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重生之军宠:六零娇妻火辣辣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第二百一十六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那一次也是她真正直面生命的冲击,跟随着雨顺哥他们一起前往唐省救灾,利用空间施放各种物资,救过无数人,可是却也看过更多的尸体,更多的死亡,让她在救灾回来之后一段时间都是噩梦连连夜不能寐。

        那真是悲伤的一段时间,也是悲伤的一年。

        否则就她的性子,也不至于过年之后就宅在家里不怎么出来,都三月了这才出门来拉着孩子们热闹一场,日子过的太压抑了,孩子们的天真活泼才能去驱散,才能迎接未来。

        只是他们这些底层的小老百姓看到的是眼前的这一亩八分地,那些事情的生,大家纵然哀伤、悲恸,却想不到太多的事情,可对于高层的掌权者来说那牵扯的事情就大了,无异于一场大地动大换血。

        虽然她知道未来的走向,可新旧政权的交替这段时间又恢复了前几年那样严肃又充满了紧张的感觉,街上人来人往脚步匆匆,脸上都是紧绷着的,即使知道的不多,可是这种紧张感还是会传染的,现在的情势有些紧张了。

        “你说的是,去年真是一个事故多的一年,一整年都没有消停过,真的,现在我是没有什么心思想这些,上面太不安稳了,我们这些小人物,还是安安稳稳的最好。”

        说到去年生的事情聂安诚的脸色有些灰败,的确,现在上层动荡不安,实在是安稳最要,没看周彦教授他们现在都安静的很,以前还有说有笑的,现在就是笑一声都不太敢了,小心翼翼到这个地步。

        “我也知道,可是就是有些不甘心啊,毕竟这样的机会难得。”

        姚南苦着一张脸,他怎么能不知道现在一动不如一静,可等了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有个机会,他生怕错过了这辈子就错过了,他总归是没有诚子和曦曦这么冷静。

        “曦曦说的对,这件事情还远着呢,我们现在急什么,不说那些离我们远的事情,还是要先确定这事儿是不是真的。”

        “曦曦,我们两个实在是能力有限,这种事情也不是我们能打听到的,还要麻烦你问问了,即使机会不大,也是个机会。”

        聂安诚看着方玉曦的眼神有些恳求,方玉曦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这是小事儿一桩,不过聂安诚比她想象的要在在意这件事吗。

        唉!现在她真是不能告诉他们很快要恢复高考了,不用争了,这有话不能说堵在心口真是难受的很,好在这一年虽然动荡,可很快就要苦尽甘来了。

        “没问题,这事儿包在我的身上,回头我就去村长家问问她媳妇儿,村长那个人口风有些紧,不过他媳妇儿嘴里还是能打听到东西的,别着急。”

        方玉曦点点头,虽然她是不稀罕这工农红兵大学的名额,可是他们两个既然动心,她也不会推拒,即使最后做的是无用功,给他们一个希望也是好的,只要撑过了这段时间恢复高考,还怕没有未来吗,这也是她看这两人翻过年之后越来越心绪不宁的原因。

        “曦曦那就拜托你了,要是打听好了,我再给你抓个几斤黄鳝来给你吃!”

        姚南看着方玉曦开心的笑出了一口大白牙,有点傻,却是很真诚,方玉曦看着都觉得乐,她还却这点子黄鳝不成,不过是不想看他们这没精打采的样子了。

        “好!你说的啊,我可记住了!”不过这么想着,方玉曦却是表现得很稀罕一样,让姚南笑的更开心了。

        “成了!这事儿说出来,我这心里可舒服了,之前我一直瞒着没说就是不想诚子过年也和我一样心事重重的,这回我可真是不用再睡不好了,你们看看我这些天没有睡好,都有黑眼圈了,曦曦你给我切两个土豆片给我敷眼睛,你不是说土豆片去黑眼圈吗,也不知道你从哪里知道的?”

        事情说开了,姚南开心的不行,眉眼之间的那股子纠结和心事重重也舒展了开来,他

        这样心里存不住事儿的人,心里有事了才是真正的难过呢,现在心里没事儿了,那可不是恢复了那活泼爽朗的样子吗。

        送走了聂安诚和姚南两个人,方玉曦院子里的开满了朵朵白色梨花的梨树下坐下,给自己端上了一杯热牛奶陷入了沉思。

        刚刚姚南的话让她有些在意了,她在意的并不是工农红兵大学的名额,而是刚刚姚南所说的另一个主人郑保国。

        这件事情一开始就郑保国在挑头,在问刘卫红,聂安诚和姚南的重点在工农红兵大学的名额,而她听了重点却是郑保国。

        郑保国虽然是知青,有文化,也有可能夺得一个名额,可是!村长的女儿刘卫红都不知道不清楚的事情,他郑保国一个被村长戒备,恨不得扔出他们家十八里远的小小知青,却是从哪里听说过这件事情呢?

        没办法,谁让郑保国现在的妻子是乔盼盼呢,乔盼盼那个女人,经历过上辈子,她早就无法无视她了,和她有关的一切她总是会不自觉的去注意。

        而这次的事情,既然郑保国知道了,乔盼盼又会不会知道呢?他们知道确认后又想要做什么呢?他们难道想要得到这两个名额吗?那他们又哪里来的底气呢?要知道经过村里放电影的那一夜之后,不管是乔盼盼还是郑保国都没有资格和其他人竞争了。

        想到太多,脑子里一团乱线,总是想不明白,想的脑子都疼了也没有丝毫线索,郑保国说是听镇上的人说的,她是完全不信的,这种事情没有人会大大咧咧的拿出来说,还那么碰巧的被郑保国给听到,怎么总感觉这其中有些什么不知道的东西在涌动。

        最后方玉曦仰头瘫在摇椅上不再多想,虽然现在事情不明,可是总有明白的那一天,她只要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就好了,很快就要高考了,她留在这儿的时间不多了,还是趁着时光悠闲,好好享受一下吧。

        看着头顶飘落的朵朵白色梨花雨,方玉曦的嘴边露出了个梦幻的笑容,这样的生活真好啊!

        慢悠悠的一口口喝掉了每日一碗燕窝,她是个爱美的小姑娘,自然要活的精致一些,将自己保养好啊,每日一碗燕窝,她可是吃了很多年了,她的空间里燕窝多的是,血燕也能吃的上,有条件她对自己很好很好呢。

        悠哉的吃完之后,方玉曦抹了抹嘴唇准备了十个鸡蛋去村长家串门去了,想要在村长媳妇儿那人面前得到消息,不付出点什么那是不行的,刘建国这个村长嘴倒是严,可是何香草却是个眼皮子浅的,这些年因为这个村长的位置,多多少少也收过不少东西呢。

        方玉曦也没有带多少东西去,就十个鸡蛋,这也是不错了,看在这十个鸡蛋的份上,何婶怎么也能给她点消息,又不是要名额,只要她知道,她必定不会空手而归的。

        关上门嘱咐榆钱看家,方玉曦哒哒哒的来到了村长家,正准备敲门呢,谁知道村长家里正在闹呢,鸡飞狗跳的闹腾的很。

        方玉曦站在门口的脚步停了下来,问都不用问就知道闹腾成这个样子的,只有村长家里的那个宝贝女儿刘卫红了,这个时候她进去不合适,有看笑话的嫌疑。

        方玉曦在门口站定,打算等闹完这一波再进去,心中叹气,这郑保国和刘卫红都已经结婚好几个月了,都过上了两口子的日子了,这刘卫红怎么还闹,人都结婚了,闹的这么大,不是给人看笑话吗,最近这村长家里可是让大家结结实实的看了一场又一场的笑话了。

        听见里面刘卫红尖锐的声音和她妈闹腾,说他们不疼她、看不得她过的好、看不得她嫁给喜欢的人、重男轻女,哪个戳爹娘的心窝子就说哪个话,将她爸妈给起的不行,村长更是暴怒的很,还有刘卫红的几个哥哥嫂子生气、恨铁不成钢、嘲讽的都有,乱糟糟的不行。

        方玉曦在门外听着心里有些幸灾乐祸,上

        辈子自己被唐桂花一家人虐待不当成人看的时候村长选择了袖手旁观,如今他的女儿这么逆反他,她倒是觉得挺高兴,她不出手,可是看着村长有些什么堵心的事情,她听了还是很高兴的。

        “我告诉你们,我不嫁我不嫁!我死也不嫁!我绝对不要嫁给一个泥腿子,保国有什么不好,有文化有礼貌,那么好的人,要不是你们不肯,那样好的女婿早就是你们的了,现在还想要让我嫁个乡下的泥腿子受苦,我死也不要,你们就是嫌弃我了,不要我了,想要正大光明的将我给赶出去,我不会让你们如愿的!”

        刘家的小院子里,刘卫红站在父母的对立面一脸倔强的红着眼睛顶嘴,一口一个泥腿子,不仅让几个嫂子心里很不舒服,就是几个哥哥也微微有些不喜,只觉得这个妹妹被家里给娇宠坏了,什么话都能往外说,泥腿子泥腿子!他们全家都是泥腿子呢,她自己还出生在泥腿子的家里呢,看不起泥腿子她别生在这个家啊!

        正和父母家人赌气的刘卫红红着眼眶,一双眼睛斗牛一样通红,此时她正处在和家人对抗,维护自己的爱情的抗争中,哪里能想到那么多,这几个月接连来的冲突,让刘卫红如今与家人的关系有些剑拔弩张。

        “你…你这个不孝女,你这是想要气死我们啊,我们将你养到这么大,舍不得你吃苦,舍不得你不开心,一心想要你好,你就是这么看我和你爸的!”

        “哎哟老天爷!我咋就这么命苦,生了这么个蛮牛一样的闺女,我…我真是要挖我的心肝啊!”

        何香草捂着心口难受的直哼哼,她这辈子就这么个女儿,生了三个小子,这最后生的老来女兼职就是她的心肝肝啊,她在娘家日子过的苦,就想让自己的女儿能过好日子,在家里千娇百媚的宠着。

        却没有想到宠了这么十几年的女儿最后会这么不懂事,瞒着他们和郑保国那种没担当没能力的男人往来不说,最后还闹腾的他们整个刘家都成了村里众人口中的笑柄。

        好在老头子这些年当村长还有些威信,否则就红儿这样的闹腾,这样的不懂事,这村里少不得有人用这件事情来攻击她家男人。

        可现在人郑保国都结婚了,都有媳妇儿了,这个女儿还是这么不懂事,整天的闹腾,以为他们这做父母亲人的害她,不愿意让她好,这几个月来,不说她和老头子,她的三个哥哥和嫂子都不耐烦了。

        本来想着早点给女儿找个好人家嫁了,有了自己的家,她就不会再念着郑保国那样的男人,说的那人家多好啊,家里就两兄弟,父母还偏疼他这个小的,家里又是做木工的,条件好,人也激灵有担当,父母也是不折腾媳妇儿的好公婆,这样好的人家偏偏这孽障就是不愿意,嫌弃人家是泥腿子,认为他们要害她,嫌弃人家。

        这戳心窝子的话一句一句的,让她伤心的不行,这么多年对女儿的娇宠真是喂了狗了,她乖巧可爱的女儿怎么就成这样了,她可真是伤心了。

        “妈!妈你别这样,红儿还小,你别和她生气啊。”

        “妈你别气,红儿还不懂事,我们多劝劝,她总会理解你的苦心的。”

        “红儿你快别说了,看你把妈给气的,妈最心疼你了,你这么说不是戳妈的心窝子呢,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

        何香草被女儿气的都快要站不稳了,三个儿媳妇儿立刻上前给人扶住在婆婆的面前刷好感,一个个都劝慰着。

        对刘卫红那桀骜不驯的样子那是不屑鄙夷又幸灾乐祸,家里有一个娇养的跟公主一样的小姑子,天天吃饱了睡睡饱了吃,油瓶子倒了都不扶一下,就这样还不算,那性格可是真娇蛮,她们这些做嫂子都要是时时刻刻的讨好着,否则就在婆婆的面前编排,这样的小姑子,三个嫂子怎么可能喜欢的起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之军宠:六零

        娇妻火辣辣》,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http://www.yuanzun888.com/book/31933/196700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zun888.com。元尊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