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浮尘烬歌 > 第十七章 云梦泽旧事 (一)

第十七章 云梦泽旧事 (一)

        她静默地看着沉烟楼外一株快要病死的桃花树。

        在她年少时,姨母见这美丽的湖泽苍山,满目青翠,却无女子钟爱之绯色,便去寻了桃花树,培植于此。还为此地取了名字:云梦。

        亦真亦幻,人世已然凄凉,如云如梦,可谓淡雅夙愿矣。

        她自小患有心疾,每逢雨夜便痛彻心扉,姨母虽也通医道,但此心疾非比寻常,医治难愈,渐渐不再强求,只是每逢心疼时吃下用薜参制作的药丸。姨母在世时,薜参皆要花数月才采集一些,如今她只能靠替人解惑,来收取作为报酬的薜参。

        姨母说,除了云梦泽哪里都不要久留,她不解追问。姨母不语,面容哀伤。她便不再问了,乖乖回房好生念书,姨母是她唯一的亲人,她对她唯命是从,不愿针锋相对。她如此也不过是愿辛劳的姨母能得慰藉,长生安康。但事与愿违,终究姨母还是染病去世了。

        她悲伤至极,坐在沉烟楼的木梯上,泣不成声。

        姨母病逝那刻,紧紧拽着她的手腕,“涪沧,我现下要说的话,你要铭记也要保密。”

        她痛苦点头。

        床榻上的姨母,用尽力气说着,“我们并非凡人,而是隶属曾经的天界贵族,东方阿殷。因你娘娘犯下的滔天罪行,族人不容你,我只好带你来此,你是五公主与水神之女,你有无上神力,有些心怀鬼胎之人欲抓住你,利用你。所以,切记不要随意出云梦泽!”

        忽地,姨母向她使出法术,“我一直将你的仙力封存着,如今为你开启,涪沧,好孩子,保重……”

        一道刺眼金光入了她的肺腑,将她升至半空,她疼痛难忍,不由闭上眼。

        良久,她跌落在地,抬头,震惊地看着姨母的身躯化为一些五色之羽,难以醒过神来。

        “原来我和姨母都是神仙。”她叹息道,“原来我的娘娘是五公主,爹爹是水神。”

        可是这些秘密又有何用呢?都是过往旧事了……

        她实在对没有抚养过自己的爹娘生不出一丝感情。她自小随姨母长大,姨母教她诗词、品茶、奏乐、药理,还有美丽舞蹈。姨母说,东方阿殷族最善舞艺,族中有习俗,凡是女子都会在出嫁前携一件华美舞衣陪嫁到夫君家中。姨母早早就给她备好了舞衣,桃花之色,水袖款款。

        这云梦泽青山绿水,美则美矣,却无花无果,幻境便是如此,一切不会枯萎,如雕塑,自始自终如一。但那几株亲手所植的桃花树,因由仙力所育,倒花开不败,但却有一株对仙力已不纳,即将因病枯萎死亡,而她无能为力。

        姨母留下的薜参已然不多,她需得自己谋取,故此,她不得不出云梦泽。但将自己装扮成长眉道士,还取了法号:无难。

        在信徒颇多的含颐仙观,入了足足的膏火钱。

        道观影壁下置一大缸,影壁上书:仙师无难,见人间多凄苦,愿为有缘人解纷扰。谨记有三:一不解伤人阴毒之事,二不解升官发财之事,三不解无理无法之事。其余请将疑问写于竹简上,放入缸中,七日后带半箱薜参来此即可化解。

        来此解惑之人不少,但薜参难得,使得以金银财宝作为酬劳倒成了次品,入不了仙师之目,那些人便花大气力遣人去寻薜参。

        求解之事,多为病痛与情感,如,赵家之子恋慕李家之女,但李家不喜,赵家之子便害起相思,药石无效,李家女,因不慎赏荷时掉入湖中溺亡,赵家之子,终日泪目,瘫在床榻,欲寻死。此事,她以一壶忘川水作解,世人皆知忘川水,但忘川之地极远极寒,路途艰辛,少有人平安到达,稳妥而返,但她所在的云梦泽倒离那里较为接近。

        还有一些求药之人,如,一花楼女子因寻到了失散多年的哑巴娘亲,但那老妇人因长期睡在污秽破屋中,身体多有恶疮,城中大夫念她年迈且怕传染,便不敢接手医治。她只好托人去仙观求药,还将自己多年积蓄全拿出,令人遍寻薜参。此事,她用了仙法,将自己做的药丸赠与她,救治了她的娘亲。

        含颐仙观有仙师的传说,传至十里八乡,她却突然毁了那个大缸,抹去影壁上的文字。只因她发现有人跟踪,不是凡人,这让她想起姨母的话,难道真有心机叵测之人欲抓她。她涉世尚浅,不懂如何保全,便只好回云梦泽避避风头。

        她因有了仙法,便知晓这云梦泽是个幻境,除仙法极其高超且有心辨别之人,其余不能轻易识别哪里是入口,这也难怪姨母会让她久居此地。

        但偏偏就有人入了这里,一个俊朗男子,着素色团云衣衫。

        他向她走来,彼时她正给一株桃花树浇水。

        “敢问姑娘,此地名为何?

        她心中一惊,数年来从未有人踏足此地,“你是何人,怎到此。”

        他惭愧到,“我这些年四处游学,因到之地皆不在《地经》中,所以方向难辨,故而迷途,望姑娘莫见怪。”

        “《地经》是何物?”她见他温润如玉,相貌堂堂。

        “一类记载地名及其方位之书,但尚未记载完整。”他目光柔和地望着眼前,站在桃花下,波澜不惊,松松绾着流苏髻,风姿绰约,岁月静好之态。

        “你误入此地对我多有打扰,我为你指了路,你便走吧。”

        “……劳烦姑娘指路。”

        “此地是云梦泽,你且向西南去便可。”

        “云梦……是个好地名。谢姑娘好意,今日算是有缘,敢问姑娘可否告知在下名字?”

        她微微陷落在他纯净如水的目光中,却还是淡然道,“彼此无瓜葛,不必如此。”

        “……在下空尘,再次谢过姑娘,告辞……”

        他看着她对自己的离开毫无在意,心下黯然,匆匆离去。

        她浇完最后一株桃花树,放下葫芦瓢,细细地看过去,无他的身影。

        她想要和他说话,却又害怕,只因能入这云梦泽的绝非凡人,他来此真的只是迷途吗?她孤身一人,不敢相信任何人,也不愿这清寂美丽的云梦泽有他人打扰。

        树上的桃花,翩然落下。

  http://www.yuanzun888.com/book/46694/197616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zun888.com。元尊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