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对手 > 一无所获

一无所获

        说到这里她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又捂着嘴嘤嘤哭了起来,褚音的爸爸说:“行了,别哭了,你还嫌我们丢脸丢的不够吗?警察同志,你别问他了,我说了就算。”

        陆离说:“那我就当这位大姐也同意了这个补偿方案了。”

        褚音的爸爸说:“行啊,警察同志,你就安排吧。”

        孟森就把桌子上的十几万块钱推到了夫妻俩面前,说:“钱都在这里了,只要你跟我签个协议,这些都是你们的了。”

        褚音的爸爸说:“还要签什么协议啊?”

        孟森说:“那是当然了,不然的话,过几天你们钱花完了,再跑来我这里闹,跟我要女儿,我怎么办啊?”

        褚音的爸爸说:“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陆离说:“我觉得孟老板说得也在理,搞个协议出来,大家也有个约束,是吧?”

        褚音的爸爸说:“好吧,你们搞个协议,我签字就是了。”

        于是孟森急招公司的法律顾问过来,经过一番探讨,一份协议就出炉了。协议上写明褚音的父母同意褚音的死因是个人吸毒过量致死,对此兴孟集团本无任何责任,但是公司董事长孟森先生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愿意出资补偿褚音的父母人民币十九万元整。褚音的父母承诺,今后不会再以任何事情任何理由来纠缠兴孟集团,否则这十九万元必须马上返还。

        褚音的母亲看了协议的内容,就对陆离说:“警察同志,我们什么时候同意褚音的死因就是吸毒过量了?这不行,这我们不能签。”

        陆离看了看褚音的母亲,说:“这位大姐,这是事实啊,是经过医院和警方确认的事实,你不同意他也是事实。孟老板加上这一条,也就是例行个手续罢了。你不要纠缠这些细节了,主要是看看协议补偿你们的钱数对就行了。”

        褚音的母亲说:“那不行,这一条我如果签字同意了,就等于说承认了我女儿的死亡是意外了,我不签。”

        陆离说:“又来了,你这个大姐怎么说不听呢?我不都跟你解释好了吗?”

        褚音的母亲说:“我还是不相信我女儿会吸毒,更别说会吸毒过量了。”

        陆离叹了口气,转头看了看褚音的父亲,说:“这位大哥,我没法跟你老婆讲了,你做做她的工作吧。你要知道这十九万元可是我费了很大的劲才帮你争取来的,再不签的话,孟老板恐怕就不会承认这个了。”

        褚音的父亲瞪了褚音的母亲一眼,说:“你行了吧,这不相信那不相信的,你也不相信你女儿能做那种事情吧,但她就是做了。好了,别闹了,我们赶紧处理完赶紧回家,别留在这里丢人现眼的啦。”

        褚音的母亲又开始哭了起来,褚音的爸爸就拿过协议,自己在上面签下了他的名字褚三河,字倒是写得龙飞凤舞的。签完名字后,他在名字上按上了红手印。

        陆离和孟森相互看了对方一眼,彼此都有松了口气的感觉。

        7、签完字之后,陆离就把钱都推到了夫妻俩面前,说:“这个收好吧,这笔钱数目很大,你们要保管好。”

        做丈夫的小心的把钱装进了一个袋子里,然后对陆离说:“谢谢你了警官。”

        看到做丈夫的最后还要说谢谢,陆离强忍着才没笑出来,说:“不客气了,帮助你们也是我们这些做警察的职责。诶,你们打算什么时间离开海川啊?”

        丈夫说:“明天吧,我想明天去取了小音的骨灰,把她带回家。取完骨灰,我们就回家。”

        陆离说:“也是,褚音的骨灰是应该带回去的。”

        夫妻俩就离开了,孟森看了看陆离,笑笑说:“陆大队啊,我刚才怎么看你的意思是想笑啊?”

        陆离笑笑说:“是啊,那个男人最后跟我说谢谢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赵本山的卖拐,我感觉自己就是那里面的大忽悠,而那男人就是那个被忽悠了还要说谢谢的厨师,就很想笑。你说我这么做是不是损点啊?”

        孟森笑了,说:“损什么啊,没你帮忙,他这十九万还得不到呢,他真的是该谢谢你的。”

        陆离笑笑说:“原来我还是学雷锋做好事了。”

        孟森笑笑说:“行了,不说这些了,一会儿去哪吃饭啊?妈的,我今天要好好喝一顿,去去晦气,被那个臭婆娘哭丧哭了大半天,我真是晦气透了。”

        陆离站了起来,说:“孟董啊,这饭我就不能陪你吃了,传出去对你我都不好。这件事情被这个女人这么一闹,估计海川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个时候我在跟你吃吃喝喝,怕很多人会说闲话的。”

        孟森点了点头,说:“陆大队长说得很有道理,行啊,等改天我们找个时间离开海川出去好好喝一顿。”

        陆离说:“行了,我走了。”

        海川市政府,孙守义办公室,孙守义正在办公室听下面人汇报工作,唐政委的电话打了进来。孙守义接通了,唐政委说:“孙副市长,有件事情要跟你汇报一下,孟森公司死的那个女孩子的父母来了,在孟森公司闹了半天。”

        孙守义看了看对面正汇报工作的建设局局长,觉得这个时机点不好跟唐政委讲这件事情,政坛本来就是一个八卦很多的地方,如果让建设局局长知道他在暗地调查孟森,估计这个消息很快就会传到孟森的耳朵里。

        孙守义笑了笑说:“不好意思啊,我这边正有人汇报工作,等一会儿我给你打过去吧。”

        唐政委就知道孙守义不方便讲话了,说:“那好,我先挂了。”

        孙守义就让建设局局长继续汇报,不过他的心思却已经不再汇报上面了。自从孙守义知道孟森那边死了一个女员工很可能牵涉到孟副省长之后,孟森这边对他来说,就变成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时间会爆炸的炸药包了,他不知道唐政委和姜非什么时间会找到孟副省长涉案的证据,最关键的是,如果唐政委和姜非真的找到了证据,他要拿这些证据去怎么办?

        孟副省长这个级别的官员,省里都是没有什么调查权的,这是必然要惊动中央有关部门的。如果有他这个海川市副市长来引爆这个炸药包,那他就要在全国出大名了,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很有利的事情。虽然组织上一直鼓励干部们跟腐败作斗争,但是你真的要挺身而出,去检举揭发一些腐败行为的话,你的下场并不一定会好的。这等于说你破坏了政坛的某些潜规则,将来必然要因此受到排挤的。

        孙守义对自己的未来还有很多期许,他也确实很有机会能够走到更到的位置上去,因此现在就很希望这件事情查不下去,他不想做这个出头椽子。

        城建局局长很快就会报完了,孙守义虽然后半部分都没注意听,但还是笑了笑,说:“行啊,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让我想想,再来答复你,好吗?”

        城建局局长就点了点头,说:“那我先回去了。”

        城建局局长离开了,孙守义想了一下,然后抓起了电话,打给了唐政委,问道:“老唐啊,你刚才说那个死者的父母来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唐政委说:“是这样的,死者的父母来公司找女儿,才发现女儿已经死了,还被火化了,就闹了起来,非要孟森给个说法,开始孟森还很强硬,跟死者的父母闹翻了。死者的父母就再孟森的公司楼下烧纸哭丧,孟森受不了,就报了城区分局刑警大队。刑警大队的大队长陆离就出面处理了这件事情,经过陆离协调,好像是孟森赔了死者父母十九万块钱。事情大体就是这个样子的。”

        孙守义愣了一下,说:“陆离?怎么蹦出个陆离来,这个人以前跟孟森有没有接触啊?他是不是孟森埋在公安局的内线啊?”

        唐政委说:“以前没听说过陆离跟孟森有什么接触,不过这一次孟森的女员工死亡就是陆离的刑警大队做的处理。这个陆离虽然是个刑警大队长,但是似乎层次还有点低,对我们市公安局的一些行动并不知情,所以应该不是孟森埋在公安局内部的内线。我倒是怀疑市公安局的张副局长,这个陆离是他一手带起来的,我在想这一次陆离出面处理这件事情,是不是张副局长牵线安排的?”

        孙守义说:“那以后你们公安针对孟森的行动要尽量避开这个张副局长。”

        唐政委说:“我知道,对了,孙副市长,您看我们需不需要对这对夫妻采取什么行动啊?”

        孙守义说:“姜局长的意思呢?”

        唐政委说:“姜局长觉得很难,我们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

        孙守义心说我也不希望你们查下去,姜非这么认为,他也松了口气,说:“那还是不要打草惊蛇好了。”

        唐政委苦笑了一下,说:“这一次我们又是一无所获,看来我们还是拿孟森没办法。”

  http://www.yuanzun888.com/book/17800/75924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zun888.com。元尊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zun888.com