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惊蛰

第二百四十八章 惊蛰

        帝都,转眼已是秋末,一夜更比一夜长。

        叶府之中正是菊花开得最盛的时候,放眼望去,金钩紫戈,斑斓纷呈,令人赏心悦目。

        叶知秋生平最爱的就是菊花,他觉得此花高洁雅致,却不似梅花般冷傲避世。正如同做人一般,既要洁身自好,又不可孤高无朋。

        菊花便是这般的恰到好处。

        每每到了深秋,叶知秋总要在府中煮茶赏菊,再命下人们蒸上几篓子新鲜的螃蟹,在紫姜陈醋里添上些新鲜的菊花瓣用以佐味,兴致所到之处,让孩子们当场做诗,他与夫人在旁挥毫以录,一家人其乐融融。

        不过今年,却没了这般的光景。

        后院的菊花已开得满园金黄,赏菊的只有叶知秋一人。

        他知道夫人的心思,怕是见到菊花便想起往年让苏晓尘作诗的事,正所谓触景生情,只能避而不见。

        叶茵也带了了几个仆役出去闲逛了,没有表哥在,她总觉得和父亲没什么话可说。与其在家里干耗着,不如自己去寻些自在。

        于是叶知秋独自坐在院中,看着菊瓣飘零,耳边叶落无声。在他面前的桌几上,已经烹好了上好的四叶金瓜,正丝丝密密地透着清爽的香气。

        过了一会儿,院中假山后闪过一个人影。

        “叶大人。”

        “韩大人。”

        叶知秋朝边上的椅子略一示意,举起茶壶替韩复斟了一杯。

        韩复笑吟吟地落了座,看上去心情大好。他瞧了瞧四下,忍不住开口赞道:

        “叶大人这内院里的菊花真可堪称一景,记得往年我从樟仁宫的百藤青苑前过时,也没见这样好的菊花。”

        叶知秋搁下了茶壶,又将闻香杯递了过去,呵呵一笑道:“韩大人过奖了。想那百藤青苑乃是皇家园林,是当年璟妃花了大心思才整修出来的御花园,百花斗奇,珍株遍地。我这区区尚书府如何能比。”说着,似不经意地问道:“百藤青苑已属皇宫内苑,韩大人到那里去,定是常青殿那位请你去喝茶时的事?”

        韩复举杯抿了一口,赞道:“好茶!”搁下茶杯又是一句:“好器皿!”

        “说实话,这些年来,无论他拿出什么样的好茶与我喝,都不如在叶大人这里喝得心里舒畅。每次到了他那茶园子里,在别人眼里那是莫大的恩赐,可我一想到他是慕云氏的后人,就总是如鲠在喉。”

        叶知秋宽慰道:“好在总算是时来运转,如今慕云佐这个心腹大患已除,你的日子应是能好过许多了。”

        “可接下去的事儿我心里不大有底,所以昨日朝议之后,我才给你使了个眼色。”

        “其实韩大人就算不给眼色,我也想邀韩大人过来一叙,毕竟瀚江边上的情形,我尚一概不知。韩大人是觉得李厚琮那里有什么不妥之处么?”

        “叶大人,你可还记得昨日朝堂之上他的样子?慕云佐死后,我带着大军回了帝都,他坐在含元殿上明明很想细问,但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又不敢问得太多。”

        “记得,他自己授了你锦囊计,生怕在群臣面前露了什么破绽,只得把话憋回肚子里去。”叶知秋叹道:“他是那样谨慎的人,这么做一点也不奇怪。”

        “是,我当时领兵到了瀚江边,只道锦囊中便是计策,急急打开一看,哪想到他只是让我等候鸽鹞。正如叶大人当初所说,这锦囊还是不看的好。”

        “后来他的鸽鹞何时才传了信给你?”

        “慕云佐到瀚江的前一夜,鸽鹞便到了,时刻分寸拿捏得实在是好。”

        “信中如何说?”

        “信中只说,让慕云佐单身一人上鳯头舰,待其上了船自会有碧海的人出手。一旦船沉,要我借大军群龙无为名先稳住大军屯在江边。”

        “哦?然后呢?”

        “军中除了慕云佐便是我的军阶最高,其余将军自然不好说话,我再以‘统帅已失,当请陛下示下为名’,鸽鹞传书至帝都。”

        “然后他再送一封班师回朝的圣旨过来给你?哈哈哈。”叶知秋暗叹这一招真是像足了慕云氏的伎俩。

        “不,我连请他示下的传书都没有传,因为那道班师回朝的圣旨早在第一封鸽鹞传书送过来的时候就一并带到了,我只是让大军在江边凭空等了几日,再拿出圣旨照本宣科地念了一下罢了。”

        “好一个未雨绸缪,那其余将领便没有什么疑心么?”

        “疑心是没有,只是惊恐得不知生了何事,不过后来见了圣旨送到,他们反而松了口气,不至于像没头苍蝇一般胡乱撞。统帅都没了,还打什么仗啊。一路上还有人笑我,说我这神机营就是呆在帝都的命,都走到瀚江边儿上了,居然还能毫无伤地再回去。”

        说到这里,韩复忽然想起那个武艺卓越的神机营小兵,大约也和慕云佐一同葬了鱼腹,颇有些惋惜。

        叶知秋不知他的心思,还道是心有余悸,问道:“既然一切都如此明了,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我看昨日殿上他那样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就很好。其实他早已知道结果,只不过就是想知道慕云佐到底是怎么死的。”

        韩复皱眉道:“我就是不明白这一点,昨日退朝之后,我特意问了宫中眼线,他明明恨太师府恨之入骨,可现在慕云佐死了。他昨日下朝之后不仅不喜,反而很有些闷闷不乐。”

        叶知秋点点头:“也难怪你不明白,你是不知道,你不在帝都的这些日子里,樟仁宫内也出了不少动静。”

        “什么动静?”

        “黎太君和魏太嫔在一夜之间都死了。”

        “其中可有隐情?”

        叶知秋摇摇头:“虽然我不知道具体的详情,不过魏太嫔年轻时与黎氏姐妹颇有过节,你在宫中有耳目,也知道她当年干下那些偷梁换柱的事儿。我猜想,应该是魏太嫔当着李厚琮的面把他的身世给挑破了,逼着李厚琮杀了黎太君。”

        韩复咋舌道:“啧啧啧,这些女人们真是一个比一个狠。魏太嫔这么做,她自己岂不是也活不了?”

        “她必是打算好了要鱼死网破,才能把黎太君给拉下马。”

        “不过这些女人们再狠,也没有这李厚琮狠,黎太君可是他亲姨母,他也就这么杀了?”

        “呵呵呵,丹樨阶前哪里还有亲情可言。若是李厚琮现了自己的身世,又知道有谁也同时知晓此事,自然是要杀人灭口。如若不然,他这皇位还怎么坐得稳?”

        韩复忽然恍然大悟,“你方才的意思是说,李厚琮知道了自己是慕云氏的后人,也就是知道了慕云佐乃是他的堂弟,所以知道死讯之后,才有些闷闷不乐?”

        “大约是如此。不过他乐不乐与我等又有何干?韩大人何必在乎这些。”

        “也是……现在我只要一想起这出戏是他们慕云氏之间的互相残杀,心里就爽快无比。这还是多亏了叶大人的好谋算啊。”

        叶知秋笑容忽然一敛,淡然道:“这是韩大人抬举我了。说到这些谋算,我不过是推波助澜,真正的谋算之人,还是要推温兰。若不是他潜伏在太液城中四两拨千斤,诱得朱芷凌出手与李厚琮相斗,咱们只怕还是只能在这帝都里等待机会。”

        韩复点点头道:“是,这个温兰,真是个极其厉害的角色,千里之外,也能杀人于无形。没想到就这半个月的功夫,慕云佐和朱芷凌都死了,他这一步棋,为咱们的将来扫清了不少障碍。”

        “为咱们?”叶知秋哈哈一笑:“他哪里是为咱们,他是自己盯着碧海国的大好江山,万桦帝都的这点事儿,不过是他捎带了一把罢了。若我没猜错,他此刻早就把大军屯在霖州北境了吧。怎么……兵部那边还没什么消息么?”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叶大人。”韩复拍掌笑道:“其实兵部是得了消息的,说伊穆兰大军已经到了宝坻城,还是国主亲临。”

        叶知秋眼中透出一股复杂的神色,喃喃道:“国主?……是说尘儿么。”

        “应该是。据说晓尘已是改了名,改为苏佑。”

        “哪个佑?”

        韩复没说话,叶知秋已然明白了。

        “他果然还是忘不了慕云佑……。”

        “这孩子我也是从小看他长大的,是个念旧情的人。这不正好么?将来瀚江两岸再相见,必能相助我等成事。”

        “旧情……”叶知秋忽然觉得心中有些不确定。

        旧情虽好,也分亲疏,他其实并不确定在苏晓尘的心中,自己与慕云佑到底哪个分量更重一些。

        现在想起来,自己对晓尘一直是一副严父的面孔,此间虽有严格管教的用意,但多少也是出于一种警惕和防范而不愿靠近。相比之下,慕云佑反倒与他处得更加心无杂念,纯粹得多了。

        也罢,不如就不如了,好歹还有个舅母帮着压着秤,到时候总不至于连舅母养他的旧情都不顾了吧。

        韩复见他想得出神,不知他在担心什么。

        叶知秋不愿与他说破,皱眉道:“你方才说兵部已是得了消息了,那为何并未呈报给李厚琮?”

  http://www.yuanzun888.com/book/51144/262329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zun888.com。元尊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