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千树梨花飘香雪 > 第七十八章 封印

第七十八章 封印

        梨花一连昏睡数月,醒来之时,发现自己业已恢复,没有丝毫不适,一定是相柳!从此她便成为一个真正的魔了。梨花指尖轻弹,一股魔气喷薄而出,竟将不远处的山夷为平地,她还从未获得如此强劲之力!体内有天魔精魄,又身处魔界,她的入魔之路,竟是一片坦途!梨花自嘲一笑。可是,为什么竟如此,不甘心,不愿意呢?

        “相柳呢?”梨花随手拉过一个魔卒问道。

        “老祖宗出去玩耍了!”魔卒毕恭毕敬道。眼前之人先是半魔半仙,如今周身魔气逼人,竟不逊老祖宗,魔卒不禁心惊。

        “去哪里玩耍?”梨花问道。

        “小的不敢问!”魔卒低下头道。梨花摆了摆手,让他下去,自己忽然之间百无聊赖。她该做些什么呢?嗯,悯天被封印,想必白念离必会救他,转念一想,不对,这悯天原本是灵苍佩剑,眼下物归原主,白念离又以何为借口去索剑?如此想着,便决意去仙界看看。

        梨花冒冒失失闯入仙界,她现在为魔,却不懂如何收敛魔气,所过之处,一众小仙无不心惊胆战。只是她虽在仙界住了不少时日,也仅在梵月谷和龙脊之间徘徊,其余地方并不熟悉,想去寻那灵苍,竟不知从哪里走。正发愁之时,忽然看到远处天空彤云密布,雷电交加,一个诡异的星星在其中闪耀,又有极为浓重魔气散发出来。

        有魔之地,必有白念离,如此浓重的魔气,不知白念离可能应付,梨花不由得担心起来,便朝着那处赶去。

        正是降魔渊中的降魔阵。今日魔星高照,与天魔精魄交相呼应,这悯天剑划出的一条微痕,被女战魔赤练从中轻易突破。

        一个威风凛凛的魔女破阵而出,她手持双刀,向周围扫视一眼,露出傲视天下姿态,破旧不堪的衣衫丝毫不能掩饰她与生俱来的的霸气。灵苍手持悯天剑,直直的看着她,嘴唇微动,似有千言万语,却一言不发。

        “帝君!你为何要放她出来?”干戚因阻拦灵苍,被他致命一击,不可置信地问道。

        “我后悔了!”灵苍盯着女战魔的视线不曾挪移,“我后悔了几十万年!”干戚只听了一半,便一命呜呼。

        “我亦后悔!”女战魔用刀尖直指灵苍道,“即使我堕仙为魔,我却不曾害你半分,为了你不惜三万魔卒,你竟食言,如此待我!”女战魔狂笑一声,道,“现在才后悔,才放我出来,晚了!”说罢魔刀飞出,一刀正中灵苍腹部。女战魔脸色却一变,收回魔刀,道,“你为何不躲?”

        “我是来向你赔罪的,任杀任剐,悉听尊便!”灵苍笑道,“你这一刀砍下,我心中的悔意便能抵消一分!你杀了我,我亦无怨无悔!”

        “你做梦!我被封印这么多年,岂是你一死可抵的!”女战魔道,“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只要你能解气,无论怎样,都依你!”灵苍用悯天剑抵地,仍是站立说道。

        “你......”女战魔轻哼一声,道,“你以为单单是你,便能解气了么?”她的双刀一挥,“我要灭了这仙界!你为了这仙界竟然负我,我便先灭了仙界,再来杀你!”

        “我要救出这三万魔卒,踏平这仙界!”战魔赤练双手举刀,刀尖直指天魔星,竟又有一道闪电劈了过来,带着浓重的魔界之气。

        “你却要失望了!”灵苍苦笑道,“白泽族人正在赶来!”他的愿望,不过是,再看她一眼,哪怕就此死在她的手中,也在所不惜。如今心愿已了,而赤练,终究是天魔,被封印,总比被灭要好得多!只要她能活着,哪怕是封印,也是好的!他只是想让她活!

        “就凭他们?”赤练不屑道,“来吧!我要你亲眼看到他们如何惨死!”

        白念离与白左白右两位长老率领一众已经前来,降魔阵被撕了一个口子,有大量魔卒从破损之处蜂拥而出。

        “布阵!”白泽众人立刻依次就位,准备将降魔阵的口子封住,白左白右带领一队追击魔卒。

        照常理,白念离要用白泽秘技对战赤练。虽说白念离的白泽秘技未能登顶,仍是威力巨大,却见白念离并未使用白泽秘技,反倒是手中出现一团火光。

        “三昧真火!”灵苍惊道,“赤练小心!”

        “赤练,你若能束手就擒,我便饶你一命!”白念离道。

        “哼,赤练早就死了!就是天魔的心,都碎了!”赤练道,“若有本事,便来取我性命!”说罢挥刀而上。白念离手持破魔剑,立刻迎了上去。只听一阵噼里啪啦乒乒乓乓,二人杀做一团,只是这白念离明显仙力不足,总是以巧劲避开赤练锋芒,远不如以往。

        “你的仙力如此低微,竟还想取我性命,真是痴人说梦!”赤练笑道。

        “是吗?那看这个!三昧真火!”白念离淡淡问道,剑尖却出现一团火来,正是三昧真火。刀剑相击,火花四溅,三昧真火立刻灼伤了赤练。赤练堪堪避过,身上已经负了伤。

        “地煞阴火!”赤练的魔刀立刻化为灰烬。

        “焚心烈焰!”赤练被一团火焰包围,周身魔气竟消失无形,她不禁大吃一惊。

        “小心!”梨花冲上前来。

        灵苍见赤练极其被动,心急如焚,竟拿起悯天剑,从背后冲着白念离刺去,情急之下,梨花立刻用身体抵挡,被刺中了肩头。

        “梨花!”白念离将灵苍一掌击飞,立刻拔出了悯天剑,手上光芒显现,悯天立刻被解了封印,看到梨花受伤,立刻扑了上去,叫到,“娘,你怎么样了?”

        “没事!小伤而已!”梨花道,心中不禁深觉安慰,他们,并不因为她的天魔身份而有所变化。

        “我的精魄!”战魔赤练伸手朝着空中一抓,梨花身上的天魔精魄立刻破体而出,到了赤练手中,赤练往胸前一放,精魄碎片没入心房,登时周身魔气汹涌澎湃,犹如滔天巨浪,任凭白念离耗尽浑身仙力,也无法烧尽她的周身魔气。

        “受死吧!”赤练以魔气为刃,横扫而过,众人如同海中孤舟,在空中飘摇不止。

        东昊带领各族将士已经赶来,却只能追杀伏击魔卒,除了东昊,竟无一人能入降魔渊。

        “哥哥!”梨花看到东昊,不禁叫到,她心急如焚,悯天也担心不已,立刻化为长剑,入了东昊之手,助他一臂之力。东昊得了白念离半颗神兽元丹,又有悯天剑加持,一时间竟将逼退了数步。

        “快!封印!”灵苍忽然跃起,抱着赤练,用尽全身力气跳入降魔阵,白念离立刻挥动破魔剑,斩断右手,断手瞬时变大,将降魔阵的裂口堵住,白念离又将破魔剑深深刺入,赤练终于,再度被封印,空中仍回荡着赤练最后喊出的话,“灵苍,我恨你!”

        “竟然是这样?”远远观战的相柳顿时无比失望,心中尤其的不痛快,黯然离场。

        “梨花!”白念离封印之后,立刻去看梨花,这梨花心头曾被悯天剑所伤,失了天魔精魄,已到弥留之际。

        “娘!”悯天犹如孩童,呜呜哭泣。

        “姝好!”东昊心痛不已,这个是他的亲妹妹,他却不曾好好守护,还多次误解她!

        “天儿,以后,要听你爹和你舅舅的话!”梨花勉强一笑。东昊听到舅舅二字,眼中泪光闪动,妹妹二字脱口而出。

        “娘,你不要死,我会好好听话!”天儿哭着说道。

        “哥哥!”梨花道,“以后,帮忙照顾天儿!”她初入梵月之时,他曾对她多加照顾。

        “东昊,如何救她?如何救她?”白念离有生以来第一次六神无主,不知所措。

        “你为何,没忘了我?”梨花疑惑起来。

        “这忘情丹,唯独对白泽一族无效!”白念离道,“幸亏无效!你怎么能如此狠心,竟要我忘了你!我现在就带你回梵月谷,去聚元大阵!”

        “没用了!梵月一族,向来难以自救!只是,我仍有一个遗憾!”梨花含泪摇头道,“白念离,记得你许诺我的,三千六百棵梨树!你一定要去种,一定......”

        “好,我答应你!”白念离道。

        “我,我其实,我......咳咳......”梨花又吐出一大口血。

        “别说话!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白念离道,“我喜欢你!梨花,我喜欢你!”

        “嗯,好,真好......”梨花缓缓闭上了眼睛,眼泪顺着眼角流下。真好,她是这么死的,死在他的怀中,真好,在临死之前,她终于听到他说,他喜欢她......

        看着怀中的梨花渐渐变冷,三人无不摧心裂肺,悯天嚎啕不止,东昊默默流泪,白念离低低哭了几声,却忽然又笑了起来,“人死了,种再多的树,你又怎么看得见?如不我陪你一同化为烟尘,从此生死不离!”说罢周身火焰烈烈。对不起,我生平,第一次食言,还是对自己最爱的人......

        “白念离!你这火再烧下去,你的儿子,真要被你烧死了!”天老忽然出现说道。

        “你说什么?”白念离周身火焰褪去。

        “哼,你又装什么糊涂?”天老如今又恢复成鹤发童颜的模样。

        “那次......”白念离喃喃说道。不过一次,竟然就有了他的血脉!

        “你这儿子,还没出生便有如此多的劫难,啧啧,真是天界第一个!”天老啧啧道。

        “那梨花......”白念离又问道。

        “本来天机不可泄露,不过,我可以提点一二!”天老道,“你和她,缘分似断未断,似连又没连,她的元神散又未散,机缘巧合之下,或有一线生机。”

        “多谢天老提点!”白念离眼中显出希冀之光,抱起梨花,踏上了云头。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爱上梨花的,也不知他到底爱上了梨花的哪里。是那日她梨花带雨的哭泣,还是她奉上膳食时的笑靥,抑或是满脸烟尘时的可爱,一本正经说书时的狡黠,总之,他就是爱上了她,当他察觉到她所处的阴谋,便费尽千辛万苦,去取了五火。但这五火,极难驾驭。传说白泽一族,拥有操控五火之力,但也只是传说而已,自从身负五火之后,白念离每日便如同生活在冰火之间,每日承受着诸多苦楚,尤其是在御火迎战之时。

        白念离自然知道原因所在,白泽秘技与五火之力,他只能选一种。

        可没了白泽秘技,万一天界有难,他拿什么去封印难以匹敌的魔?苦思冥想之后,终于有了两全之法,他将自己的毕生秘技修为,封印在右手之中。是故那日在龙脊山,他虚弱的落下了云头。虽此举凶险,却并无性命之忧。而梨花竟为了她,不知吃了多少苍茫果,他心痛不已。梨花竟在他神志不清时同他圆了房,虽说白泽秘技需要童子之身,但由于他身上的五火,残存的仙力,让他迟迟不能醒来,而圆房之后,这仙力又消散了不少,便使他既能封存了白泽秘技之力,又具有了五火之能。

        他知道那不是梦,如果是梦,他宁愿永远不要醒来。

        他有些后悔了。梨花在魔界的一切,他都知道,那梨花玉佩,便是他的耳目。是魔是仙重要吗?灵苍和赤练,他和梨花,若非因了这仙魔之别,又怎会如此?

        幸而天老说,她会回来,这就够了。

        那么,他要开始,为她种下梨树。

        他曾说过,要给她种下七千两百棵梨树,现在,他要为她种下七万棵,更多。

        他会一直等着她,等到满山梨花开,等到她醒来......

        “天老,你如何肯错过这样一出好戏?”白右道。

        “最后这一幕,才是好戏!”长老笑道,“白泽一族何时哭过?这是开天辟地第一次,你说是不是好戏?”

        “哼,他不过是忙着讲排场,才姗姗来迟!”白左白了天老一眼道。

        “知我者,小左左也!”天老哈哈一笑。

        “天老不是从不插手天界事务?”右长老道。

        “告诉你们也无妨!”天老神秘一笑,“我正在下一盘大棋!”以天地为棋盘,以众生为棋子,是世间,最大的棋。若是此番赢了,平日输得再多又何妨?

        “大棋?”白左白右对视一眼,不解的看着天老。

        “不错!棋子已落,我要先去了!”说罢,又乘着他的九龙沉香辇,身后跟着两排金童,浩浩荡荡的回去了。

        经此一战,灵苍亦被封入阵中,天界群龙无首,便由众人推举东昊为新一任天帝,虽有些许不服的部落,起兵作乱后都一败涂地,也就承认了这个事实。

        “左长老,这灵苍......”新任天帝东昊特意寻了白泽左长老前来商议。那日,灵苍舍身封印战魔赤练,是众人有目共睹的,虽说这场变故是因灵苍而起,但灵苍任天帝以来勤勤恳恳,素无大错,在关键之时又悬崖勒马,“天帝灵苍,为天地舍身,实为天界众仙之楷模!”左长老道。这是右长老特意叮嘱他的,依照他的脾气,哼,错了便是错了!天帝听了,便依言给了灵苍封号,为灵苍维护了名声。这事,他本想去问仙尊白念离,只是白念离隐匿天界,众人遍寻不至。

        新任天帝东昊即位不久,便娶了与明族少主定了婚的雪族公主宜宣,此事一时间议论纷纷,但二人似乎感情甚笃,不久便生一女,名唤滢泓,后又生一子,名唤少昊。

        梵月族族长凌方在大战后不久便身归混沌,苌祝成为新一任族长兼圣女,丽殊却从此不知所踪,菁羽和禹单的感情最终浮出水面,却被苌祝严令阻止,菁羽一气之下便逃入人间,而孔雀族的少主心仪苌祝,被言辞拒绝,竟郁郁而终,临死前送给苌祝一个孔雀权杖。苌祝最终和族中一男子成婚,生下一女。

        白念离由于封印战魔有功,备受推崇,被称为神尊,只是他从此杳无音信,竟数万年无人得见,只是在天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片漫山遍野的梨树。

        -----------本卷完

  http://www.yuanzun888.com/book/47120/193459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zun888.com。元尊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