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夫君,用膳了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番外2(下):最后的最后

第二百二十七章 番外2(下):最后的最后

        钱东林在阿瑶家吃了一肚子气,越想越气,没办法咽下这口气,想来一定是林氏做的好事,于是离开阿瑶家右转,踹开曾经的家门。

        “汪汪汪!”

        栓养在院子里的伏在爪子上打瞌睡的大黑狗支楞起耳朵,站起身来向门边吠叫,也提醒屋内的女主人注意多加防范。

        “叫什么叫,连你主人都不认得,白眼狼!”钱东林步子有些瑟缩,但见大黑狗的脖子有拴绳,它距离够不着,就站在原地不动,冲大黑狗怒目,嚷嚷道:“滚滚滚!林氏,你出来,今天我们就来说个清楚明白!”

        林氏听到屋外黑狗示警,抓着菜刀从屋里小心谨慎探头查看情况,直到她听到最后一句,菜刀哐当掉地上,“夫君……”

        “夫什么夫,休妻书我早给你,自休妻书送到你手上开始,我们男婚女嫁各不相干,我既不是你的夫,你也不是我的妻。”钱东林指着林氏说道,“我们早就没有关系,所以你不要再跟裴家说我的坏话,长舌妇!”

        林氏浑身抖,脸上血色褪尽,天堂地狱只在一言间,信念轰然坍塌,失去精神支撑,仿佛也抽走了她所有的力气,就连背部撞到门框也感受不到疼痛。

        她嘴唇翕动,手颤巍巍抬起,指向门外:“你滚……你滚!”

        哗啦——

        泼水落在地面的声响引起钱东林的注意,原是阿瑶听到隔壁动静,端着一盆洗菜水赶出来给林氏解围。

        她也毫不客气骂道:“你才是长舌妇!男人我见多了,像你这样又蠢又坏的男人真的少见。别什么锅都扣我们家头上。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林姐姐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你的坏话,正因她一心等你,才更衬托出你的渣!再不走,洗米水伺候!”阿瑶弯身放下木盆,抄起一桶洗米水,作势要泼。

        钱东林以袖遮脸,实在恼火至极,提起声音向裴家喊道:“好男不跟女斗。裴大人,你就是这样管教你的妻子吗?”

        “家里是我夫人作主,一切听她的。”裴朔没出现,但声音却传了出来,犹如他在旁边摇着扇子风轻云淡。钱东林忍不住嘲讽:“你就是个观音兵!”他想了想好像裴朔不认识这个词,就换了一个意思相近的:“惧内!”

        “哦。”裴朔的声音听起来毫无波动,甚至还沾沾自喜:“那我确实都听我娘子的,我娘子世界第一好。”

        “……”

        钱东林夹着尾巴灰溜溜回府,跟他的新夫人告状。

        新夫人给他拨了个年轻貌美的侍女,让他直接送给裴朔,钱东林会意,夫妻俩心照不宣。

        次日,钱东林就带着侍女去官衙,而新夫人则下午带着另一个年轻貌美的侍女和长相还可以的小厮前往阿瑶家拜访。

        阿瑶当时在厨房准备下午茶,她都想好了,做虾枣,晚饭是鱼生、凉拌木耳、炒个青菜,再配一个鱼汤,想想都美滋滋。

        钱东林新夫人的到来打扰她全盘计划,阿瑶不悦,就让她们在院里坐着,隔着厨房窗口说话。

        “……我寻思着妹妹身边没个服侍的人,想着总归是团练使的家眷,不能太寒碜,我这有一个会厨艺的侍女还有一个跑腿小厮送给妹妹用。女人嘛,得好好保养自己,否则年老色衰咋办?”

        是啊身边没个服侍的人挺麻烦的,想赶人都不能假手于人。阿瑶头一回认同没丫鬟的不便,可这并不代表她就会收下她身边的人,会厨艺又有姿色的侍女她明白什么意思,但送小厮是什么意思?想让他当隔壁老王的节奏?

        啧啧,人心险恶啊。

        阿瑶这般想着,回去会客厅把铜镜取下来递给钱东林新夫人,新夫人不明其意,阿瑶说:“照照镜子吧,年老色衰还轮不上我呢,夫人。”

        钱夫人气得鼻子都歪了,硬是要把人留下,不惜以钱东林的官职来威胁她,话里的意思是如果她拒绝,裴朔就不会有好果子吃。

        哦哟,好怕怕啊。她是这么容易被威胁的人吗?怕是这位夫人没提前做好功课,裴朔的官职不是都团练使,而是州团练使,位同刺史,虽然裴朔不参与政事,只管操练军伍,好了,问题来了,到底是刺史大呢,还是知县大~

        “我们来这就没吃过果子,还不知道夫人说的好果子什么样的味道呢。”阿瑶呵呵笑着,从木盆里抄起一把青虾,当着钱夫人的面徒手去头剥壳,钱夫人不敢再看,在侍女的搀扶下跌跌撞撞地跑路。

        没了烦心的人骚扰,阿瑶的动作格外迅,虾肉开背去虾线后,用刀背拍打起胶,五花肉切丁,荸荠和韭黄切末,挤出水分后跟虾胶混合,加入面粉、香油、盐、一小勺鸡汤,搅拌均匀成一个大团子,水分不多,从虎口挤出小丸子,勺子一刮马上下油锅煎炸。

        炸虾枣的过程,阿瑶就去料理鲫鱼,这是她前几天看着人从清澈冰凉的溪水里边抓起来的,山泉水干净,然后拿回家又用水养了几天,最后在尾巴割一刀让它游动把血都放干净,这样的鱼肉片出来洁白如霜,不带丝毫血丝,夹起来透光晶莹,也不会有鱼腥味。

        刚片起鱼肉那边的虾枣就可以用笊篱捞起沥油。

        鱼肉用圆圆的深色漆盘做摆盘,摆成一朵盛开的菊花后,就放在预先用生硝制冰做出来的冰面上冰镇。吃鱼生,少不了还有调料,沙姜、葱白不必说,切丝备用,芫茜、紫苏叶、鱼腥草、香茅草各自登场切得细碎,县里有家米醋酿得差强人意,与蒜蓉拌成蒜蓉醋,还好裴朔不吃辣,不然她上哪里给他弄辣椒,这地方茱萸没有,肉桂也难买。

        鱼头用于做汤,一砖豆腐、一把香菜、一个鱼头,用盐调味,足以在短时间内滚成一锅奶白色的香菜豆腐鱼头汤,生滚汤就是乳如此的便捷。

        起出来的鱼皮用开水烫过后在放入冰水,原本一条条宽而长的鱼皮便蜷缩成细长细长的,再放到碱面调的水中浸泡一刻钟,这样制作的鱼皮才会吃起来爽脆,最后调调料,酱油、糖、沙姜丝、芝麻油和香菜,搬运,最后洒上白芝麻,那简直是鲜香。沙姜风味独特,与芝麻油搭配简直天作之合,如果用沙姜、葱末、芝麻油做成白切鸡的蘸料,光就酱料就能吃下两碗米饭。

        明儿一早去渔家那儿买些鲮鱼皮回来油炸,想吃酥炸鱼皮了。鱼尾和鱼骨熬粥做明天的早餐,鲜甜的鱼粥配上酥脆的炸鱼皮,阿瑶咽了咽口水,得多买些鲮鱼皮,不光配粥,当小吃也不错。

        裴朔大汗淋漓跑回来第一时间先溜去厨房,“娘子,今天吃什么?”

        “张嘴。”阿瑶用筷子给他夹了个虾枣投喂,“刚做的虾枣,味道如何?”

        “虾肉好弹牙。”裴朔竖起大拇指,“真好吃,给娘子一个么么哒。”

        么么哒是跟阿瑶学的,方便他厚颜无耻要亲亲,他还没凑近呢,阿瑶就皱着眉把他推开:“去洗澡,一身臭汗,洗完澡就能开饭了,今天吃鱼。”

        送走裴朔,她再拌了木耳,虽然调料同样是蒜蓉香菜醋和酱油,但不同的酱油和醋调出来的风味各有不同。

        同样是爽脆的木耳和鱼皮,吃的是鱼皮本身的爽口,嘴里还有留有香菜的香味,所以用的是酸度较低的米醋,调味不能喧宾夺主。

        而木耳本身没有太多的味道,就得依靠调味,选的醋需口感醇厚,加以酱油和糖,甚至八角等香料增味,木耳是要猫耳样的一小朵,大块木耳比较难入味,咀嚼口感也不利落。

        裴朔飞快去冲了个澡,出来时中衣下的皮肤还挂有水珠。

        阿瑶这边也摆好饭了。

        “阿瑶,我的好娘子……辛苦你了,你多吃点。”他凑近阿瑶似乎有话要说,话到嘴边便拐了个弯,殷勤地给阿瑶夹菜,把她的碗堆成满满一座小山。

        阿瑶眯起眼,等吃过饭,让裴朔把碗筷都收拾了,她去泡茶,才悠悠道:“无事献殷勤,你做了什么亏心事?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裴朔摸摸鼻子:“没什么,就是今天姓钱的过来找我,说给我安排个侍女——但是我飞快的推了,开什么玩笑,我连裴穿和裴扬一个都没带,我会要他的侍女?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呢!”说到后面,他恨不得举起三只手指向天誓他是无辜的,对阿瑶的心日月可鉴。

        阿瑶哦了一下,托腮笑道:“正巧,姓钱的新夫人今天也到家里来了,给我带了个相貌还过得去的小厮,说供我使唤,又想把她的侍女留给我,我们家是不是真的就这么缺人呀,要不我就应下吧?”

        “你敢!”裴朔拍桌怒目。

        “嗯哼?”

        “我说错了,钱东林他敢?”裴朔立马认怂,怒骂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他欺负到咱们家头上。”

        阿瑶伸手环住他的腰,昂起头笑盈盈:“我相信你。”

        裴朔意动,就当小两口黏黏糊糊即将要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门外传来敲门声,阿瑶捶了他几下才把他推开,系好衣带出去应门,原来隔壁钱家嫂嫂。“嫂嫂,有事吗?”

        她的眼睛红肿着,看样子是大哭一场过,阿瑶假装没看见她的异样,也没追问。钱家嫂嫂挤出笑容:“一直以来都感谢你们家的照顾了,我……我很感激你们,这么多年都只有我一个人过,都习惯了,也无所谓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别叫我嫂嫂了,我还是一枝花呢,我单字蔓,野有蔓草的蔓,叫我蔓娘就好。”

        她说话有些混乱,但阿瑶听懂了,很高兴她能走出来,抛弃渣男重新走向新生活:“蔓娘,你一定会好好的。”

        蔓娘点头,把篮子递上:“我做了点桃酥,分你们些。”

        阿瑶揭开篮子上的布,就着灯笼的光,哪怕她吃过饭,看到桃酥她又有些嘴馋,于是问:“谢谢蔓娘,我能先试试不?”

        “都送给你们了,你自己作主就好。”

        “那我就不客气了。”她捻了一块,咬了一口咀嚼,露出笑容:“真好吃,蔓娘,可不可以教我做桃酥?”

        把时间约好,送走蔓娘,阿瑶提着篮子回去,某人一脸幽怨,她捻了一块桃酥塞到裴朔嘴里:“隔壁家嫂嫂决定放下了,她来是给我们送桃酥的。”

        裴朔嚼着桃酥,“保证叫姓钱的凉凉。”

        一个月后,钱东林因为贿赂官员被捋了知县一职,贬到更偏远的地方,而他的夫人吃不了苦头,甩他一脸和离书回福海潇洒了。

        钱东林灰溜溜离开的那天,阿瑶和裴朔参加隔壁蔓娘的婚礼,男方是裴朔手下的一个军户,跟着裴朔打下手,一来二去和隔壁家的蔓娘认识,之前一直碍于她是已婚妇人,于情止于礼,当知道她签了和离书之后,立马对蔓娘起追求攻势,蔓娘也并非无意,试探了一阵子以后就爽快应了,两人合伙过日子。

        裴朔和阿瑶只在五岭待了一年多。北夷祸乱,他被圣上召了回去,临行前,他把阿瑶带回裴家,再三叮嘱阿瑶要经常给他寄信,别又像以前十天半个月没来一封信,到后面索性还断了,阿瑶应着好好,他才跟裴正稳一块出征。

        起初阿瑶依照他的话,十天给他写信说说京城的事,她的日常,再给他寄好吃的,寄棉衣,到后来……信又拖迟到一个月才有一封,而且字越来越少,更过分的是到后面连写信都假手于人了。

        气得裴朔憋着一股劲,冲着敌人招呼,将一场可能要持续个三五年的拉锯战愣是打了2年,打得北夷奉送大量的珠宝马匹还有羊毛前来和谈,两国归于和好。

        大军凯旋,裴府上下出来迎接唯不见阿瑶,裴朔问起,众人言说有一个惊喜等着他,他一边气鼓鼓往家里奔跑,一边又情不自禁期待阿瑶会给他什么样的惊喜。

        越到家门,越是胆怯。

        一个倩影出现在门口,阿瑶挽着妇人髻,脸上未施妆粉,看到了他眉梢都带着笑意,高兴得眼角都沁出泪水。

        裴朔快步迎上去却在最后几步看到她怀里还抱着个孩子,顿时手脚无措,巨大的惊喜和意外砸到头上来:“阿瑶,这……这是?”

        阿瑶低头哄了哄孩子:“女儿呀,你爹回来了,来喊,爹爹。”

        “爹……爹。”

        正是牙牙学语的时候,小丫头跟着叫,好奇伸出小手想去抓他的头。

        “我……”裴朔失语,上前拥住阿瑶和自己的宝贝女,千言万语只化成一句话:“阿瑶辛苦你了。”

        感受到肩膀的濡湿,两年来偶尔产生的委屈也消弭:“你要觉得我辛苦,以后都听我的。”

        “我一直听你的。”

        得到了保证,阿瑶狡黠一笑:“好,以后养孩子的事就全权交给你,你负责养,我负责玩。”

        “……行。”

  http://www.yuanzun888.com/book/7765/219229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zun888.com。元尊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