如今,终于!终于!!

        “呵呵呵。”

        勉强压住内心的激动,大蛇丸低声笑了起来。

        这样的大蛇丸,完全没有注意到,在刚刚,佐助转身的时候,他的眼里闪过了一丝怀疑。

        大蛇丸前一分钟才毫不顾忌的承认了自己欺骗了佐助,后一分钟就立马保证自己可以杀死镜人和鼬。

        这种举动,怎么能让佐助不怀疑大蛇丸是否是又一次欺骗自己呢?万一自己把身体给了大蛇丸,结果大蛇丸不能杀死那两人,那自己岂不是永远都无法复仇了?

        这只刚刚进入蛇窟的小蛇,第一次对蛇窟内的王蛇产生了不信任,而兴奋中的王蛇,却对此毫无察觉。

        ......

        忍界恢复了宁静,鸣人跟着自来也去修行了,大蛇丸在不停的培养着佐助,晓的众人时不时的做一下任务,没事的时候就收集一下尾兽的情报。

        一下子,整个忍界都安静下来了,大家都恢复了往常的秩序,尽管许许多多的地方,忍者们仍旧在为了各自的任务而进行着厮杀,可这对于忍者世界来说,只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忍者这种东西,本身就代表着纷争啊,只要这个世界别发生短时间内大规模的死亡事件,那么,对于忍者来说,那就是和平。

        ......

        一个月后,嘱咐了香菱和白一些事情后,镜人随便找了一个借口,表示自己要去一个神秘的地方一段时间,随后,镜人就跑到一个无人之地,独自迎接了狗系统的强制传送。

        过程很突然,剧烈的疼痛瞬间袭来,然后,就在镜人刚刚感受到这股疼痛的时候,他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无从知晓过了多久,镜人才终于睁开了眼睛,然后,他看到的是,一枚苦无朝他的脸刺来!

        !!!

        不给镜人任何反应时间,这枚苦无瞬间刺破他额头的皮肤,恐怖的动态视力让镜人对此看的一清二楚,这枚苦无在其他人看来可能很迅速,但在镜人眼中,就是缓慢的不能再缓慢的速度,若在平常,这种苦无,根本不可能命中镜人,甚至,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哪怕是到了现在,镜人也理应可以轻松避开这枚苦无才对!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镜人的身体,无处不在向他的大脑传递着痛苦的信号,估计是系统的传送导致的,而这种剧烈的疼痛,又导致了镜人根本没法快速移动身体,也就是说,他现在没办法躲开这枚苦无!

        苦无刺破镜人额头的皮肤,随后,他即将刺破镜人的大脑!

        镜人的大脑快速转动起来,虽然不知道为啥一醒来就要死了,但他必须自救!

        【须佐能乎?不行,查克拉调动来不及了!幻术?也不行,看不到人,等抬起头去找人,我早被这苦无贯穿脑袋了,那么......那么......】

        一股憋屈感自镜人心中升腾而起,若在平常,他有一万种躲开这枚苦无的方法,但是,现在自己身体动不了,加上这枚苦无来的太快,查克拉也一时来不及调动,这让镜人现在根本没有活下去的办法!

        【干梨奶奶,狗系统,你必不得好死啊!】

        在镜人眼中,那枚缓慢的苦无眼看就要刺破他的额头,彻底杀死他了。

        但也在这个时候,另一个方向快速飞来一枚苦无,凭借着比刺向镜人那枚苦无快上数倍的速度,以一种极其精妙的角度打飞了刺向镜人那枚苦无。

        获救了!

        这是镜人的第一个感觉。

        第二枚苦无的使用者,在苦无这一方面,技巧比第一枚苦无的使用者高出太多了!

        这是镜人的第二个感觉。

        随后,镜人的精神为之一松,不再专注于之前那枚苦无,随着镜人的精神放松,不再专注,周围的时间像是瞬间恢复了正常一样,在镜人眼中,不再是刚刚那种极其缓慢的样子了。

        这也正常,生死一线,加上镜人的动态视力,自然会感觉时间很慢,而等到生死一线过后,这种【时间过的很慢】的感觉自然就会消失了。

        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镜人听到了周围嘈杂的声音,刚刚他太专注于那枚刺向他的苦无了,以至于没有听到其他任何声音。

        “他们来了!”

        “上!”

        两句话,很简短,是由两个不同的人发出的,然而,话虽然简单,但带来的,却是一股极其果决的气势,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却让镜人感觉到了极其浓重的杀气。

        有人要杀他!

        两句话落下,随后响起的,便是一阵阵刀剑撞击之声。

        “啊啊啊!!!”

        “宰了他们!!”

        “一个不留!!!”

        “火遁......”

        “水遁......”

        很显然,有忍者在这里战斗,但声音太杂了,镜人只能听清楚前面的几个音节,后面的话往往被一些喊杀声掩盖住了。

        此时镜人也发现,他是躺在一颗大树下,在他的前方不远处,数十名忍者在那里不停的厮杀着。

        手指微微一动,镜人想要站起来,但随即又苦笑了一声。

        他动不了!

        身体不知道什么原因,如同被狠狠的撞击过一样,全身都处于一种极度疼痛中。

        在火影这样一个攻高低防的世界,受到了这样的伤势,就不要想动了。

        说到底,单论身体的话,镜人并不比一个普通人强上多少。

        甚至每次用身体攻击敌人的时候,镜人都要给自己的攻击的地方,拳头或者脚上附上一层查克拉,防止自己去打人家,反而伤到自己的情况出现。

        忍者的战斗并不长,虽然有数十名忍者,看上去很多,但忍者之间的战斗,也死的很多,短短几分钟,就只剩下了十几个人。

        一抹鲜血溅到了镜人脸上,在战斗中,有两名忍者不停的厮杀,跑到了距离镜人数步的距离,然后,其中一名忍者被另一名忍者一刀削掉了头和肩膀,鲜血喷涌,镜人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溅到了血。

        活下来的那名忍者,转过头看了一眼镜人,但随即没有任何犹豫,立马离开这里,继续投身战斗。

        而留下来的镜人,却因为和那个忍者对视一眼,从而愣住了。

        那是......

        镜人深吸一口气,不会错的,是写轮眼,那是写轮眼!

        刚刚那个人,是宇智波一族!虽然只是一勾玉写轮眼,但那终究是写轮眼,绝不会错!

        按照系统所说,自己所处的时代应该是战国时代,那么,宇智波一族的存在也就合理了,只是,他们的敌人是谁呢?

        “呵......我也是自欺欺人了,宇智波的对手,那还用想吗?”

        看着前方布满尸体的惨烈战场,在战国时代,任何两个家族都有可能互相厮杀,但是,能和宇智波一族打成平手,在势均力敌的对局中,杀掉这么多宇智波族人的,那就只有千手一族了!

        其他任何家族,哪怕是日向一族,也不够格!

        在战国时代,宇智波和千手就是最强的两个家族,其他一切家族想和他们五五开,完全是妄想。

        这一场战斗,很快落幕了,原本绿意盎然的森林,此刻已经变得诡异至极,红色的血液洒在树木上,让这些树木变得宛若吸食人血成长的妖树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一名全身“红色”的人来到了镜人身边,血液的味道瞬间浓郁至极,他伸出还在滴血的手。

        “你叫什么名字?还没死吧?那群千手杂碎居然想在我们眼皮子地下杀掉我们宇智波的人,我看他们是没认清自己的实力。”

        从这一句话,镜人明白了,之前一睁开眼,那枚想杀自己的,拙劣的苦无显然就是千手一族的某个人的手笔,而那枚技术绝妙的苦无,显然就是宇智波族人中的某个人出手的,想想也是,千手或许能和宇智波匹敌,但在手里剑这一块上,十个千手也不敌一个宇智波。

        同时,这场战斗,应该是宇智波胜了。

        镜人咧了咧嘴。

        “我叫宇智波镜人,没事,就是动不了了。”

        那人收回了手,苦笑一声。

        “动不了了吗?唉,如你所见,现在的我,已经没能力背负一个人离开了。”

        言下之意,是要抛弃镜人了,而镜人身为一个动不了的人,一直躺在这里,正常来说,几乎是必死的,要知道,这可是战场啊!不久后,必定还会有人来的!

        “我知道了。”

        没有什么犹豫,镜人立马就认下了对方要抛下自己的决定。

        因为,这就是战争,一个普通人永远不能因为自己的过错而拖累集体,虽然有些无情,但这是铁律。

        更何况,虽然都是宇智波一族,虽然这个“血人”似乎把镜人当“同族”看,但镜人可不敢相信才见了一面的人,哪怕刚刚他们救了自己!

        救了自己,只能让镜人感激,却不能让镜人完全信任,这并不冲突。

        那个血人点了点头。

        “你能明白就好。”

        随机,他就转身离开了,没什么安慰的话语,更没有什么道歉话,在他的一生,见过了太多太多生死离别,为了集体抛弃个人,这早就不知道是多少次了,或许,不久后他们会带着大部队来这里为死在这里的宇智波族人收尸,带他们“回家”,但绝不是现在。

        数十秒后,活着且还能行动的人离开了,剩下的,都是一些将死未死的人。

        比如一个从腰间被一刀砍成两半的人,腰斩并不会让人立即死去,所以,这个还剩上半身人,还趴在布满鲜血的地面,哀嚎着,挣扎着,乞求一死。

        又比如,一个人被一颗粗大的树枝贯穿,吊在树上,不停的流血,他还未死,但没过多久,动不了的他,肯定会死于失血过多。

        总之,这就是个修罗场。

        双手开始有些微微颤抖,镜人深吸一口气,在那些不认识的宇智波族人面前,为了求稳,他佯装自己很冷静,但实际上呢?他可不是什么数次经历过战争的人,尽管幻想过战争的恐怖,但第一次见到,他还是忍不住从心底害怕。

        这种恐怖的修罗场,仅仅是一场十几个人的战斗造成的而已。

        想到这,镜人不由得笑了笑,在一片哀嚎中,发出了一声独特的笑声,在笑什么呢?笑自己?笑这片修罗场?笑这场战斗?没人知道。

        镜人现在只有两个问题想知道。

        第一个问题,自己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没有穿戴宇智波一族的服饰,但无论是千手一族的对他下杀手,还是宇智波一族拯救他,都足以看出,这两批人都认出了他是宇智波族人。

        可是,这是为什么呢?之前镜人没睁开眼的时候,可看不到他的写轮眼!

        看不到写轮眼,看不到宇智波一族的服饰,凭什么断定他是宇智波族人?

        第二个问题,宇智波斑与千手柱间,有没有在附近?毕竟千手和宇智波已经开启了战争,那么,宇智波斑和柱间出现在这里也不是不可能,镜人可不想和那两个怪物碰面,如果他们在这里,那就需要赶紧跑的远远的!

        金色的骨臂出现,一手打飞了在镜人身旁的一颗头颅,随后,金色肋骨包裹住镜人,又生长出两只骨质腿,带着镜人缓缓离开了这里。

  https://www.yuanzun888.com/book/17625/110506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zun888.com。元尊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