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我在聊斋写小说 > 第三百一十一章 九泉碧血玉叶

第三百一十一章 九泉碧血玉叶

        桑海城。

        城郊一处小山谷中,有一幢民宅。

        这里乃是墨家的一处秘密据点,四周环绕着几个自然村落,生活着不少原住民,也算是一种天然的掩护。

        院中,盖聂坐在石阶上,用一把小刀削着一柄木剑。

        之前在墨家机关城,他与师弟卫庄对决,结果却在卫庄手下接二连三的偷袭之下,不仅导致端木蓉重伤昏迷,他自己的“渊虹”剑也为之断裂。

        对此,盖聂却表现得相当淡然。

        他没有去寻找替代品,因为他觉得过于依赖武器并不算一个优秀的剑客。

        他所追求的乃是手中无剑胜有剑的“天人合一”境界。

        当然,在没有达到这样的境界之前,至少也得有一柄木剑先过渡。

        表面上,他在专注地削在木剑,内心里实则心系着屋子里命悬一线的端木蓉。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一直以来,盖聂专注于修炼剑术,对男女之间的情事从未动过心。

        但,在他当初重伤不醒之时,正是端木蓉妙手回春将他救醒。

        尔后,二人又一起多次出生入死。

        虽然端木蓉一直隐藏着自己的心事,从来没有在盖聂面前表露过她的心迹。

        但是盖聂又不傻,他怎么可能一点都感觉不到端木蓉的心思?

        包括墨家弟子,也早就看出了端木蓉对盖聂的一片痴心。

        只是,盖聂故作不知,故意回避这段感情。

        其实他对端木蓉也是有好感的,但是他明白自己的使命。

        他注定是一个飘泊天涯的剑客。

        注定活在刀光剑影中。

        因此,他不想拖累端木蓉,不想让她与自己一样,时时刻刻陷入危境。

        但在墨家机关城时,端木蓉毫不犹豫飞身而出,替他挡下了白凤的暗中偷袭。

        如此痴情的女子,天下间,恐怕很难找到几个。

        如果端木蓉再也不能醒来,盖聂的内心里注定会留下永生难消的阴影,注定会愧疚终生。

        一个毫不犹豫,愿意用生命守护他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值得他反过来用生命去守护。

        此时,荀子正在里面替端木蓉诊断。

        班大师、高渐离、雪女、盗跖、荆天明等等墨家弟子一个个凝神屏息,等待着诊断的结果。

        过了好一会儿,荀子方才叹了一声道:“端木姑娘气若游丝,换作常人恐怕早无气息。

        不过,她的执念很强,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割合不下。

        也正是这样的执念维系着她最后一线生机,让她不舍得离开这人世间……”

        一听此话,雪女不由呜咽起来:“她,她一定是舍不得离开大家,呜呜呜……”

        盗跖却酸溜溜道:“要我说,蓉姑娘一定是舍不得那个家伙……她之所以昏迷不醒也正是因为那个家伙……”

        盗跖乃是墨家精英弟子之一,轻功独树一帜,号称天下没有偷不到的东西。

        他的命,是由端木蓉捡回来的,因此对端木蓉即有感激之情,又有爱慕之心,故而一向视盖聂为情敌……

        “喂,你说的那个家伙是大叔对吧?”

        荆天明当即冲着盗跖不满地哼了一声。

        盗跖哼了一声:“难道不是吗?要不是蓉姑娘傻傻地扑出去,她会受这么重的伤么?”

        “行了,现在是争论这个的时候么?”

        雪女不满地瞪了盗跖一眼。

        雪女也是墨家统领之一,芳名叫“赵舞姬”,容颜绝美,擅于幻术、音律、冰雪之术,与高渐离乃是一对恋人。

        除了她之外,墨家来到桑海的统领还有几位。

        班大师,乃是墨家统领地位最高者,擅长墨家机关术。

        高渐离,墨家剑客,实力仅次于燕丹,目前算得上是墨家的第一高手。

        另外还有“医仙”端木蓉、“盗王之王”盗跖、魁梧有力的大铁锤、以及表面身份为桑海“有间客栈”掌柜的庖丁。

        平日里,雪女与端木蓉情同姐妹,因而眼圈一红,冲着荀子福了一礼道:“还请荀夫子施以妙手回春之术,救救蓉姑娘。”

        “对对对!”班大师随和道:“虽说儒家与墨家理念有不同之处,但如今大秦全力打压诸子百家,我们两家应该摒弃成见,联手合作对抗才是。”

        葛子叹息了一声:“非是老夫不愿救治,要说医术,端木姑娘出自医药世家,医术远比老夫高明的多。

        但也正因如此,端木姑娘自幼遍尝百草,抗药性远比常人强的多。

        老夫倒是有一古方,而且也有现成的药草,那就是号称药中圣品的九泉碧血玉叶……”

        “九泉碧血玉叶?”

        一听此名,班大师等人不由齐齐惊呼。

        荆天明眨了眨眼,傻傻地问:“九泉碧血玉叶?这是什么呀?”

        荀子笑了笑:“小鬼,跟你解释不清,总之乃稀世灵药便是。

        如果是别人,此药定然可以达到起生回生之效。

        但是由于端木姑娘体质特殊,所以……此药的效果恐怕会大打折扣……”

        “要不先试一试?”

        雪女一脸急切道。

        “不可!”荀子当即摇头:“其一,碧血玉叶花必须在水中培养七七四十九天,接受阳光雨露,且不可中断,否则将功亏一篑。

        其二,一旦试药,如果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那么之后恐怕就更不会效了。

        因此,必须得有一定的把握方可用药,这世上恐怕就再难找到灵药救治端木姑娘了。”

        “啊?这……这……”

        一众人心里一沉,面面相觑。

        “那……就没有其它方子了么?”

        “如今之计,倒也还有一法,那就是辅以一种特殊的药草,这味药草名叫雪蒿生狼毒……”

        “什么?”

        “雪蒿生狼毒?这……这可是天下间有名的至毒之草……”

        “对啊荀夫子,蓉姑娘已然重伤昏迷,身体虚弱之极,怎么会让她服用毒草?”

        一众人疑惑不解,纷纷询问。

        荀子抚须道:“药方因人而宜,端木姑娘体质特殊,抗药性极强。

        而雪蒿生狼毒虽是剧毒,但用量精准的话,还不至于让端木姑娘殒命,但却可以在短时间令之陷入垂危状态。

        那时候,她的抗药性将会大幅降低。

        也就是在这样的时机,当即再让她服下九泉碧血玉叶,便能起到极好的效果,达到起生回生之效。

        这,是老夫唯一能想出的办法。

        但是老夫也不敢保证万无一失,各位可以自行思量。”

        “这……”

        班大师一脸为难地瞟向雪女。

        但,雪女也拿不定主意。

        毕竟这是生命悠关的大事,万一出了什么差错,那么端木蓉就再也没有机会醒转了。

        “盖聂先生,子房有礼!”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张良的声音。

        “班大师,儒家张良来访!”

        一个墨家弟子随之走到门口禀报了一声。

        “子房?这小子怎么也来了?”

        荀子喃喃自语了一句,随之移步走出房门。

        班大师等人也纷纷跟着走了出去。

        “子房,你……咦?二位……怎么也在这里?”

        一出房门,荀子下意识询问张良的来意,没料眼光一扫,发现随着张良一起来的两个人竟然就是数日前在山谷中遇到过的一男一女。

        “晚辈顾鸣,见过荀夫子!”

        荀子乃是儒家先贤,顾鸣自称一声晚辈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小女子明珠,见过荀夫子!”

        “咦?这这这……她不就是上次打得土匪落花流水的女侠么?”

        荆天明跑了出来,一脸惊讶道。

        “这位小朋友记性真好!”

        潮女妖冲着荆天明笑了笑。

        “嘿嘿嘿……”荆天明不好意思挠了挠头,随之回过神来:“喂喂喂,我才不是小朋友,告诉你,我可是……”

        这小子不服气,想说自己是墨家巨子。

        “咳!”

        班大师赶紧咳嗽了一声。

        荆天明这才有些不甘心地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顾鸣笑了笑,冲着班大师拱了拱手:“这位想必就是墨家统领班大师吧?”

        “呃?你……你认识老夫?”

        潮女潮捂唇妖笑:“我家公子可不止认识班大师,还认识在场诸位。比如这位小朋友刚才想说什么来着?

        想说你其实是墨家新任巨子对否?”

        “啊?你怎么知道?”

        荆天明一脸呆痴。

        “什么?你……你这小鬼竟然是墨家巨子?”

        荀子当即瞪向荆天明。

        这件事他完全蒙在鼓里,因为当时秦军正在四处搜捕荆天明与项少羽,张良为了救他俩,便让荆天明与项少羽以儒家弟子的身份隐藏在小圣贤庄。

        “晚辈……晚辈……”

        荆天明一时无言以对,下意识瞟向张良。

        因为他以为是张良告诉了顾鸣二人他的真实身份。

        但这时候,张良也是一脸震惊与茫然……

        荆天明的身份他连师叔都瞒着,又怎么可能告诉来历神秘的顾鸣?

        同一时间,盖聂却定定地看着潮女妖……

        虽然潮女妖易了容,但是盖聂毕竟非比常人,凭他的直觉,这绝非一个普通女人,而且他曾经见过这个女人。

        这女人到底是谁?为何会有一种似乎相识之感?

        “师叔,弟子……弟子……”

        “混帐,你……你竟然自作主张,让墨家巨子混入我小圣贤庄……”

        顾鸣及时劝道:“荀夫子息怒,子房兄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己之事。

        目前,大秦帝国重金悬赏墨家弟子,四处张贴通缉令。故而,子房兄此举也是为了保护天明与少羽。”

        “可是,如此一来我小圣贤庄岂不是……”

        “荀夫子,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我等进屋里说可好?”

        荀子迟疑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顾鸣则侧头吩咐道:“明珠,你在外守着,不让任何可疑之人接近。”

        “是,公子!”

        潮女妖应了一声。

        一听明珠二字,盖聂灵光一闪,突然间想起一个人来,脸色不由一惊道:“你是……”

        潮女妖比了个手势:“嘘,盖大侠,此事一会再议。”

        这下,盖聂终于确定了心中的猜测,脸色变得无比精彩。

        他万万没有想到,消失多年的明珠夫人竟然会在此时此地出现。

        那么,她现在到底是什么身份?

        抱着这样的疑问,盖聂走进屋内……总之,今日他必须解开这个迷底。

        毕竟如今的局势相当混乱,潮女妖突然现身,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等到一众人坐了下来,张良便主动讲起了当天在小圣贤庄发生的事……

        “当天李斯带着名家公孙玲珑等人前来,想要打压我儒家。幸得顾兄及时出面,一番精彩辩论,竟让那公孙玲珑气得当场吐血……”

        “哦?没想到小友竟然就是当天替小圣贤解围之人,老夫失礼!”

        直到这时候,荀子方才知道了原委。

        “荀夫子客气。其实还有一件事,当日在山谷中,那位白衫公子路遇劫匪之时,荀夫子与天明小友也在附近对吧?”

        “咦?你又知道?”荆天明惊讶道。

        “我当然知道……”顾鸣笑了笑:“不过,有一点你们可能还不知道,那个白衫公子……乃是扶苏公子!”

        “什么?”

        “怎么可能?”

        顾鸣话一出口,当即令屋里一众人齐齐惊呼出声。

        “荀夫子,凭你的眼力来看,那个白衫公子可是寻常人?”

        “这……的确,老夫当时就感觉那人气度不凡,隐隐透出一种难以言说的气势。”

        “那么,你们再推算一下扶苏公子抵达桑海的时间,是否正好相符?”

        这么一说,班大师当即道:“没错,当日荀夫子与天明一起过来诊断了一番。当晚,我们得收到消息,说扶苏公子已于下午抵达了桑海城。”

        “可是,以扶苏的身份,又怎么会遇上劫匪?不是应该有重兵保护么?”

        大铁锤疑惑地问。

        盗跖也附和道:“就是,就算是李斯出行一趟,那也是前呼后拥,至少上百秦军护卫。

        更不要说扶苏乃是长公子,出远门肯定会有影密卫保护吧?”

        顾鸣笑了笑道:“理论上是这样,只不过扶苏与其父不同,不喜欢讲究排场。

        因此,与之随行的随从并不多。

        而影密卫之所以没有出现,或许只是在执行另外的任务,以至阴差阳错,差点令扶苏被劫匪掳走……”

        影密卫,乃是秦始皇的贴身侍卫队。

        正如其名,行动快速,杀伐果断,如死神般如影随形,虽然官阶不高却拥有生杀大权,直接接受皇帝指令。

        故而,被称为“如蛆附骨,如影随形,如君亲临。”

        其实对于眼下里的形势,顾鸣也只能说知道一个大概的走向。

        毕竟他的到来,已经令剧情的走向发生了一个微妙的改变,因此接下来会发生一些什么,他也不一定讲的清楚。

        不过,至少在大局上,他可以做到绝对掌控。

        “嗯,这么一说,倒也有这个可能……”

        荀子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这时,张良冲着荀子道:“师叔,我们已经接到指令,扶苏公子两日后要到小圣贤庄,届时便会知道到底是否为那个白衫公子。”

        听到此话,荀子不由叹了一声:“扶苏此来,怕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届时,一定要小心应付,切忌不要留下什么口实,令儒家陷入危机。”

        “弟子谨记师叔教诲!”

        顾鸣则道:“荀夫子也不必过于担忧,其实扶苏本身是偏向于儒家学说的。

        当然,这天下并非由他掌控,很多时候他也是身不由己,所以夫子刚才说不要留下口实也是言之有理。

        目前,我们所要防备的首先是李斯。

        世人皆知他乃是儒家弟子,但是现在嬴政却对儒家有着诸多猜疑,担心儒家的势力会威及到他的统治。

        故而,李斯为了表忠心,很可能会采取一种所谓的大义灭亲姿态对付儒家,以获得嬴政对他的绝对信任……”

        “哼,老夫早已不认这个弟子!”

        一提到李斯,荀夫子气不打一处,当场冷哼一声。

        顾鸣笑道:“荀夫子就算不认,但也无法改变李斯曾是儒家弟子的事实。

        不过,李斯终究还是摆在表面上,要应付也不算太难。

        目前对诸位威胁最大的其实是中车府令赵高,以及阴阳家……”

        “赵高?”

        “秦王身边的那个死太监?”

        这时,盖聂不由接口道:“顾公子说的没错,李斯自认儒学之士,因而做事多少会顾及面子。

        而赵高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人,阴险毒辣,为求目的不择手段。

        据我所知,这次赵高也会来桑海……”

        大铁锤一脸惊愣:“这到底什么情况?怎么扶苏、李斯、赵高纷纷来到桑海?他们有什么目的?

        就算是为了围剿我们墨家,也不至于派出这么多重臣前来吧?”

        “他们的到来,与海市蜃楼有关。”

        “海市蜃楼?”

        “海市,指的乃是桑海,而蜃楼,正是各位所见到的海中的那个庞然大物。”

        蜃楼,其实是一艘船的名字。

        此船由公输家当代首领公输仇负责主要设计,阴阳家协助制造,乃是霸道机关术与阴阳术的集大成者,从设计到建造耗费了整整十年的时间。

        期间,投入了无数人物与物力,其规模之大,堪称是一座海上移动城市。

        站在海边上远望,就仿佛一座大山耸立在海面上,可见其般体有多大。

        “等等……”张良突然瞟向顾鸣问:“记得先生说过,先生与令尊师长年隐居山野,为何又知道这么多隐密之事?”

        “很简单,我师父曾经说过,天如棋盘,众生如棋,故天下事皆如棋局,尽可推演。”

        “如此说来,令师必然是世外高人,不知令师名讳?”

        荀子忍不住问了一句。

        “荀夫子,家师一向闲云野鹤,且也吩咐过在下不要提他的名号,故而还请荀夫子见谅。”

        “原来是这样……那么老夫还想多问一句,小友为何要出山帮我们?”

        顾鸣回道:“晚辈也是奉师尊之令,希望可以一尽绵薄之力,以助诸位渡过一劫。”

        “那,不知小友有何良方?”

        “此事之前晚辈已与小圣贤庄的三位当家详细谈过一番……”

        顾鸣将之前的理论再次讲了一下。

        最后道:“扶苏与其父不同,他的理念是以安抚为主,施以仁政,力争让天下百姓免于战乱之苦。

        因此,他的理念与儒家、墨家都有相通之处。

        但也正是因为他的理念不同,因此像赵高这类的小人自然是不乐意见到扶苏上位的。

        因为扶苏一旦上位,像赵高这类人必然就会失去手中的权力……”

        一听此话,张良不由脸色一惊:“先生的意思是……赵高会对扶苏不利?这……这恐怕不太可能吧?他哪有这么大的胆子?”

        “子房兄,盖先生之前也说过,赵高这类人属于那种为求目的,不择手段的真小人。

        在京城他固然不敢胡乱动手,但现在的形势对他来说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桑海风云变幻,三教九流各路人马在此汇聚,正好混水摸鱼。

        他可以借他人之人除掉扶苏,也可以派心腹下手,然后栽赃嫁祸找替死鬼。

        说不定,还能利用这个机会将李斯卷进行刺事件,趁机除掉老对头……”

        听到这里,大铁锤不由乐了:“这样不是正好么?他们窝里斗,我们倒也省事。”

        “此言差矣!”

        张良是个聪明人,自然听懂了顾鸣话里之意,侧头冲着大铁锤道:“如果赵高真的这么做了,我等怎么可能作壁上观?

        到时候,嬴政必然不惜一切代价展开清洗行动。

        本来嬴政就有心对付诸子百家,现在更是有了借口,一旦大动干戈,恐怕没有几家能够幸免于难。”

        “啊?这……这……”

        大铁锤顿时目瞪眼呆。

        班大师则皱了皱眉,看着顾鸣道:“那以小友之说,我等岂不是还要暗中保护扶苏,以免中了赵高的奸计?”

        “没错!”

        “可……”

        “诸位稍安勿躁,且听我先讲讲缘由。

        大秦灭六国,令得诸位国破家亡,流离失所。因此,诸位才会走到一起,共讨灭秦大计。

        但是诸位有没有想过,假如真的将大秦灭了,届时,诸位真的就能安居乐业,重建家园?

        恐怕,到了那个时候情况会变得比现在更糟糕。

        首先大秦亡了,那么之前的秦国子民必然也会像各位这样,开始反攻倒戈。

        韩、赵、魏、楚、燕、齐,难不成又要来一次轮回,再次陷入七国甚至是多国混战?

        诸位出生入死,共抗大秦,可是当大秦灭了之后,诸位为了各自的国家,彼此间转身又变成了敌对的一面……

        如果某个国家,比如大燕在这场战争中崛起了,那么不属于燕国的子民,是不是又得与秦国的子民联手,共同对付大燕?

        如此一来,这场波及天下的战火要燃烧多少年?一百年?两百年?

        天底下又有多少百姓死于混战?多少百姓流离失所?

        这样的结果,是诸位愿意看到的吗?”

        “这……”

        班大师等人不由面面相觑。

        “我知道各位是放不下心中的仇恨,放不下心中的信念。

        但,你们的信念却是建立在无休无止的战争中,无休无止的杀戮中。

        最终受害的,却是天底下的百姓。

        所以,诸位是否可以放下心中的仇恨与成见,一起精诚联手,改变风云莫测,混乱不堪的天下局势?”

        荀子寻思良久,忍不住问:“小友真觉得扶苏公子是个明君人选?”

        “且不说什么明君,但他至少是个明事理,讲道理的人。

        假如让赵高的阴谋得逞,诸位就真的没有退路可言了。”

        “好吧,这事容老夫回去多思量思量。”

        看样子,荀子已经被顾鸣的一番话打动了……

        一来,顾鸣这番话的确有道理,二来,他还是忍不住悄然施展了出口成章给一众人洗脑。

        就连一向脾气暴躁的大铁锤也难得地开始沉思……

        他最在意的就是顾鸣所说的那句,当大秦灭了之后,曾经并肩作战的朋友,转瞬间就有可能变成你死我活的对手。

        这倒不是危言耸听。

        因为大秦一灭,大家肯定都要各自复国。

        届时,七国纷争又将进入轮回……

        而且说不定还会趁机冒出不少势力,那样天下的局面将会变得更加混乱。

  https://www.yuanzun888.com/book/1504/119991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zun888.com。元尊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