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对手 > 足够的条件

足够的条件

        “贵族学校?”莫克惊叫了一声,说,“你疯了吗?我们俩的收入哪能支撑得了让孩子上贵族学校啊?别人一看就知道我们的钱来路不正的。不行,绝对不可以这样子的。”

        朱欣瞅了一眼莫克,说:“你一惊一乍的干嘛啊?你问问市里面的这些领导们,几个孩子不是在贵族学校的?人家怎么就不怕啊?”

        莫克说:“人家是人家,你别老拿人家说事。反正我是不允许的。”

        朱欣说:“那你就看着女儿这样子下去啊?”

        莫克说:“你在跟她好好谈谈,跟她解释解释,也许她就接受了。”

        朱欣说:“谈个屁啊,我现在一开口她就一堆的话等着堵我呢,我是没办法跟她谈的,她跟本就不听我的。老莫,这可是你女儿,你可不能不负责任。”

        莫克说:“我不是不负责任,而是我没办法像你说的安排她去贵族学校。我刚当上市委书记才多久啊?马上就把孩子送进贵族学校,太招眼了。”

        朱欣说:“你成天就知道想你自己那个破官,好了,如果你不愿意跟束涛开这个口,我自己去跟他谈,出了问题我来承担行了吧?”

        莫克说:“不行,你去谈也不行,你还嫌惹的事不多吗?”

        朱欣看了看莫克,说:“莫克,她是你女儿啊,难道就没有你的职务重要吗?”

        莫克说:“不是这么比较的。女儿对我来说确实很重要,不过你这么做是根本就解决不了问题的。”

        朱欣冷笑了一声,说:“莫克,你就这么自私吧,如果女儿有个什么闪失,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莫克说:“这不是自私不自私的问题,而是……”

        朱欣打断了莫克的话,说:“好啦,大道理留着你自己用吧,别跟我废话了,我走了。”

        朱欣说完开了门就离开了,临走她狠狠地将门摔了上去,只听一声哐的巨响,在走廊里回荡,莫克苦笑了一下,眉头皱了起来,一定有人会听到他家里快天亮响起的这声巨响,肯定有一些关于他的新的八卦要流传了

        由于本身就已经要天亮了,这一声巨响还真是惊醒了不少的人,其中就包括孙守义。海川市在这栋楼了拨了一户给孙守义做宿舍,因此孙守义跟莫克是邻居。醒来的孙守义头是有点痛的,这是宿醉的缘故。

        由于是春节,昨晚孙守义在应酬的时候就很随和,对敬他的酒来者不拒,春节本来就是大家没什么正事凑在一起瞎热闹的节日,在这个乐呵的时候,别人敬酒不喝似乎很扫兴,孙守义不想在这个时候做恶人,不觉酒酒喝多了。

        醒过来的孙守义想了会儿,才意识到这声巨响是发自莫克的房子,他心中有点诧异,他是知道莫克离了婚的老婆朱欣已经搬走啦,这在黎明时分会是什么人出入莫克的家呢?难道莫克找了什么女人回来吗?

        孙守义就有心想去看看,不过随即就放弃了,对这个莫克书记,他心中是很反感的,也知道这家伙并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生性凉薄多疑。如果这个时候他出去看莫克发生了什么事,就算你是为了关心他,他也会觉得你在窥探她的隐私的。还是不去讨这个嫌了吧。

        孙守义看了一下表,刚刚五点出头,这个时间在北方的海川,天色还没有亮就想闭上眼睛再睡一会。闭了一会眼睛,孙守义却没有了睡意,只有酒醉过后脑袋的隐隐作痛。

        孙守义就爬了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喝了几口之后,他脑袋的疼痛减轻了很多,索性也不去床上躺下了,就坐在那里捧着一杯热水发呆。已经过去的这个春节对于孙守义来说,既没有什么高兴的事情,也没特别恼火的事情,很平淡。这也恰恰符合了他目前在海川的形势。

        短时间来看,他这个海川市的常务副市长既没有什么新的升迁机会,也没有什么特别解决不了的困境。他的心态也从刚下来的时候急于做出点什么政绩来的急躁,变得开始平和了起来,他开始明白有些事情不是能够一鞠而就的,他开始变得有耐心起来。

        耐心下来的孙守义就对周边的人和事物有了更多的感触,特别是他看到莫克也在走他当初新来海川走的那些弯路,也像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心里不觉就有点好笑。看别人犯跟自己一样的错误是一件有趣的事情,特别是这个人还并不能像他一样把这些事物能够妥善的解决掉。

        在这一方面孙守义觉得自己是比莫克强上百倍的。这大概也是与孙守义出身于国家部委的有关吧。出身国家部委,眼界本身就是很宽阔的,在国家部委你能接触到来自五湖四海的人物,这些人形形色色,个性不一,什么样怪癖的的人都有。

        就像莫克那样在就职演说的时候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偷笑的,孙守义是在别人的身上也看到过的,那是农业部的一个同事,他升任司长的时候,就是那么一副小人得志的面孔。

        孙守义心中是很讨厌那个同事的,那个人确实是个小人,连带着他对同样表现的莫克也就产生了厌恶之情,他觉得莫克肯定也是一个小人,因此才会也有那么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孙守义得出这个判断也是于莫克的出身有关的,莫克是搞政策研究出身的,这中人物往往都算是读过很多书的知识分子,身上应该有一种浓浓的书卷的气息,按照古人对这种人的定义,他应该是不重名利的,又或者就算你内心中舍弃不掉名利,你的境界还达不到那种对名利淡然处之的境界,起码你的修养也能让你克制住自喜的情绪外露的。

        后来莫克的做法证明了孙守义的判断,莫克果然是一个小人,而且是那种最令人讨厌的那种小人。

        孙守义是见过很多做事爱耍心机的的官员的,官场上能做到一定位置上的人基本上都是人精,耍心机对他们来说都是家常便饭,不然的话他们也保不住自己的位置。孙守义对此也算是见惯不怪的。但是莫克的做法却仍然让他有叹为观止的感觉,他还没见过这种有金总往自己脸上贴,有责任都是别人的无耻做法。小人能做到这种程度,也算是炉火纯青了。

        莫克的做法实际上是在作践他自己,没有人会真的相信朱欣跟束涛的接触只是单纯的朱欣和束涛之间的往来,与他莫克没有丝毫的关系。这一点即使他跟朱欣离婚了,也不能打消人们对他的怀疑。相反,人们还会认为他把责任都推给妻子是一种生性凉薄的做法,怎么可以为了仕途牺牲跟他相伴这么多年的妻子呢?而在那之前,这夫妻俩展现在外界面前的可是一对恩爱的夫妻的。

        不过孙守义也是不相信莫克跟朱欣之间真的是恩爱夫妻的,他曾经注意到这对夫妻看对方的眼神,那根本就不是一对相爱夫妻看对方的眼神。朱欣看莫克的时候,是那种洋洋自得,好像莫克的一切都是她创造出来的一样。没有男人会真心接受女人用这种眼神看他的,一个正常男人的自尊心是无法忍受这样的眼光的。即使他现在表现出来接受,那他也是一种暂时的隐忍。

        反过来再看莫克看朱欣的眼神,孙守义注意到莫克看朱欣的眼神中是包含着很复杂的情绪的,大部分是敬畏,还有一小部分是压抑着的厌恶。孙守义是能很理解莫克这种情绪的,曾经他跟林姗姗蜜恋的时候,特别是他刚跟林姗姗幽会完,回家再看到沈佳的时候,他眼神之中也会飘过这种类似的压抑着厌恶的。这种压抑着厌恶表明莫克是想摆脱朱欣,但是却并没有胆量真正的这么去做。

        虽然后来因为朱欣私下会见束涛,莫克跟她离了婚,好像是说莫克还是有胆量摆脱朱欣的,但是孙守义并没有因此就觉得他对莫克的判断出现了偏差。他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而莫克之所以敢摆脱朱欣,不是说莫克不怕朱欣了,而是莫克花了大代价从朱欣那里赎买了他的自由。

        朱欣离婚之后,很快就在束涛的城邑集团那边拿到了一栋房子,孙守义认为这栋房子就是莫克付出的代价之一。之所以说是代价之一,是因为孙守义认为这栋房子绝对满足不了朱欣的,朱欣看上去可是一个很贪婪的女人。

        相对于莫克的虚伪来讲,朱欣就显得无心机了,孙守义不止一次地注意到朱欣在谈论有些富人的时候,眼神之中是充满着艳羡的,一眼就可以看得出这个女人在心目中也是期望能像那些富人一样有钱,一样享受生活的。

        这样一个女人你想让他拿到一套房子,就能放弃掉莫克这个市委书记,显然是不太现实的。莫克私下里一定是给了朱欣足够的条件,朱欣这才会那么痛快的跟他办理了协议离婚。

  http://www.yuanzun888.com/book/17800/75924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zun888.com。元尊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