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明末求生记 > 第八十章 在临颍二

第八十章 在临颍二

        第八十章      在临颍二

        “张郎你回来了。”罗玉娇说道。“你看这里就是我们当初住的房子。一切都好熟悉啊。”

        就罗玉娇来说,她也很怀念当初在临颍的时光。她其实很不愿意过东奔西跑的日子。

        张轩在罗玉娇面前从来不掩饰,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坐在一边。

        罗玉娇歪着头坐在张轩身边,说道:“张郎怎么了?”

        张轩叹息一声,将刚刚的事情说了出来。说道:“活着怎么就这么难啊?”

        罗玉娇说道:“张郎还是见事太少,不说这临颍小县,就是北京街头,每年冬天都少不了几具路倒,即便是万历太平年间,也是如此。你又何必苛求如今啊。”

        “是我要求太高了。”张轩说道:“没有想到,我仅仅想天下间不饿死人,就要求太高了。”

        罗玉娇说道:“不高吗?我最近也在读史书,你那样的要求,大抵文景,贞观也未必能达到吧。”

        罗玉娇骨子里其实一个很传统的女人,她虽然识字,但是也是罗汝才戎马之间教授的,也仅仅是识字而已,至于什么诗书从来没有读过。但是为了讨好张轩,因为张轩爱读书,故而她也打起精神看书。

        她本就是一个聪明人,下得了功夫,自然读进去不少。

        张轩一时间被罗玉娇堵着说不出话来,他从来没有想过古代盛世之中,到底每年有没有饿死人?之前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想过,但是在明末的岁月之中,张轩对一切历史都变得不相信起来。

        他从小接受的历史教育,与真正的历史来说,根本就是两个面孔。

        果然是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我终于一天,会让这世间再无人饿死。你信不信?”张轩带这几分恼羞成怒说道。

        “我信我信。”罗玉娇面带微笑,好说是在哄孩子一样。

        有了这一件事情,张轩本来想在临颍好好休整一下的计划,完全泡汤了。

        大军现在还滞留在洛阳回来,张轩数了数日子,他大抵还能在临颍待些日子,张轩立即请张氏三兄弟,说道:“我军还在临颍待上十几日,数千士卒吃临颍百姓之粮,却无所事事,实在不好,张大兄,对临颍最为了解,而且去年我记得让你制定过全年的水利计划。”

        张质闻弦音而知雅意,说道:“将军,您想开工?”

        “对。”张轩说道:“找一条用工少一点的,这一段时间挖出来,也算是练兵了。”

        张质深深看了张轩一眼,躬身说道:“请主公放心,今夜我即便是通宵达旦,也会将计划做出来的。”

        “那就多谢大兄了。”张轩说道。

        张质回到家中,立即召集了兄弟张朴,张素,将这一件事情,告诉了他们,说道:“从今天起,我张家就将本全部压张将军身上了。”

        “大哥,这样不太草率了吗?”张素说道。

        “不,我觉得一点都不草率。”张朴说道。

        张朴是三兄弟之中,最沉默的一个,大哥张质是进士,又是家主,平素在家中从来是他说话算数,而张素素来以智谋出众,家中大小事务,他都参与,而张朴却是高不成低不就,只有站一个老实本分,故而家中事务他长不言。

        “天下如何到了而今这个地步?”张朴咬着牙说道:“就是朝廷上的诸公,从来不将百姓当人看。‘不作安安饿殍,效尤奋臂螳螂。往来楚蜀肆猖狂,弄兵潢池无状。云屯雨骤师集,蛇豕奔突奚藏?许尔军民绑来降,爵赏酬功上上。’杨文弱身为大明阁老,深受陛下信任,居然写出这样的词句,已经是无耻之极,居然有士附和,更是让人无言以对。但我相信圣人之言,将来收拾天下局面的,毕竟是一个仁者,该因仁者无敌。”

        张朴此番言论应该是在他心中憋了很久了,故而一口气说了出来,重重松了一口气。

        张素说道:“二哥说的对,丁启睿这等人居然能手握数省兵符,大明岂有不亡之理。张轩此人虽然有几分妇人之仁,但对地下人极好,将来即便有变,也不会难为我等。是一个好主公。只是将来他能不能成为刘皇叔,却是未知之数,不过,我们张家其实早已没有选择了。”

        一时间三兄弟沉默了。

        “既然如此。”张质说道:“我们就做事吧,从第一件事情开始。”

        三兄弟召集张家的人手,一一询问,看临颍附近,哪里用工不多,可以修建的水利工程。整整一夜,才完成一个计划。天刚刚亮,张质就将这个计划送到了张轩眼前。

        张轩一看,说道:“延长蜈蚣渠?”

        “是。”张质说道:“蜈蚣渠是颖水的支流,也不只知道是何时所建,反正是有些年月了,因为此渠形似蜈蚣,故而得名。”一边说,张质一边比划手中的图纸,说道:“这蜈蚣渠的每延伸出一道支渠,都是当地为了灌溉用,只是年岁已久很多都堵塞了,需要重现疏浚。这是如今秋水大涨不是疏浚之时。可以在沿岸多挖几条支渠,这样来用工灵活,如果有是就可以多挖一条,时间紧,就少挖一些,即便是临时有事走了,剩下的工程让雷县令征召民夫做完也是可以的。”

        “好。”张轩说道:“就按这个意思来。”

        这个时代的水利工程,几乎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不过是挖沟引水而已。这些士卒几乎每天都在做,安营扎寨的时候,也是需要挖沟的。

        张轩先通知了雷县令,让雷县令召集一些民夫,然后又回到营中,告诉营中士卒。

        营中士卒临颍县本地的有相当一部分。他们自然愿意为家乡做些事情。

        而雷县令也很懂事,立即将张轩营中士卒的伙食,上调了一个档次,野菜粥,变成了鱼肉野菜粥,里面还有一点米。

        只要让吃饱,这个时代的人,从来不在乎卖力气。

        故而蜈蚣渠支渠工程,就这样紧锣密鼓的进行之中。

        张轩也时常去巡视,现士卒碗中的鱼肉还不少,心中暗地里犯嘀咕,心中暗道:“这颖水之中鱼这么多吗?我去年才将它们一网打尽,今年就又有了吗?”

        忽然有一天,张轩忽然想明白,颖水与涡水都是流入淮河之中,而黄河水将百万人都冲进水里。恐怕整个淮河水系的鱼儿都过了一个肥年。

        张轩一想明白这个,对这鱼肉再也不看直视。但是也不能说出去。

        在这个要饿死人的时代,人肉都吃得,更不要这种鱼肉了,他说出去,又能如何。能让这些士卒不吃鱼肉吗?

        该吃还要吃了,何必说来徒徒让人烦恼啊。

        只是张轩再也不肯吃一口鱼肉了,他宁可去吃野菜。

        在临颍的日子,虽然辛苦一点,但是平静之极,他所做的事情,都是有利于民生之事,比他打几个胜仗,都有荣誉感。

        不过,平静的时间总是短暂的。

        十月上旬,闯营曹营马队从洛阳南下,随即派遣偏师南下南阳。

        李过克南阳,杀猛如虎,与左良玉所部交了一下手,谈清楚如今的左部都是乌合之众了。

        随即回报。李自成与罗汝才商议之后,立即召集所有人马,先拔汝宁,剪除后患,然后大军南下,攻左良玉。

        争取今天冬天,在襄阳城过年。

        就这样一场大战再次掀起,战事频繁的节奏,让张轩都有一点喘不过气来。

        但是张轩不管怎么样,也只能从命,张轩部南下,与大军会合。进攻汝宁。

  http://www.yuanzun888.com/book/42618/203743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zun888.com。元尊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