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奇人单先生 > 第二十章 登门

第二十章 登门

        姚府上空,天降异象,虽只有短短一瞬,便悄然消散,但仍被不少百姓看见。

        自然而然,这件事就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有人说是有仙人降临姚府,赐下福缘,有人说这是天降祥瑞,暗示远在京城的姚大人又要高升。

        总之,说法是五花八门。

        单歆心情低落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对于耳中听得的八卦传闻并没什么兴趣。

        此刻,他脑海里仍是映着之桃那张悲痛欲绝的小脸,心中满是歉意。

        “对不起,之桃,先生这般绝情也是无奈之举!

        即便是我真的同意娶你,姚夫人又岂会同意?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到时,你的处境只会更难。”

        回到自家的小院中,做什么事似乎都是提不起精神来。

        索性,直接一屁股坐在了门槛上,望着天空,发着呆。

        也不知过了多久,察觉到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单歆这才缓过来神。

        扭头一看,原来是王卿牵着勋方来到了自己家门口。

        小娘王卿脸色微红,似还在为昨晚的乌龙心有芥蒂。

        而勋方在见到单歆后,则是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口中奶声奶气的叫了句:“单先生。”

        揉了揉这小家伙的脑袋,单歆连忙起身,说道:“快进来坐吧。”

        “是勋方说,要过来找单秀才你教他认字,我才带他过来的。”

        王卿牵着勋方跨过门槛,小声解释道。

        单歆听得王卿所言先是楞了一愣,随即笑着摇了摇头,看着颇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王卿说道:“以后常来便是,反正已经被姚府那边辞了,以后时间多的是。”

        听到“以后常来”四字,王卿的脸色变得愈发羞红,口中轻嗯了声,小声道:“听说了!”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难不成真要以替人捉刀代笔为生?”王卿脸上闪过一抹忧色。

        单歆倒是挺看得开,洒脱一笑,回道:“暂且先如此吧,最起码保证温饱是没什么问题的。

        然后就是近些日子要多下功夫读写文章了,离三年一次的的秋闱可没几个月了,这次可一定要中个举人,光宗耀祖。”

        “单先生一定能中举的!”勋方挺了挺胸膛,握着拳头,肥嘟嘟的小脸上倒是显得对单歆信心十足。

        单歆听后哈哈大笑,捏了捏勋方肉嘟嘟的小脸,说道:“好,那就借咱们勋方的吉言。”

        其实,单歆本身对于能不能中举倒并不是看的太重,要是依着他那慵懒怕麻烦的性格,就是让他在小镇里当一辈子咸鱼,他也心甘情愿。

        之所以还想着要参加这次秋闱,再试一试能不能中举,主要为了满足那位死去的老哥心愿。

        这老哥生前孤身一人,活的也窝囊,只知死读书,一辈子唯一的心愿就是中举。

        既然被单歆鸠占鹊巢,他觉得自己有义务继承这一份因果,让死去的老哥得以安息。

        但他也只能保证尽力而为,要是到最后无论如何都考不上的话,那也只能放弃,在心底说声“抱歉”了。

        毕竟,学问这种东西是强求不来的,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领着王卿母子进了堂屋,给她倒了杯茶水,而后又从卧房里取出笔墨黄纸,在八仙桌上摊开。

        没得办法,贫寒人家可没那么多讲究,专程花钱搭个书房,只能是一屋多用。

        沾了沾笔墨,单歆在黄纸上写下:

        “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

        既昏便息,关锁门户,必亲自检点。

        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

        今日他要教勋方识背的乃是《朱子家训》,又名为《治家格言》。

        此书乃是一代理学大家朱伯庐所著,是以家庭道德为主的启蒙教材,精辟地阐明了修身治家之道。

        以勋方如今的岁数,正是识习此书的最好年龄。

        写完之后,单歆便将勋方抱坐在自己腿上,开始耐着性子逐字讲解。

        而勋方则是将两只手叠放在桌面上,乖巧的坐在单歆怀里,听的一脸认真。

        托着下巴端坐在一旁的王卿见此一幕,不由的嘴角微微扬起。

        可她突然发现,方才还在教勋方读书识字的单歆不知何时停了下来,也正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这让王卿不由觉得有些羞恼,脸色通红的狠狠刮了单歆一眼。

        那模样,就好像是自己一直匿藏很好的秘密突然被人发现了一般恼羞成怒。

        心神不定的王卿连忙撇过头,忽然起身,语气故作冰冷道:“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去做饭了,一个人在家就不要做了,晚点我端来一些给你。”

        单歆起身正欲道谢,结果只看到了王卿留下了道急匆匆的背影,就此离去。

        单歆挠了挠头,有些摸不着头脑,心里暗自寻思着,这张家大嫂忽然之间是怎么了?自己这次可没招她惹她啊!

        结果,思来想去也没能想通,便在心里感慨了句,果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后,就此作罢!

        急匆匆出了单歆家门还未走远的王卿,摸了摸自己红润滚烫的脸蛋,停下脚步,背贴着墙壁,那颇为壮观的胸前,随着急促的呼吸一阵起伏。

        片刻后,气息终是恢复寻常的王卿伸出凝脂柔滑的手指,勾起耳畔一侧的青丝,随即又一阵轻笑自语:“王卿啊,王卿,你又不是什么小姑娘了,在瞎害臊个什么劲?”

        想着想着,王卿的眼神又暗淡了下来,幽幽叹了口气,“若是让我早些遇上你便好了…………”

        心思起伏不定,只顾低着头看着脚下没留神前路的王卿,自己走着走着,忽然一头撞在了别人的怀里。

        王卿这才惊醒,连连赔礼道歉。

        身穿白衣,气貌不凡,身后跟着两位白发黑脸老者的少年,嗓音温润,嘴角含笑,道了声:

        “无妨,无妨!

        正好借此向大嫂问一问路,请问大嫂,单歆单秀才家所在何处?”

        “你是…………?”

        找单歆?

        王卿有些诧异,单秀才从小便是孤身一人,从未听过有什么亲朋好友啊?不过看这少年模样,倒也不像是什么坏人。

        未等那白衣少年回话,王卿便给他指了路,“诺,那座小院便是单秀才的家!”

        白衣公子笑着点头,“如此,多谢大嫂了…………”

  https://www.yuanzun888.com/book/17615/95191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zun888.com。元尊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