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重生之军宠:六零娇妻火辣辣 > 第一百零九章 收利息(万更)

第一百零九章 收利息(万更)

        “嘿嘿!那帮孙子,他们是将我当飞肥羊了,恨不得将我剐了榨出三两油来,给了一次又要一次,还不如不给,用两条腿换了自由,也不亏!”

        鲍三金看着这个已经年华老去韶华不再的老熟人,眼中也是闪过一丝哀伤,要真是可以他怎么愿意用一双腿换命呢。

        可那些人就是闻不得腥味的苍蝇,你要是露出了一点儿荤腥,那你就不要想摆脱他们,他们会以为他藏着更多,就像是吸血的水蛭一样,不吃饱了不放开,露了富了死也不会放过他的。

        还不如咬牙不松口,反正他的那些个姨太太和儿女也卷了大笔钱财逃了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他藏的那些东西一丁点都不能动,能动的也只有少许而已,破船还有三颗钉呢,什么都没有也惹怀疑,要把握住一个度,这样一来也许还能有条活命的路。

        看!他这不是赌对了吗!

        虽然散了表面上他藏起来的财富,也断了一双腿,可如今他在这乡下自由自在的,也没人想要从他手中挖东西,更幸运的是现在腿也有的治,这不很好吗,他还等着东山再起的那一天呢。

        不过比起他来,徐宝珠这个女人更聪明,早在一开始时局有些不对的时候就果断的将一双儿子和娘家人送走了,要不是事突然,她也跑了,也用不着受这苦了,聪明的女人!

        所有人都知道她差点举家迁离,钱财和值钱的东西大家都猜测被她儿子和娘家人带走了,徐宝珠的身上没多少钱财,不像他在人面前活脱脱就是金元宝啊,也是他以前太高调了。

        徐宝珠这个女人从年轻的时候起就是个人物,到了这把年纪了也比他们这些人聪明,看的长远,不得不让他这个大男人都佩服的很,怪不得她男人没了她一个女人也撑起了整个家。

        “有了这药,咱们可就是多了几条命啊,老周啊,你帮着问问,让人出来给我们见见呗,也让我们知道知道这帮我们的人是什么样子吧。”

        一直都话不太多的孙青云这会儿也开口了,那面条吃的他红光满面的,自从建国之后,苦了那么多年的他也想过过好日子,年轻的时候太苦了也没这条件。

        别的什么享乐他这把年纪了也不在乎,最看重的就是这口腹之欲了,这吃上面自从待遇提高了他就没再亏待过自己这张嘴,如今又被下放了,一朝回到解放前啊,吃口好的都是人家接济的。

        可是吧,这当兵的人更何况是高级将领,能混到这个份上,当然不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那么豪爽不拘小节,心细着呢。

        刚吃了人家的面条,接了人家的药品,转头就来打探人家的底细来了,不看看人,不放心啊不放心。

        被人整到了这个地步,吃过了亏了,做事就更加小心了,即使人没有恶意,不是自己的人也不放心啊。

        其他人也不是小白,虽然接受了人家的东西,可该警惕的还是警惕,这些个人都是见惯了金碧辉煌的人,小恩小惠就想要收买人那是不可能的,这孙青云问的也是他们想要问的。

        “哼!等着吧,不信人家,人家也不信你们啊,谁知道你们是哪路牛鬼蛇神。”

        周彦白了孙青云一眼,都说当兵的是糙汉子没文化没心眼子,照他看来,那就是一直老狐狸,打量谁不知道他的想法似得。

        “行了,吃饱了,药也用上了,早点睡吧,别忘了咱们来这儿是吃苦改造来的,不好好休息养足精神,你们是撑不住的。”

        给鲍三金的腿上绑了个结,周彦洗了手,抱着自己的被褥来到自己的位置,闭上眼睛睡了过去,早年的失眠在这地方早就治好了,只要有能躺的地方就能睡,高床软枕睡不着,干枯稻草倒是睡的香,人啊!就是那么的贱。

        周彦这拒不合作的样子让几人都没了法子,他不说,他们也没有办法啊,只能的暂时作罢,只等着徐徐图之,只要那人还来,他们总是能见到的,想到明日就要开始劳作了,几人也不再说话,各自抱着被褥睡了,只是心中千丝百绪却无人知。

        因为肚子里有了这么一碗热汤面,还有了药物,虽然被下放到了这个偏远的小山村,可住在牛棚里的这一个个的大人物居然诡异的觉着一丝的满足,对于在这个小山村的未来,也觉得不是那么的悲观嘛。

        下放人员的到来虽然没有如知青到来一般弄的村子里那么热闹,可也给大家添了不少的谈资,关于那些个丝都染上了风霜的人被打倒,被改造,他们是很好奇的,因为如若不是他们下放来的,他们一辈子也接触不到那样层次的人。

        害怕接触之余,大家也对他们很是好奇,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和村里的大家是那么的格格不入,就是村里最睿智的老人在他们的面前也显得有些不够看了。

        只是再好奇也不能改变这些人是人人喊打的对象,是被判定的被改造着,是处在最底层的人,他们就是要来受苦吃累的,就是要来进行改造的,大家可能同情他们的遭遇,可大家却不会为了他们而求情,也不会为他们而徇私。

        除了病的还不能站起来的宋青瑶和打断了双腿的鲍三金,其他人都被安排了活儿,还是最脏最累,庄稼人自己都不喜欢的活儿,那两个还是刘建国看坐都坐不起来,这才让他们养伤,养好了伤再进行安排。

        要说他们这几个人,拿笔杆子写文章,端枪打仗、经商赚钱那是一个顶一个的厉害,一个顶一个的能干,可要说到干农活,那可真是一个比一个干的生涩,完不会啊!

        而且他们干的还是最累最脏的活儿,一天下来,这老胳膊老腿的疼的是要老命了,回去的时候都是佝偻着身子,累的。

        不过唯一的好处是,这里没有在城里时不时的批斗,时不时的教育,那些谩骂和拳打脚踢也离他们远去,在这里,他们能好好的保护好他们最后的尊严和傲骨,比起这些,他们觉得如今的日子就算是这么辛苦也很满足了。

        虽然日子过的很辛苦,可是他们却也在一点点的适应东升村这里的生活,变得积极乐观起来,他们不像是第一天来的时候那般无望,如今的他们已经能苦中作乐了。

        方玉曦第一次见到白家俩老的时候是去放羊的时候,那时正好看到那宋奶奶送白老爷子出门去,一看到他们,那举手投足,那身上的那股书香味儿,就是现在浑身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了也是有风骨的。

        只是两人的状态实在是算不上好,又瘦又黑,脸色也苍白的很,嘴唇也没有什么血色,虽然她送了些东西过去,可对于她们亏空已久的身体来来说还是远远不够。

        不仅仅是他们两个,方玉曦静静的看着,那牛棚里的几个人都是这样,严重的营养不良的状态,脸色蜡黄,身体很不好。

        可她能帮的也就那么多了,再多不说会让人起疑心,她的行踪都要暴露了,很容易被人抓住把柄的,她得想法子让这些人自力更生,她就是有着整个空间的物资,她也不能将这些人部都揽到自己的身上来。

        为了不让人现她和牛棚里的人有关系,平日里方玉曦是不怎么往那些人的身边凑的,就怕被看出了破绽,送东西过去每次都是深夜,而且从来都不露面,只让周彦当那个中间人。

        可是即使有她时不时的接济,几个人在牛棚的生活也不好过,关键是油水太少,营养太少,而她也不能总拿出好东西来啊。

        所以在看到牛棚里的人越来越瘦,越来越黑的时候方玉曦急的团团转,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帮他们。

        后来还是何雨顺和毛豆给了她提示,周彦教授他们也可以和那些孩子们一样去河里捉鱼啊!上山的话太危险了,他们上了年纪不太好走,下水可就不一样了,水里的东西能吃的太多了。

        不过方玉曦也想着他们一群人上了年纪的人,可能下水有些辛苦啊,就给了他们两个鱼篓子,每次在鱼篓里面放上把玉米面然后放水里,一个晚上第二天就能捉到不少鱼虾,有时候大鱼都不能逃脱呢。

        村里不少人嫌弃的小鱼小虾,泥鳅黄鳝,对于她们来说,细细的熬了汤,或是放玉米糊糊里面煮,虽然调料不够味道可能不太好,可却是有营养的好东西。

        如此有方玉曦暗中的接济,他们有方玉曦提供的法子自力更生,努力的生活下去,就这么一段时间过去倒是脸色很好了很多,虽然还是那么的瘦,可是却比以前好太多了。

        因为有了方玉曦和其他人找的各种各样的能补充营养的东西吃,又有药物也有足够的时间休息,宋青瑶的病好的挺快,只在稻草堆里躺了三天就能站起来了,每天都笑呵呵的干活儿,顺便给几个人做饭,就是断了腿的鲍三金也能感觉到每天都在恢复的身体。

        只是让方玉曦吐槽的是,这么一群人,会做饭的也就两个人,一个宋青瑶,一个就是躺在地上的鲍三金了,其他人点火都是个问题,这人选还真是出人意料。

        方玉曦一直小心翼翼的接济牛棚里的几人,那可真是小心再小心,生怕一个不慎给自己弄出了什么麻烦来。

        可方玉曦却并没有现,她如此的小心翼翼,还是被有心人给注意到了,她也没有想到每次行事这么小心还是给人注意到了,这事儿说起来她就觉得倒霉,只觉得运气是那么的背。

        她从来都做的很小心,最多也就在去放羊的时候路过牛棚和那些人打个招呼,毕竟是邻居嘛,每天上工的时候都会见到。

        当做不认识那是不可能的,可方玉曦对他们也不热络,就连牛棚里的那些人都不知道她就是那个经常给他们送东西人。

        可那天夜里就是那么背,她每次都是半夜三更的去送东西,从来都没有出过差错,可那一次却偏偏的遇上了带着乔盼盼来抓青蛙,买不起肉打算给儿子加餐的乔大山。

        话说自从乔盼盼失去了方玉曦这个任劳任怨还当散财童子的好朋友之后,她的境况可是难过的很。

        以前的她还能借着去找方玉曦的借口偷懒,看在她从方玉曦的手上带回来的各种难得的好东西的份上,乔盼盼那对贪婪又重男轻女的亲爹后妈夫妻俩也就默许了乔盼盼这种行为。

        因为除了乔盼盼悄悄吃掉用掉的东西,那些个好东西部都被他们给用到了乔盼盼后妈的那对儿女身上。

        这让乔大山和张兰花觉得牺牲一下乔盼盼这个不怎么样的劳动力换来这些可以给儿子用的好东西还是挺划算的。

        只是每次乔盼盼在方玉曦这里弄来的东西都没有乔盼盼的份儿,对比起来,乔盼盼就是那个捡来的一样,后娘生的两个孩子就是宝贝,特别是乔大山唯一的儿子乔金宝。

        因为有了方玉曦的存在,也因为乔大山夫妻两个想要方玉曦手中的好东西给宝贝儿子用上,乔盼盼虽然愤恨,虽然不满,可她的生活比起村里那些重男轻女的家庭中生活的女孩子要好太多了。

        即使后娘磨搓,亲爹不喜,就乔盼盼在方玉曦身上得到的好处也让她不至于变得干瘪营养不良的样子,反而比许多的女孩子长得都要好。

        而乔盼盼虽然从方玉曦的身上得到了诸多好处,可是方玉曦得到的却不是乔盼盼的感激,而是越来越深的嫉妒和怨恨,她享受着从方玉曦身上得到的好处,可每一次看到方玉曦身上的好东西就会加深一次嫉妒,心中一直想要将方玉曦的一切都抢了过去,每当看到方玉曦被她耍的团团转,被她骗的掏心掏肺,她这心里扭曲的充满了快感。

        即使方玉曦有一个疼爱她的爹又怎么样,即使方玉曦比她过得快活又怎么样,还不是一个比猪都还蠢的蠢货,要是没有了方向前,方玉曦什么都不是,乔盼盼甚至在心里由衷的希望方向前能去死!方向前死了,方玉曦就比她还要不如了,方玉曦就没法和她比了。

        就是这样深的执念,这样多的怨恨,这样浓厚的嫉妒,让乔盼盼面对方玉曦的时候整个人都要扭曲了,好似方玉曦就是她最大的敌人。

        可是后来方向前如她所想的那般死了,她以为方玉曦会便得凄惨无比,却愕然现,一切都好像和她想的不一样。

        即使方向前死了,方玉曦依然过的很好,没了方向前,还有曾部长,还开窍了变得比以前聪明了,不再听从她的话了,那个狗一样听话的小婊子居然敢不听她的话,乔盼盼的眼神怨毒的好似一条剧毒眼镜蛇。

        她怨恨老天爷如此不长眼,好像将世界的好都放在了方玉曦的身上,她只觉得老天对她太不公平了了,这也让她心中的嫉恨更深,更执拗了。

        可自从和方玉曦闹翻了之后,乔盼盼才现她的苦难日子也从此开始了,自从她不能再在方玉曦受伤得到好处之后,她爸和后妈从一开始的不耐烦到最后的不善。

        不仅从此之后她不能用陪方玉曦的接口偷懒了,父母还将她不能再往家里带好吃的东西的事情归咎于她的责任,认为是她没有本事不能笼络住方玉曦的心。

        于是在看到乔盼盼和方玉曦和好无望之后,不仅后娘对她甩脸子,非打即骂,她爸也在她后妈的煽风点火下对这个赔钱货的女儿越来越差,这乔大山本来就嫌弃乔盼盼是个丫头片子,这会儿还不能给家里弄到好处,这就更嫌弃了。

        以前看她能带些好东西回来给宝贝儿子,这才对她和颜悦色一些,现在好处没了,还想要好脸子吃饱饭,那是做梦!乔大山很现实。

        于是乔盼盼开始了当牛做马还吃不饱饭被亲爹后妈嫌弃打骂的苦难日子了,更有一对弟妹的拳打脚踢当点心,对于他们来说不能再给他们带回来好东西的乔盼盼就是欠收拾,然没有一点对姐姐的尊重和亲情。

        而乔盼盼也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她爸和后妈还有一堆弟妹充满了怨恨,只是在她的心里方玉曦却是原罪,最恨的就是方玉曦了,认为这一切都是方玉曦害的,方玉曦躺枪了。

        方玉曦虽然不愿意被乔盼盼利用决定远离她,可是想到上辈子人生赢家的乔盼盼也不敢放松的一直都关注着她,看着现在的乔盼盼那悲惨的样子,完就是上辈子那个时候她的翻版。

        每次得到了乔盼盼又被她爸给骂了一顿或是饿的在大家面前掉眼泪的时候方玉曦心里就可乐,上辈子她也是这么过来的,这辈子该轮到乔盼盼也尝尝这滋味了,这可不是她做的,完是乔盼盼爸妈做的,她可是最纯洁了。

        不过即使听到乔盼盼过的不好的消息,方玉曦也从来都没有敢小看过乔盼盼,和上辈子她的懦弱不同,即使艰难到这程度,乔盼盼还能让村人都知道她在乔家被虐待,被欺负,可却并不在外人的面前诉苦,刷够了一波的同情心,这心计那是杠杠的!

        虽然乔盼盼的日子不好过,可村的人都在议论乔大山和他的后婆娘虐待前妻的女儿,说什么有后娘就有后爹,乔大山一家人完被所有人鄙视了。

        这舆论的情况那是一边倒啊,乔大山和他媳妇儿的名声那是臭不可闻,一个六岁的女孩能将舆论利用到这地步也是可怕了。

        刚开始方玉曦频繁的在青荷的口中听到这样的消息时还担心了一下,怕那乔大山和她媳妇儿张兰花会扛不住这村里的唾沫星子将这乔盼盼好吃好喝的对待。

        可是等到后来方玉曦却是觉得哭笑不得,她白担心了,这乔大山和张兰花就是个滚刀肉、厚脸皮,名声啥的在他们的暗里值几斤肉?能吃吗?既然不能管它名声好坏,日子照常过!

        可他们不在意不代表他们能放过罪魁祸,于是乔盼盼的日子过的更水深火热了,以前最起码还能抽空歇歇,还能吃上一碗不算太稀的玉米糊糊,总归是乔家的种,总不能饿死了。

        可这事儿一出,张兰花直接将人给安排活儿从早到晚没一刻歇息的时间,玉米糊糊也变成了涮锅水,饿的乔盼盼直接没了使坏的力气,乔大山见了也不说阻止,还雪上加霜的一天三顿的骂,把个乔盼盼给折腾的不行。

        这村里人见了有不忍心的要为乔盼盼说两句,那对夫妻两立刻就光棍的将乔盼盼给扔他们家里,同情她?好啊!将人带家里去好好的同情,他们欢迎之至!

        而乔盼盼被饿的,哪里还有力气耍小心思装可怜,有气性大的还真领到家里照顾了一天,乔盼盼饿啊,到了别人家就一顿狼吞虎咽的造,吃相那个狠啊,吃的那个多啊,直让把她领回家的人后悔不已。

        然后在家的埋怨下将乔盼盼给送回家,再不肯管了,乔盼盼家穷,别人家也穷啊,谁还愿意养个没关系的人在家里。

        而乔盼盼就利用她的可怜,在众人面前一通演,倒是得了几顿饭,可是再多的同情心遇到了粮食那就没有胜算了,再看看乔大山那一家人半点没影响还高兴有人养赔钱货,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吃别人家的饭,给自家干活,这买卖怎么算怎么划算。

        这乔大山一家无赖的样子,直让大家都没有办法,最后只能眼不见为净,嘴上同情一下,可要来真的,那就没有一个人出头了。

        而乔盼盼可怜装的多了,大家也就渐渐的不那么感冒了,大家还处于温饱都没有解决的阶段,白莲花什么的还真没有那么个审美来欣赏,乔盼盼算计的一切都成了一场笑话。

        一拳头打在棉花上,没半点用处,乔盼盼最后只得消停下来,乖乖的回家当牛做马干活,再不敢使坏了,安静的如鹌鹑一般再不敢再故作聪明了。

        这让关注着乔盼盼展的方玉曦从头看到尾,这一场大戏看得她差点笑破了肚子,她真是服了乔大山一家人了。

        果然也只有乔家这种没脸没皮的滚刀肉才能治得了乔盼盼这种满是心眼子的人,这大概就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吧,乔盼盼再能耐也拿她爸和后妈他们没办法,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这不,当她将乔盼盼当个乐子来看的时候,这人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看着跟在乔大山身边深一脚浅一脚的在田地里艰难的捉青蛙的乔盼盼,方玉曦冲着老天翻了个白眼,心中暗道了声晦气。

        不过看到那乔盼盼那么艰难的样子,还时不时的被乔大山呵斥、骂骂咧咧的时候,方玉曦觉得自己的心情又恢复了不少,她果然不是个好人。

        见两人没有现自己的,方玉曦也饶有兴趣的站在那儿好好的看着,看看乔盼盼这个狼心狗肺的白眼狼是怎么被乔大山磨搓的,这么凉的水,这么深的夜,居然带着她一个七岁的孩子来捉青蛙给儿子打牙祭,这乔大山有想法,有前途啊!

        看了好一会儿,看着乔盼盼越加的狼狈她就越开心,总有种自己变坏了的感觉,不过她喜欢这种感觉。

        看够了,正打算离开,刚一转身,这脑子里就控制不住的飘出了一个念头,这么好的机会,她不报复一下?

        上辈子她郁闷的鲜血和仇恨都往肚子里咽,这辈子乔盼盼是没有对她做过十恶不赦的事情,可也不代表她不能出出气吧,就算是她还给自己的利息吧。

        这么一想方玉曦也就不走了,看着乔盼盼的身影邪恶的笑了起来,想了想往乔盼盼和乔大山的附近扔了一个鼓鼓的麻袋之后才挂着愉悦的笑容离开了。

        心里计算着时间,蹦蹦跳跳的招惹着青草上的萤火虫,然后在几分钟之后,心满意足的听到了两声破音的尖叫声。

        哭声、怒吼声、尖叫声,听在她的耳朵里是那么的悦耳动听,让方玉曦在路边洒下了一串儿银铃般的笑声,咱们老百姓啊,真呀么真高兴!

        “啊!爸救我!蛇!好多蛇!我被蛇咬了!我被咬了!我要死了!救命啊!”

        乔盼盼从来都没有想过一天会遇到那么多少蛇,她正一边心里诅咒着乔金宝吃饭噎死一边找青蛙呢,哪知道眼神一晃身边就突然冒出了这么多滑溜溜的蛇。

        乔盼盼在现的当时就叫了出来,想要逃走,可下一刻就感觉到小腿被蛇咬了,乔盼盼立刻害怕的哭叫起来。

        乔盼盼慌乱的逃走,脚下那么多的蛇让她害怕极了,对蛇的恐惧让她几近崩溃,只希望爸爸能来救她,她以为她被毒蛇咬了,她要死了,她迫切的希望有一个人能来救她,她要去看医生,她不想死。

        没错,这一切都是方玉曦扔出的那个麻袋所致,那一整麻袋的蛇呀,那可是方玉曦特意给乔盼盼准备的大礼,那些蛇朝他们扑过去了,谁让他们手里的都是青蛙呢,这么多的蛇,够他们父女两个喝一壶了。

        可乔大山那个人,从小就是个自私自利的垃圾,自己的爸妈都不带孝顺一下的,唯一放在眼里的也只有乔金宝这个独苗苗,那是他的宝贝疙瘩。

        女儿算什么,以后都是别人家的人了,能给她一口饭吃养活她已经够有良心的了。

        听见乔盼盼的呼救声,别说在蛇堆里救她了,一见这么多蛇,乔大山自个儿那老鼠胆子都不够用了,吓得差点尿裤子了。

        双腿一软,装青蛙的篓子,宝贝儿子的口粮都顾不上了,屁滚尿流的大叫着逃走了,看都没有看一眼乔盼盼就将这个女儿给丢下逃命去了。

        只留下乔盼盼在蛇堆里跌跌撞撞的逃跑,因为恐惧,因为害怕,一张小脸上爬满了泪水。

        看着父亲不管她的死活头也不回的逃跑了,乔盼盼盈满了泪水的眼中满是阴冷的仇恨,那一刻,乔盼盼心中都是毁天灭地的很恨。

        好不容易摆脱蛇群,乔盼盼心神俱疲的趴在田埂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还没有死里逃生的欣喜便感觉到那一丝丝的麻痹从伤口处蔓延开来,死亡的恐惧笼罩在她的心头,让她心中对乔大山,对乔金宝他们越的怨毒,她誓,总有一天她会报复的,她一定会报复的!她要让乔大山和张兰花他们也尝尝她现在绝望的滋味。

        她一边哭的不能自己,一边死命的在伤口上挤出毒血,一边挤一边哭,很疼!伤口真的是很疼,挤压在伤口的力道让她更疼了。

        可是乔盼盼就好像是失去了痛觉一样,挤压的力道越来越重,下手也越来越狠,好似手下的腿不是她的一样,完不顾疼痛,死命的挤着,她只知道她要努力的活着,活着才能报仇。

        她要死了!她快要死了!乔盼盼害怕的不行,她还没有活够,她还没有当上城里人过上好日子,还没有摆脱她爸和后妈,还没有将方玉曦踩在脚底下,她的梦乡一个都没有达成,她不想死啊!

        挤出了一大堆血,可是那麻痹的感觉却还在身上蔓延开来,乔盼盼挤到最后再也承受不住了对死亡的恐惧,心理崩溃了,双手抱膝绝望的痛哭了起来。

        她好害怕,她不要死啊,凭什么方玉曦就能好吃好喝的被家人宠爱还能活的那么好,她那么努力,那么的辛苦却还要被蛇给咬死,连她爸都不管她的死活,不公平!太不公平了!老天爷太不公平了!

        乔盼盼怨天怨地怨父母,就连方玉曦都给她这么歪理的给怨上了,以为自己快要死了,乔盼盼心中所有的黑暗和怨恨都爆了出来,黑夜下只有天上的星星看到,那坐在田埂上女孩的脸这一刻是多么的扭曲、怨毒、恐怖。

        毒素蔓延的度很快,只这么一会儿乔盼盼的半边身子都麻了,绝望的躺在田埂上,心中本还存有一丝幻想的乔盼盼眼中湮灭了最后一丝光亮,她好似听到了死神的镰刀划过脖颈的声音。

        在乔盼盼彻底绝望等着死神降临之时,却惊讶的现她身上的麻痹状态开始渐渐的消退了,虽然度很慢,可是真的在慢慢的好转。

        乔盼盼心中狂喜,瞪大了眼珠子半天都没有转动一下,好半晌才终于确定了,咬她的并不是什么能致命的毒蛇!眼中瞬间积聚了一汪泪水,她不会死了!她不会死了!

        知道自己不会死去,乔盼盼心中的痛苦和委屈还有后怕瞬间爆在心间,嚎啕大哭了起来,喜极而泣,从来没有一刻觉得活着是那么的好。

        同时她的心中对乔大山他们这些亲人,对方玉曦这个嫉妒的对象怨恨值达到了最高。

        哭够了,乔盼盼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恶狠狠的想着,既然老天都不收她的命,她就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活的比谁都幸福,有一天她也要让乔大山他们尝尝她今天的痛苦!她绝对不会放过他们!这辈子都不会!

        渐渐的,半身的麻痹感都褪去了,只剩下被蛇咬的伤口处还有些麻痹的感觉,乔盼盼这才挣扎着站了起来。

        乔盼盼是个惜命的人,她打算回去找杜医生给看看,虽然现在看着像是没事,可是毕竟是被蛇咬了,而且是好几处。

        这要是不找医生处理一下,她是放心不下的,经历过生死一瞬的乔盼盼惜命的很,至于家里人给不给钱,她已经不管了,她爸看她要没命了丢下她就跑早就不管她死活了,她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她活不了,他们也别想活,大不了和他们拼了,一条命换他们一家四口的命,值了!

        看着两个被丢在地上装满了青蛙的篓子,乔盼盼本来是再不想搭理的,又不是她要吃,都是给乔金宝那个小崽子吃的,今天她差点死了都是为了那个小崽子,她恨不得咬死他!

        可是走了两步之后乔盼盼却又停了下来,看着两个篓子沉思了片刻又折了回来,慢慢的将两个篓子给捡起来了,嘴边露出了一个毛骨悚然的笑容,阴冷、狠毒。

        拿着两个篓子乔盼盼慢慢的往回走,刚走了两分钟,身后就传来了动静,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乔盼盼当即就蹲在了路边的草丛里躲了起来。

        等了一会儿才在月光下看看清了那来人,惊愕的现居然是刚刚还被她咬牙切齿的怨恨的方玉曦。

        看到了方玉曦,乔盼盼那被她隐藏起来的怨恨立刻张牙舞爪的冒了出来要冲出去,如果此刻有人能看到就会现这时的乔盼盼就像只怨鬼一样的阴森恐怖。

        当即被怨愤掌控了头脑的乔盼盼就要冲去,要将方玉曦按在泥地里,对她拳打脚踢,让她和自己一样伤痕累累,让她也尝尝被毒蛇撕咬,被人抛弃的滋味。

        可就在她准备冲出去的时候,手边的青蛙却叫了起来,突然的声响让乔盼盼清醒了过来,让她生生的止住了这冲动,可眼神依旧阴冷,仔细看去还能见到里面的挣扎。

        乔盼盼在心里权衡利弊,她冲出去教训方玉曦甚至杀死她能不能成功?可手指摸上还麻木着的被蛇咬了的伤口乔盼盼忍了下来,不行!她没有把握。

        不能冲出去揍方玉曦一顿,乔盼盼心中压抑的不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方玉曦从她的面前走过,忍的手中的一直青蛙被她活活的捏破了肚子。

        可很快乔盼盼就阴森森的笑了起来,她现在虽然不能动她,可是她也有别的办法不是。

        还有,看方玉曦这鬼鬼祟祟的样子,三更半夜出门来一定是有什么猫腻,别让她抓住把柄!

        乔盼盼恨恨的瞪了方玉曦离开的方向一眼,一瘸一拐的回家了,方玉曦却不知道她就此被人给盯上了。

        说真的,方玉曦扔出了一袋子的蛇也只是想要教训乔盼盼一顿而已,也没想着要她的命,当时的那些蛇都是她特意在空间里挑选的蛇,有毒的没毒的都有,只是毒性不致命,最多也就让人身麻痹而已。

        她送了东西回来以为乔盼盼和她爸被这蛇一吓早就逃走了,哪曾想到,那乔大山如此的自私狠毒,居然扔下了女儿一个人逃了。

        也没有料到乔盼盼被蛇咬了,还被父亲抛下之后以为自己要死了,伤心绝望的就躺在不远处没有回家,这一回来正好撞上了她,还躲了起来现了自己,引起了她的注意。

        所谓一时大意失荆州就是这样吧,才刚刚小小的报复了一下,转头就被人给盯上了,真是不太幸运。

        方玉曦这边被乔盼盼这毒蛇盯上却一无所知,带着报复了乔盼盼的好心情沉入了梦乡之中,却不曾想乔盼盼那边却是开启了她的复仇之路。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吃了早饭之后一如既往的去上工去了,带了羊群和牛棚几个眼熟的人的点点头打了个招呼就赶着羊群去吃草。

        刘青荷和刘霜两个没过多久也和往常一样跑过来找她,不过今天两个人有些兴奋,小脸都通红的,眼睛里闪烁着迷人的八卦之光。

        方玉曦一看就知道,这两人说不定又有什么好玩有趣的八卦了,认识了她们两个,她才切实的体会到了女人八卦的厉害,八卦起来年龄也不是障碍,刘青荷本就是个活泼的人,八卦一些不奇怪,可刘霜这么个比较稳重成熟的女孩子也是一样。

        不过她倒没有不喜欢,她现在一个孤儿,年纪又小,和村里的大人说不上话,她又要上工,和村里的孩子接触也不多,消息面有些窄,认识了这两人之后,她倒是知道了不少东家长西家短的鸡皮蒜毛的事情,她还觉得这样挺不错的,她借此了解了村里的不少人。

        ------题外话------

        亲们,订大放送!各种票票支持快来一波吧!╭(╯3╰)╮!

  http://www.yuanzun888.com/book/31933/176181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zun888.com。元尊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