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奇人单先生 > 第十八章 成仙七劫

第十八章 成仙七劫

        所谓情劫,也称情欲劫,乃成仙七劫之一。

        成仙之路,步步坎坷。

        其中,又数这“七劫”是最为难渡的关隘。

        七劫分别乃是:退病劫、妄心劫、魔境劫、真空劫、换骨劫、情欲劫、苦海劫。

        正巧,又对应了修行之中的七大境界: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身、炼虚、合道。

        说是七劫对应七境,其实,真要较真起来这个说法也并不准确。

        原因在于七境是雷打不动,欲登仙路,必须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走过去。

        而这七劫却是要诡谲多变的多,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悄然降至,一着不慎,便会落得个身消道陨。

        真正是将大道无常体现的淋漓尽致。

        七劫之中,又数这“情欲劫”与“苦海劫”是公认的最为难渡。

        欲渡情劫,需绝情绝性,自斩情欲。

        看起来,听起来,似乎并不如何难。

        可古往今来,有多少天纵奇才都是倒在这一个“情”字上?

        即便是举手投足间,能够移山平海,拥有无上修为的大修士,遇上此劫,也是闻之色变。

        究其原因,用单歆在前世所学的知识来解释就是,即便修为再高,可身为人的物种属性尚还未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既然还是人,那七情六欲便在所难免,此无关修为高低,身份贵贱,只在于心。

        说起来,这也算是天道公允的一种表现。

        至于“苦海劫”,据说乃是将修士处于定境之中,衍化出前世今生的种种经历、感受、思想,而后一齐发作,让修士迷失于其中,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前世今生,还是现实梦境中。此劫亦是凶险万分。

        说回之桃自斩情劫,

        那白袍公子之所以如此惊讶的原因,在于这丫头还未踏上修行之路,竟已斩了情劫。

        这是什么概念?

        无异于一位尚在蹒跚学步的幼儿,脑海中却早已熟背了四书五经,杂文诗赋。

        将来读书考试,虽说也未必一定能够高中,但比起寻常人概率上自然要大上不少。

        之桃亦是此理,不敢说一定能够得道升仙,但较之他人,最起码可以说是仙途无量。

        再者说,这世间哪里有百分之百可以确定的事情?

        谁又敢言能够一定升仙?

        芸芸众生,不论凡人修士,究其一世,不过都是在寻求那个“一”而已,而之桃已经比绝大多数人更接近那个“一”了。

        …………

        再说回姚府偏厅中,

        之桃自己尚不得知,此刻天有异象,且是因她而起。

        她只觉自己心口处,如万蚁蚀骨般,痛不欲生。

        不由嗓间一甜,竟是喷出了一口鲜血。

        姚夫人与姚之琼见之,顿时捂嘴惊呼了声,连忙上前,搀住了摇摇欲坠的之桃。

        “之桃,你怎么了?”

        姚夫人看着面色苍白,像是丢了魂魄一样的之桃,心痛不已。

        这孩子从小到大,何曾有过这番模样?

        姚之琼见妹妹如此,此刻亦是有了一丝动摇。

        自己处心积虑所做的这一切,真的对吗?

        没错,其实……整件事情都是因姚之琼而起。

        三年前,姚之琼随父亲姚唤英大人一同远赴京城上任。

        在途径一处荒山野岭之时,突然乌云蔽日,天降暴雨。

        无奈之下,父女二人便在深山之中寻得一处早已荒废多年的残寺暂且休整。

        本以为最多三两日,便会雨歇放晴,好继续赶路。

        可不曾想,一连过去了七八天,这天上的雨也不见丝毫要停下来的迹象。

        这可急坏了姚唤英姚大人,眼见离圣旨上所写的上任日期愈来愈近,若是不能按时赶至京城,那便是犯了欺君之罪。

        届时,不但好事变祸事,弄不好还要丢了性命。

        咬了咬牙,姚大人决定铤而走险,冒雨赶路。

        但山路本就狭窄难走,再加上连日的暴雨让路面变得泥泞不堪,马车在出了残寺没几里地,就深陷泥潭。

        这下倒好,回又回不去,走又走不了。

        可糟糕的事远不止如此。

        躲在车厢里一筹莫展的父女二人,听得外面除了哗啦啦的暴雨声外,还夹杂着一阵轰隆隆的撞击声,且地面也随之有着轻微的震动。

        满心疑惑的二人轻轻撩开帘子,

        却被眼前一幕给吓的面无血色!

        在马车正前方的树林里,竟有一只白色的吊睛大虎。

        远远望去,那大虎白色顺滑的皮毛在雨水的冲刷下,散发着奇异的光泽,入墨般的黑色花纹横亘在白色的毛皮之上,更有着一种摄人心魄的美感。

        它就那么慵懒的伏在石头,一对巨大的虎目里充斥着贪欲,满是戏谑的看着二人。

        “父……父亲?”

        姚之琼顿时面如死灰,一连多日的暴雨使得林中的小动物变少,想必这只白虎此刻是饥肠辘辘,将父女二人当做了盘中餐。

        姚唤英大人比起自己的女儿还要更加不堪,脸上早已布满了细密的汗水,整个人结结巴巴,话都说不出来,几乎都要昏厥了过去。

        “嗷…………”

        白虎嘶吼一声,缓缓起身。

        在其身旁的一颗大树,被虎爪随手一拍,顿时四分五裂。

        见此一幕的父女二人,更是不由一阵胆颤,蜷缩成一团。

        白虎缓缓走来,姚大人却是闭上眼睛,像是认了命。

        姚之琼连忙将父亲摇醒,“父亲,绝不可坐以待毙,我去将这白虎引开,父亲往另一个方向跑。

        如若老天保佑,说不得,能活下一人。”

        “之琼…………”

        姚大人是真被吓破了胆,他想拽住女儿,劝她别做无谓的挣扎了。

        可尚未来得及开口,女儿便已跳下了马车,引诱白虎前去追她。

        事实证明,姚大人虽然处事消极了些,但他是对的,的确是无谓的挣扎。

        人哪里能跑得过虎?何况还在如此恶劣的环境里。

        姚之琼太天真了,下了马车跑了没两步,只见这吊睛白虎纵身一跃,便将其扑倒。

        巨大的虎头与她咫尺之遥,血盆大口里,满是腥臭之气。

        白虎的唾液顺着嘴角一滩一滩的流了下来,很显然,它已是急不可耐的想要享用美食了。

        虎口一张,正欲将脚下的这只猎物一口吞下,却来自野兽的本能,嗅到了一丝危险。

        连忙后退三步,全身虎毛炸起。

        只见它前掌伏下,那对大如铜铃的虎目中满是警惕与不安。

        劫后余生的姚之琼尚不明白发生了何事,顺着这吊睛白虎的目光看去。

        原来山林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位体型丰腴,姿态婀娜的美妇,手里牵着粉雕玉琢小男孩,在这山地之上,如履平地。

        虽未撑伞,但却是连一滴雨水都不曾落在二人身上。

  https://www.yuanzun888.com/book/17615/93670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zun888.com。元尊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