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我的天赋是复活 > 第六十六章 人间没什么好的

第六十六章 人间没什么好的

        时值初夏,红脸道人还是没回来,陈九有时候便会一人坐着,想着若是红脸道人回来了,便跟他说声,在这南邵都城久留些时日,等着小萍儿长大了,能够自食其力,生活得很不错了后,再离去也不迟。

        小萍儿最近学药理比他还起劲,经常晚上抱着陈九买的那本《百草纲目》,借着外边街道灯火,仔细瞅着。

        小姑娘不认字,但认画,每次看着稀奇古怪的药草,便要问陈九这药草值多钱?

        陈九就笑着告诉小姑娘,后来干脆就在各种药草图画旁标上了价钱。

        黝黑姑娘这便越看越起劲了,看到了贵的药草还频频点头,脑袋都差点凑到画里去了。

        陈九就坐在边上,呵呵笑着,时不时提醒小姑娘一句,叫她别凑太近了,对眼睛不好。

        小姑娘就撅起嘴,念叨一句,“姓陈的真啰嗦。”

        不过她的小脑袋,还是会离着远些,只是过不了多久,又要凑上去。

        风筝两人也去买了,很小一个,也便宜得很,是小姑娘执意要的,买了之后也喜欢得很,自己不放了,就放到陈九这,还叮嘱他一定要保管好,等到下次风儿大的天气,还要拿出来放的。

        陈九便频频点头,说晓得了,晓得了。

        小姑娘最近笑得越来越多,也不好看,稀疏眉毛加上脏兮兮的小脸蛋,丑不拉几的。

        有天黄昏,黝黑姑娘突然朝着陈九说道:“姓陈的,我想买双新鞋子。”

        她脚上这双确实破惨咯,几个大洞,都穿不稳当,以前倒没啥,现如今赚了点小钱,也该换双稍微好点的,体面点嘛。

        黝黑姑娘在黄昏夜色中看着陈九,眼睛眨眨。

        年轻人便带着她,在夜幕中去了一处衣服铺子,只是小姑娘走到门口时,就再不敢往里踏出一步。

        铺子里的灯火似要灼人,逼得小姑娘浑身颤抖。

        陈九伸手牵起了黝黑姑娘,朝着她笑了笑,带着她一起进去了。

        小姑娘一直在那低头站着,陈九就搁边上挑选,看着好看的,便拿起来,先问问小姑娘觉得如何,再拿到脚上比对一下。

        两人不止买了鞋子,还买了两套衣物,一件裙子,一件姑娘家的花衣服,都挺好看。

        那店家也是嘴甜会说话,在边上叨叨,“道爷是给小姑娘买衣服吧,哎,小姑娘长得真俊,穿这件,肯定顶好看。”

        小姑娘低着的面庞通红,有些责怪自己长得咋个这么不好看,要是好看些,自己也该是高兴。

        两人牵手出了铺子后,陈九突然朝小姑娘问道:“小萍儿,咋们都买了新衣服了,是不是也该洗个澡,才好穿这些好看衣服?”

        黝黑姑娘稀疏眉头皱起,叹了口气,似乎无奈道:“好吧,好吧。”

        陈九便带着小姑娘回了酒楼中,期间小姑娘一直低着脑袋,不敢抬头,到了客房内后,黝黑姑娘才欢脱起来,左看看,右瞅瞅,惊讶道:“姓陈的,原来你家恁大个!”

        陈九笑了笑,将热水准备好,衣服挂在旁边,叫小姑娘自己洗好后换上。

        黝黑姑娘欢脱进了澡盆浴室,洗好出来后,头发还有些湿润,换上了那套裙子,小心翼翼走了出去。

        小姑娘身上是没那么脏乱了,不过还是黝黑,瞧着像个黑姑娘,是不看好。

        她就默默坐在边上,突然向着陈九问道:“姓陈的,你会编辫子吗?”

        陈九摇头,“不会。”

        他又蓦然笑道:“可以试试。”

        于是陈九便给小姑娘搭起了辫子,歪七扭八的,也不好看。

        黝黑姑娘低着脑袋,突然说道。

        “其实我不是有意要把我爹腿打断的,只是我们逃难时,他要把我卖给别人换吃的,我太怕了,就用石头丢我爹,我爹摔了一跤,站不起来了,我就一个人走了很久,到了这里来。”

        陈九怔了一下,摸了下小姑娘脑袋,轻声道:“不怪你。”

        黝黑姑娘突然转头,看着年轻人,声音中似有哭腔,更咽道:“为什么要卖我,为什么不能是弟弟,偏偏就是我?!”

        她眼中绷着的泪珠终于断了弦,顺着脸颊流下,哭喊道:“我就不重要吗?”

        年轻人愣在那里,最终将小姑娘抱在怀里,柔声道:“都很重要的,都是唯一。”

        黝黑姑娘泪流不止,天幕明月似乎也伤心,躲进了云层之中,隐匿不见。

        ————

        那将陈九领去降妖的老者快步走到了一处小宅邸处,进去之前,老者将身上被城主大人殴打的伤痕用法术遮盖,拍了拍身上灰尘,满脸含笑,慢悠悠走了进去。

        里边是两只似人站立的红狐,正在玩着一个皮球,见着老人进来了,赶忙迎了过去,嬉笑道:“爷爷。”

        老人笑着摸了摸两只红狐脑袋,叮嘱道:“再过几年都要成年了,以后可不能再这么贪玩,得好好修炼,争取早日化作人形。”

        两只小红狐乖巧点头,连声说知道了。

        老人便又拿出两件储物法宝,递给小红狐,笑道:“你们去了中胜神州那处青丘山后,可真要好好修炼,那可是咱们狐族圣地,要争点气的,若是被欺负了……”

        老人声音戛然而止,隔了一会儿,才轻声道:“要是被欺负了,就稍微……忍着点,出门在外不比家里边,稍微受点气,没事的。”

        老人身子在这一刻,蓦然伛偻,眼神悲伤。

        两只小红狐嬉笑,又疑惑问道:“爷爷不和我们一起去吗?”

        老人挺了下腰杆,“你们爷爷要留在这赚大钱,到时候给你们买顶尖的法宝草药,等着钱赚够了,爷爷也来陪你们。”

        小红狐便开心的打滚,与老者嬉笑打闹一阵。

        老人走时,夕阳低垂,他站在宅邸门前,看着关闭的宅门,沉默了很久,最终伛偻着身子,缓缓从这片夕阳中消失了。

        ————

        城中难民越来越少,如今已经见不着几个人,听人说都进了那处城主府中做事,但是叫众人疑惑的是,那些难民往往都是进去得多,出来得少。

        甚至有时还会有将士用板车拉着难民焉瘪尸体,推出城外,随便埋了,有人问起,将士就说是饿死的,只是这副干瘪样,实在渗人了些。

        那处城主府最高的宅邸中,袍上绣有蛟龙的城主看着眼前高大修士,咬牙问道:“这般动静,是否太大些了?”

        高大修士端坐着,大手捏着小茶杯,笑道:“就是要大动静。”

        南邵城主眉头深深皱起,“不怕那些修士、道士前来?”

        高大修士将茶杯放下,狞笑道:“来,尽管来,来多少老子杀多少!”

        他蓦然冷冷望向南邵城主,“可别给我出什么岔子,要是老子跻身天人失误,便先要了你的命!”

        他的大手探前,似捏小茶杯一般,捏住南邵城主小脑袋,好像随时都能捏碎。

        南邵城主面色阴晴不定,最终叹了一口气,“可惜了我这么多年来的筹划。”

        高大修士不屑一笑,“修士自然是登高,你这般在意世俗事,反倒是本末倒置。”

        南邵城主不言语,静默站在一旁。

        高大修士看着其下景色,眼神迷离,远方绵延过去,是一片灯火通明,多美呀,想必到时候满城血祭起来,该是更美。

        高大修士走之前,用大手弹了一下南邵城主的脑袋,打得他差点神魂不稳,冷笑道:“要想鲤鱼越龙门,便乖乖听我的话,不然不仅让你成不了元婴,还得将你神魂捏碎!”

        南邵城主低着脑袋,沉默不语,等着高大修士缩地成寸走了过后,他走至窗边,死死捏着玉石窗檐,眼神阴翳。

        这和当初说好的不一样!

        明明是它要吞掉这南邵都城,跻身蛟龙的!

        ————

        今儿天气好,太阳大大滴明媚,陈九就和黝黑姑娘两人躺在草地上,舒舒服服晒太阳。

        小姑娘穿着好看裙子,眯着眼睛,很是享受,哼哼两声,突然没动静了。

        陈九纳闷转头,看着小姑娘问道:“咋呢?”

        小姑娘好似有些闷闷不乐,轻声问道:“姓陈的,你会离开吗?”

        陈九怔了一下,随即轻笑道:“会的。”

        他双手枕在脑袋下,“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会一直陪着谁,就连各自的父母都有离去的那一天,所以其实都会走的。”

        年轻人又朝着小姑娘笑了笑,“但我得等到小萍儿长大了些,能够选择自己人生的时候再走。”

        小姑娘嘴巴撅起,没好气道:“才不要你陪,傻了吧唧一个人。”

        陈九笑了笑,看向远处水潭,上边浮萍漂浮,在阳光映照下,尤为清脆。

        城中难民已经彻底不见了,每日都有干瘪尸体被送出,且城中戒严,只准进,不准出,城中人心惶惶,渐渐流传出了城里出了一样天才地宝,出世之时,便有灾厄这种传言。

        城中民众越来越怕,修道之人却越来越多,大多是得了消息,前来勘察,有些觊觎心思。

        陈九很少去那处酒楼了,大多时候都和小姑娘待在一起,一个人时便跃上高楼,独坐楼台,看着城中四方来客,越渐皱眉。

        红脸道人自那日起后,还没回来,陈九有些怕了,这是他心中第一次产生这种惶恐不安的心思。

        他害怕要是城中真有事,自己会护不住小萍儿。

        陈九想将小萍儿送出城外,找一处安生地当,等着城中风波过了,红脸道人回来之后,他们再商量接下来怎么办。

        陈九想到了,边着手去做。

        只是他却再没找到黝黑少女的身影了。

        明明小姑娘平日都是在这处巷子周围里玩呀,怎么不见了,陈九忽然慌了神。

        他像是疯魔了一般,大街小巷的跑,看见和小萍儿差不多大小的姑娘,便赶忙跑过去,瞧着不是后,又跑到其他地处,一连几天,使得年轻道人已经是浑浑噩噩了。

        他用墨笔画了一副小萍儿的画像,沿街拿着到处找人问,那些路人瞧着这道士疯疯癫癫的样子,都是皱眉,避让开来。

        被问道的行人,也都是摇头,谁会在意这么一个和自己毫无干系的小姑娘,这道士也是疯癫,蓬头垢面的样子,怪是吓人。

        过了很多天后,陈九站在街上时,在一处推着的板车上,见着了小姑娘的干瘪尸体,还穿着那身花裙子。

        小姑娘一动不动,身子随着板车颠簸,干瘪得似乎随时都要掉下。

        她眼睛大大睁着,花裙子脏了不少。

        年轻人呆站在原地,好像失了魂,脸颊两侧不知不觉,已经满是泪水盈余。

        他看着推车那将士,眼瞳中突然极速扩展开金芒,瞬息之间,死死捏着那将士头颅,咬着嘴角,怒然质问。

        “小萍儿怎么会死?!”

        那将士头疼欲裂,急忙道:“不管我的事,我只是将她从城主府中运出来而已。”

        于是城中便有一道金芒,直接撞烂那处最高塔楼。

        那袍上绣有蛟龙的男子,看着眼前金光人影,颇为诧异。

        陈九死死看着他,身上拳意极速涌出,凝为实质,一片猩红,是真真正正的磅礴杀意!

        男子眯起眼睛,缓缓起身,“又一送上门的臭虫,与其便宜别人,不如让我吃了,裨益身躯。”

        瞬息之间,那金光人影直接一拳将他打下塔楼,轰然射入地面,凹陷大坑。

        金光人影顷刻追来,就是要打死他的架势!

        男子人身皮囊骤然破开,真身凝现,是一只巨大红鲤,瞬息召集城中水域,直接困住金光人影,随即一尾拍来,金丹之力,直接拍得金光人影爆裂开来,只存血雾。

        巨大红鲤张口一吸,就要将那血雾吸进自己口中,裨益身躯。

        那血雾凝聚转变,又是成了金光人影,狠命杀来。

        红鲤面色惊惧,这金光人影境界不高,为何有如此大神通?!

        它再次将金光人影打碎,只是又很快凝聚,死得越快,凝聚越快,那金光至强,已经是灼人眼的地步了。

        陈九仿佛疯癫,就算红鲤故意不打死他,只打成重伤,他也要咬牙,自己打碎自己头颅!

        他眼中已经全是癫狂恨意,便是一点点的磨,死上百万次,也要将这红鲤一拳一拳打死,生食其血肉!

        天幕突然昏暗。

        一位高大修士端坐虚空,先一手捏住那巨大红鲤,又皱眉看着其下金光人影,蓦然一笑:“又是个疯子。”

        金光人影癫狂冲来,被高大修士抓在半空,高大修士稍微清算一下因果,便嗤笑道:“不错,恨得越多越好,我待会把你魂魄吃下后,你就能去陪自己心中念念不忘的小姑娘了。”

        陈九丝毫不能动弹,死死望着那高大修士,眼瞳几乎要瞪出来,金芒已是伴杂鲜血涌出!

        高大修士诧异一声,随即又不屑笑道:“你说你们这些个修士,这么在乎凡人干嘛,这满城凡人,我待会儿便将其全部血祭,待我跻身天人后,谁敢说我不是?就算学宫道观责问,也不过去杀些妖,功抵过罢了。”

        他又骤然狞笑,“何况区区一个小姑娘,我吃了,没有任何人敢说我不是!”

        陈九面色极端扭曲,身上金芒几乎要崩坏自己身躯。

        其下城池,满城喧哗,人人惊惧,那些城中修士更是骇人,面如死灰,悔恨自己不该来此地,寻什么法宝,如今是性命不保!

        高大修士先吞了巨大红鲤,又朝着底下众人比了个禁声的手势,笑道:“来吧,来为我跻身天人出一份力吧,这是你们的荣幸。”

        天幕至黑,城中沸腾,那些被掩埋的磅礴怨气骤然而起,要吞噬全城。

        人人惊声叫喊,奔走逃亡。

        只是又能跑到哪去呢?

        全部都是他的腹中食罢了。

        高大修士双眼眯起,盈盈笑意,突兀转头看向天际,面色骤然惊骇。

        一道横跨数万里的剑光突然斩来,劈开天幕,在高大修士最后的惊骇表情中,将其从头到脚分成两半。

        提剑道人瞬息而至,身上也有许多伤势,不过剑上血更多。

        陈九跌落在地,身上金光骤然消失,他跌跌撞撞跑到小姑娘尸身旁,紧紧抱着干瘪瘦小身躯,低声呜咽。

        红脸道人收了剑,落在年轻人身旁,叹了口气。

        陈九突然轻轻放下小姑娘尸身,朝着红脸道人跪地磕头,梗咽着求红脸道人救救小姑娘。

        红脸道人叹气道:“小姑娘三魂七魄只剩一魂,其余全都散了,别说救活,投胎都难。”

        陈九身子怔在原地,无力跪坐着。

        红脸道人伸手朝着小姑娘尸身一抓,隔空拿出一枚翠绿的珠子,递给陈九,“这就是剩下一魂,也没什么用了,只是小姑娘的一个念想,你收着吧。”

        年轻人怔怔伸手接过,呆滞看着,翠绿珠子荧光,好似那处水潭浮萍。

        城中忽的一下,落起了暴雨,天色很是昏暗。

        这年夏天,年轻人将小姑娘的尸身葬在了水潭边上,隔着浮萍很近,都是无根。

        红脸道人问道陈九要不要与他一同顺着大江东去,成他山上道观门徒。

        年轻人点头,于是两人便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背着行囊,去了渡口。

        年轻人看着手腕上悬挂起的一枚翠绿珠子,柔声道:“小萍儿,咱们上山去了。”

        人间没什么好的。

  https://www.yuanzun888.com/book/16880/75591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zun888.com。元尊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