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奇人单先生 > 第二十一章 无妄之灾

第二十一章 无妄之灾

        单歆坐在院子里的长板凳上,听着屋内勋方朗朗的读书声,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这让他不由的想起自己小时候的样子,也是这般,自己在屋里写着作业,窗口映着夕阳的余晖,屋外飘着母亲做饭的饭香…………

        这样简单平凡,却又充满生活烟火气的生活正是他一直以来苦苦追求的。

        可惜的是,长大以后,无休止的工作,充斥着贪欲的野心,早已将他改造成了一具本能只知道工作的行尸走肉。

        他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笑过了,可能……,是在母亲去世以后吧。

        所以,在来到这个世界以后,他是极其的珍惜这种普通,平淡的日子。

        有时候,他也在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一场梦?

        也许,自己尚还躺在icu的病房里昏迷不醒,而这里的一切,都只是大脑为了逃避现实而幻想出来的?

        庄周梦蝶?

        单歆摇头笑了笑,狠狠伸了个懒腰,想那么多干什么,得过且过。

        刚刚收回思绪,有风骤起,小院里凭空出现了三个人,单歆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丰神俊朗的白衣公子看着面前的蝼蚁表情,觉得好生有趣,手里的折扇轻摇了几下,轻声笑道:“单歆是吧?又见面了!”

        恰巧此时,勋方从屋子里跑了出来,手里捧着写有《朱子家训》的黄纸来到单歆跟前,道:“先生,先生,这个字我不识的。”

        “勋方先回家。”

        “可先生,我还…………”

        “听话,先回家!”

        单歆板着脸,怒斥了一声。

        勋方挠了挠脑袋,不明白先生为何发火,但还是十分乖巧的行了一礼,听话回家。

        白衣公子瞥了一眼刚刚离去的小东西,脸上笑意不减,“你倒是位好心肠的善人。”

        见勋方离去,单歆这才松了口气,而后直视着面前这位白衣公子,沉声道:“不知公子来我家,所为何事?”

        少年咧着嘴,“你猜?猜中了不用死!”

        单歆刚欲开口,突然两眼瞪的极大,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胸前那只洞穿了自己胸口的手掌。

        那一脸天真无邪的少年,将脸凑到自己跟前笑眯眯道:“骗你的,猜中了也要死。

        所以,你就别猜了!”

        全身的气力在飞速的流失,眼前是天旋地转,身子向后倾倒,“砰”的一声重重摔倒在地上。

        很快,地上便积起了一摊血泊。

        自己就这么要死了??

        不甘心,不明白。

        我明明按照你们的要求做了,为什么还要杀我?

        莫名的,心中有些委屈。

        他颤颤巍巍的伸手,一把拽住想要转身离去的白衣公子裤脚,问道:“为……为什么……”

        少年居高临下,看着奄奄一息的单歆,嗤笑了一声:“碾死一只虫子,哪里要什么理由。

        哦,对了!你这眼睛也着实让人讨厌。

        太干净了,干净的让本公子都有些自惭形秽。

        所以,也别留着了!”

        …………

        “娘亲,娘亲,你再快些…………”

        勋方拉着王卿,小脸上满是急色。

        “勋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何事?”

        “先生家来了三个陌生人,他们一来,先生就变得有些古怪,还急匆匆的赶我走,我担心先生会出什么事?”

        “你这小孩子,瞎说些什么呢?单秀才那么大一人,光天化日之下,能出什么事?”

        王卿对自己儿子的话,虽不以为然,可实在拗不过,就陪他再过来看看吧。

        刚刚到了单歆家门口,就看到方才向自己问路的那位白衣公子正巧也刚刚从单歆家出来。

        白袍公子见到王卿,行了一礼,笑道:“方才多谢大嫂指路了。”

        王卿欠身回礼,“公子客气了!”

        而后白衣公子又摸了摸勋方的脑袋,说道:“小朋友,我们又见面了!”

        勋方从白袍公子的手上闻到一股血腥之气,吓的连忙抱着自己母亲的腿,躲在她的裙后。

        白袍公子见此不以为意,哈哈一笑,转身离去。

        告别白衣公子,王卿牵着勋方推门而入。

        院子里,单歆倒在血泊里,双目灰暗,身体抽搐。

        胸口,那道贯穿身体的洞口仍在不停的向外喷涌血液。

        见此一幕的王卿一下子站立不稳,跪倒在了地上,嘴里撕心裂肺的喊着:“单秀才!”

        …………

        迷魂函,道观中。

        盘腿坐在蒲团上打坐的两位道人突然同时睁眼。

        “诶,果真是应了那卦象!”邋遢老道叹息了一声。

        中年道人一脸阴沉:“是无双城的人?”

        老道点了点头。

        中年道人愤而起身,“如此无法无天,竟视人命如草芥,对凡人下如此死手。”

        说着便手中掐诀,那柄无锋无刃通体翠绿的长剑飞至了道人手中。

        老道拦住了中年道人,问道:“道友想要作甚?”

        “自然要去讨一个公道!”

        老道叹了口气:“道友不是其对手,莫要冲动?”

        中年道人一声冷笑:“修道百载,还不是一个娃娃的对手,莫不是修道修到狗肚子里去了?”

        老道听着中年道人的一语双关,不禁摇头苦笑:“那少年身后跟着的可是无双城玄阴二老。

        还是速去那孩子那里,说不得还能救其一命。”

        …………

        “不甘心,就这么死了真的不甘心啊!”

        单歆如今置身在一片虚无混沌的空间。

        他不知道这里是何处,也许是地狱,也许是天堂,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他跪在地上,看着如镜面一般倒映着自己身形的地面。

        镜中的自己,披头散发,双目灰暗,满脸狰狞,胸口的血洞依旧清晰可见。

        他在不断的捶打地面,满心不甘。

        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杀我?

        我到死做错了什么?

        我不是都按你们说的做了吗?

        难道就是因为我善良、老实、懦弱,所以你们才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欺凌我?

        该死,该死,该死啊!

        我只想平平淡淡的活着,怎么就这么难?

        该死的贼老天,既然不想让我活,干脆上一次就彻底让我死了算了,为什么还要折磨我,让我再重生一次?

        很好玩吗?连你也在看我笑话,欺负我?

        “哼!小小蝼蚁,竟敢对上苍出言不逊。”

        突然,一道如同滚雷的的声音在这片空间回荡。

        “谁?”

        单歆猛然抬头,往四周看去。

        可他不曾发现,地上的镜面里,亮起了两盏大如灯笼的眼睛,深邃、冷漠、嘲弄的看着他。

  https://www.yuanzun888.com/book/17615/95550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zun888.com。元尊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